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新兴住宅区摩哆夜夜吵 阿飙 快逼瘋人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新兴住宅区摩哆夜夜吵 阿飙 快逼瘋人

(威南17日讯)继星光大道之后,新邦安拔珍珠城的新兴住宅区路成为飙摩哆党的“赛车道”,每次20至60人左右,最高达百人“玩命”,阻碍交通,更夜夜噪音扰民!



这群飙摩哆党约每日傍晚6时起至凌晨1、2时,聚集在珍珠城Jln Tasek Mutiara 6、7及8的路段进行“比赛”,特別是第7条路及8条路的交岔路口。

飙摩哆党成群结伙聚集在三岔路口,不但阻碍交通,更危害居民的安全。

新邦安拔珍珠城居民每逢下午下班回家,就面对飙摩哆党聚集路口阻碍交通,烦不胜烦。其中来自新兴住宅区Villa Raintree 2的一班居民日前联署上书,向双溪峇甲区州议员阿马柏立巴医生投诉及求助。


据居民所拍照片及视频显示,飙摩哆党在傍晚时分出现,在该区路旁聚集到一定数量之后,便开始“比赛”,现场摩哆噪音分贝极高,靠近“赛场”的住家居民生活作息受干扰,厌烦又无奈。

居民投诉指,珍珠城Jln Tasek Mutiara 7尾端约500公尺长的未正式通车路段,沦为飙摩哆党的“赛车道”。

对此,阿马柏立巴指出,飙摩哆党行为已威胁当地居民的安全,而摩哆噪音太大,影响民众作息。

他劝请飙摩哆党徒別贪图一时之乐,而罔顾自身以及他人安全。马路如虎口,一旦发生意外,恐怕会遗憾终生。

双溪峇甲区州议员阿马柏立巴医生。

“单单在我选区内,就有5宗青少年因发生车祸意外(非飙车)而被迫躺在病床上的案例,他们年龄介于18至24岁,有的脚断甚至有的瘫痪在床。”

一般驾驶都会发生车祸意外而受伤,更遑论飙摩哆可能会导致的意外,因此他希望青少年能多为自己著想,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勿再飙摩哆取乐。

飙摩哆党挡道
居民逢回家就头痛

红毛芭居民协会主席陈助顺说,这批飙摩哆党平时约50至60人,最少也有20至30人;最猖狂的时候,人数更高达100人。

“飙摩哆党成员以青少年为主,来自红毛芭、打昔一带,多数是辍学或无业游民,经常聚集在福喜园组屋后方简陋搭建的一个小亭子作乐,终日无所事事,时间到就去飙摩哆。他们幾乎天天报到除了雨天,特別是週六,人数最多。”

飙摩哆党平日约50至60人在活动,最少也有20人,最高则有百人。

他透露,飙摩哆党逢傍晚下班时分陆续出现,起初会成群聚集在三岔路口,常阻碍居民回家的路,居民路过无不战战兢兢,就害怕一不小心与飙摩哆党“擦身”而过。

“届时,不管是对方的摩哆碰撞到居民的车,抑或是居民碰撞到飙摩哆党,对方恃多欺少,肯定不願罢休,导致双方发生冲突。”

飙摩哆党徒,经常先聚集在珍珠城Jln Tasek Mutiara 7及8的交岔路口,再一起“玩命狂飙”。

巷道相通易逃跑
轮换地点飙摩哆

据悉,作为飙摩哆党活动地点的Jln Tasek Mutiara 6、7及8,这3条道路衔接起来呈U型,路长超过1公里,道路笔直平坦,並且与其他巷道相通,交通四通八达,是飙摩哆党的“最爱”。

就算警方拉队取缔,他们仍能分散逃跑,不会甕底捉鳖的被一网打尽。

红毛芭居民协会主席陈助顺。

据悉,居民投诉飙车活动的Jln Tasek Mutiara 7最尾端的500公尺路段,其实尚未开通及开放使用,路旁的新兴住宅区也在发展阶段,所以来回车道的其中一边车道的路口,是被置放障碍物遮挡,避免民众误入。

陈助顺说,飙摩哆党原本在Jln Tasek Mutiara 7飙摩哆,但警方取缔多次,对方就学聪明“扩大范围”,在上述3条路轮换“赛车场”飙摩哆,也“方便”他们容易逃跑,却阻碍居民出入安全。

陈助顺:惩戒太轻无法阻遏

陈助顺指出,飙摩哆党问题早在数年前已存在,可惜屡驱屡现,始终解决不了。

“居民一投诉,警方就採取行动,飙摩哆党被捉过便偃息一阵子,等‘风声’不那么紧,飙摩哆党又告捲土重来,问题根本不能‘断根’,让居民非常头痛。”

福喜园组屋后方有一简陋的小亭子,是飙摩哆党经常聚会的“大本营”。

他认为,现今法令的惩戒对飙摩哆党来说太“轻”,遏制不了飙摩哆党活动,政府必须严正看待飙摩哆党问题,有必要修改法律及更严厉的对付他们。

独家报导:陈绣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