【辣死你吗】刘峻宾:抵不过一部手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刘峻宾:抵不过一部手机

    北海高级记者刘峻宾

    近日处理少女离家出走新闻,少女母亲在电话的另一端哭着说完事发经过;她因为和女儿的失联,忧心16个小时,后来登报寻获,她找到了她,可结局并没有破镜重圆。



    少女来自单亲家庭,跟了母亲的姓氏,母女俩相依为命的关系从零到现在,已经17年;这17年,母亲一个人扛下养女的责任,从不敢说后悔,也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么累人的养育工作。

    可讽刺的是,这17年的感情居然抵不过无数个怦然心动的校园恋爱,或者严格来说,抵不过一部手机。

    母女关系生变,源自没收手机开始,母亲因为担心女儿遇人不淑,或不懂得处理少女的恋爱事,决定介入,问个清楚。可,少女选择隐瞒,母亲眼见女儿电话夜夜讲,又不懂对方是谁,于是决定没收手机,以期女儿可以好好的求学。

    熟不知这一收,少女决定出走,和母亲失联16个小时;而这16个小时,少女在做什么?计划私奔路线?和爱人说着母亲的坏话?可能、也许;但可以肯定的是,母亲哭了整整16个小时。少女母亲说,“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

    母亲决定报警,不久后,母女重遇,可,少女没有后悔出走的决定,女儿始终不满母亲给的约束,要寻找更大的自由,包括爱情。

    一句自由,用17年的感情换来的答案。有人会说“是”,自由是个人权,但你的自由,是否对其他人,尤其是一手带大你的母亲,是一个残忍的回报?

    母亲明白,人是找回了,但心已不在,再怎么捉牢,也会再次出走,后来,母亲说,她累了。

    我说,是的,累了就放过自己,但放手不是放弃,至少把孩子健健康康地带回自己的身边足矣,至于孩子的人生,让她自己去决定。

    人啊,尽了该尽的责任后,应有行使左右人生的权力,母亲也一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