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园人民组屋锁屋风波◢ 睡到曹观友佳日星见我们! 山竹园数十租户睡光大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山竹园人民组屋锁屋风波◢ 睡到曹观友佳日星见我们! 山竹园数十租户睡光大

(槟城7日讯)“曹观友和佳日星不出来见我们,我们就继续睡光大!”



昨日槟房屋局将山竹园11间失去租赁资格单位上锁后,数十名租户无家可归,他们自昨午开始留守光大,晚上也睡在光大餐风露宿。

他们扬言会继续在光大露宿,直到有地方入住,或槟首长曹观友及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愿意与他们会面,给予解决方案,否则就算睡光大一个月或更久,他们也会坚持不走。


山竹园租户指会继续睡光大,直到州政府安排地方给他们入住,或让他们回家。

租户们强调,外面其他组屋租金昂贵,他们是贫苦家庭,无处可去,只能继续住在山竹园。

昨晚在光大过夜的租户,最年长者64岁妇女,年龄最小是4岁女童。

至于因阻止槟房屋局官员锁屋而被警方逮捕的租户莫哈末卡迪,昨晚获准口头保释外出后,来到光大与妻儿会合,一家八口睡光大。

山竹园租户在光大底楼挂横幅,要求中央政府插手协助。

卡迪的妻子玛兹丽玛(44岁)今午在光大受访时说,她与丈夫共育有8名子女,年龄分别是24岁、23岁、16岁、14岁、11岁、9岁、7岁及4岁,不过年纪最大的2名孩子没住在山竹园。

她说,其中4名孩子仍在求学,而今都无法如常上学,她也无可奈何。

她指出,目前随身携带的物品只有身份证、孩子的报生纸等证件,护照和其他衣服都来不及拿出来。目前在光大使用的被子地毯等,都是热心人士捐献。

卡迪(左)获准口头保释外出后,到光大与妻儿会合,一同在光大露宿。

“家园已被上锁,无法进入拿东西,有家归不得。”

据所见,除了非政府组织为租户们提供饮用水、食物及干粮等,酒店业者也提供枕头和地毯。

非政府组织为露宿光大的山竹园租户提供干粮。

封屋无法上学 2学生睡光大感丢脸

“我不想睡在光大,我觉得很丢脸!”

租户莫哈末卡迪(51岁)的女儿达央(16岁)说,她觉得在光大过夜很不舒服,她想回家不想继续睡光大,但家园被上锁了,也没其他屋子住。

她觉得在光大睡觉很丢脸,但她和家人也没其他办法。

戴安娜对于无法上学,感到伤心。

卡迪女儿戴安娜(14岁)则说,她下周就要应付学校考试,而今课本校服和书包等上学用品,都被锁在屋内,她无法温习功课。

她说,以前她就算发烧抱病,也会到校上课,不曾逃学,老师曾称赞她勤劳用功,而今却缺课2天。

“我很想回校上课,现在留守光大不能回家,我觉得很难过。”

2名无家可归的女童,共享一个冰淇淋,苦中作乐。

她说,她不好意思告诉同学指因为睡光大而缺课,她感到很丢脸。

患心脏病租户 身体不适入院

华裔租户留守光大时身体感不适心脏病发,所幸及时送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华裔租户张君明(65岁)本也在光大露宿,但因突感不适,被火速送往槟城中央医院治疗。

目睹此紧急状况的巫裔租户卡丽达(64岁)周四(7日)受访时说,周三槟房屋局官员来锁屋时,张氏忘了携带其心脏病药,故此周三无法及时服药。

卡丽达指在光大露宿一晚后,脚部疼痛。

她说,幸好张君明及时被非政府组织成员送院治疗,没因心脏病发而丢命。

“事后张君明获酒店业者免费提供住宿,暂时在酒店休养。”

卡丽达说,周三晚约20多名租户睡光大,她在光大露宿一晚后,脚部疼痛。

她说,如果曹观友和佳日星不出来会见租户,他们就不离开光大。其他组屋每月租金700多令吉,她和任职司机的丈夫,根本负担不起。

租户要求州政府 提供其他住处

“州政府要驱赶我们是政府的权力,但赶走我们后应准备住处给我们住!”

莫哈末卡迪(51岁)受访时说,他从印尼来大马已30年之久,当初他和妻子申请申山竹园时,当局已知道他是外籍人士,但仍给他们租住。

他不解为何现在州政府却来驱赶他们一家,指因配偶是外籍人士而丧失租赁资格。

他说,他目前失业,所以经济面对困境,无法租住其他租金昂贵的屋子。

为了安全起见,通往光大3楼的出入口暂时关闭。

他提及,警方指他阻碍公务员执行任务,所以被捕。当时他被套上手铐带返百大年路警局,周三晚上获准口头保释外出。

山竹园人民组屋申请者轮候名单多达494人,其中22人等了11年还没入屋。这批租户失去入住资格的原因,包括拖欠租金、薪水过高、配偶是外籍人士及名下拥有屋业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