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这里丢那里丢 垃圾“淹没”偏僻地带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这里丢那里丢 垃圾“淹没”偏僻地带

(大山脚20日讯)马章武莫武吉茶(Bukit Teh)一带佔地数公顷的偏僻地段,沦为非法垃圾场,各种垃圾及工业废料数量之庞大,令人“叹为观止”!



继日前有人揭发,有不法业者在当地油棕园丢弃化学废料后,今日再有人揭露附近两处沦为非法垃圾场的地点,且已有数年之久。

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今日在威省市议员陈润辉及王泽钦、威省市议会工程组代表、卫生组代表及城市规划组代表陪同下,巡视其中一处非法垃圾场时,发现该处丢满堆积如山的粉状物包装,此外,斜坡下的废弃採砂场,则被各种各样的垃圾“淹没”,发出浓浓异味。


包装破损后,导致粉尘满天飞,呼吸也不舒服。
市议会已发出通知书给地主,要求在20天裡把丢弃的粉状物包装清理。

据这些粉状物包装上的资料显示,是从中国进口的熟制黄秋葵粉,目测约有数百包甚至上千包,就这样丢弃一旁,一些包装已破烂,导致粉尘满天飞。此外,该地段山坡下是一个废弃挖沙场,早已被不计其数的大量垃圾填满沦为一片“垃圾海””。

另外,在上述地点的不远处,是另一处非法垃圾场,丢满了塑料垃圾。

威省市议会执法单位昨日已在上述3个地点,即丢弃化学废料、丢弃粉状物包装,以及丢弃塑料的地点,发出通知书给地主,要求採取行动。

上述3个沦为非法垃圾场的地段,估计佔地数公顷之大。

视频:陈明坚

走近一点看,就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垃圾,如家具、建筑废料、日常垃圾等。
吴成发。
堆积如山的塑料垃圾,令人咂舌。

李凯伦说,根据市议会提供的图测,上述沦为非法垃圾场的地点,是分成3个洛(LOT),市议会已发出通知书给地主,并会找出地主解决问题。

询及这些工业废料是否同一个人或单位丢弃垃圾,他说,需要进一步调查。

从高空拍摄所见,一堆堆的塑料垃圾数量庞大。
这一片废弃採砂场,如今已成为“垃圾海”。

吴成发:最严重时一天百趟罗厘进出

在丢弃粉状物包装地点附近的农场,工作近30年的吴成发(61岁)说,非法丢弃垃圾情况严重,最高峰时,曾看过在一天裡,有约百趟大小罗厘进出丢垃圾。

他说,即使在平日,一天也有整10趟罗厘来回丢垃圾。一般在下午五六时,就会有很多罗厘进出丢垃圾。

“我从半年前开始,就投诉有人非法丢弃垃圾的问题,但当局一直没有採取行动。近期有人在附近丢弃化学废料后,嗅到臭味。”

他也说,有关废弃的採砂场,早在20年前就操作,在停止后,约10多年前开始沦为垃圾场。

李凯伦:地主需20天内清理

李凯伦说,据市议会发出的通知书,丢弃粉状物包装的相关地主,必须在20天里进行清理工作,否则将被採取行动。

“我要求环境局立即收集这些粉状物的样品,确保含有的成分,不会对附近居民健康造成危害。”

他说,至于斜坡下被垃圾“淹没的”非法採砂场,据了解原本是一个非法採砂场,停止操作后,沦为非法垃圾场,当局将探讨如何恢复原状。

“其实,这几个地点从两三年前开始,就成为非法垃圾场,但这一带位置偏僻,人烟稀少,成为不负责任者乱丢垃圾的选择。”

丢弃在棕油园内的化学废料。
李凯伦(中间白衣者)听取各相关单位的报告。

李凯伦:设保安亭监控

李凯伦建议在上述非法垃圾场的入口处设立保安亭,以便24小时进行监控,检查进出的罗厘,增加巡逻次数,避免情况恶化下去。

他坦言,此问题已发生多年,本身也曾在州议会上反映,但不负责任之徒,都是在半夜时丢垃圾,导致难以抓到人。

“我曾要求市议会在附近安装闭路电视监督,但周围没有适当的地点而没下文。”

他认为,目前情况相当严重,当局是时候採取严厉行动,对付这些不负责任之徒。

王泽钦补充,每次接获投诉,市议会都会与执照组展开行动,包括调查附近工厂是否合法,以及是否涉及乱丢垃圾。

他说,市议会也会调查这些垃圾废料,以便从中找出垃圾的“主人”,并採取行动。

从高空拍摄所见,一大片“垃圾海”一览无遗,画面令人咂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