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爪夷书法课题10名槟火箭议员 “你愿意听 我愿意讲”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爪夷书法课题10名槟火箭议员 “你愿意听 我愿意讲” 

(槟城、大山脚12日讯)“只要人民愿意听,我们就会讲爪夷书法(Khat)课题!”



10名槟州行动党国、州及市议员,今日接受《中国报》询问时,皆表明没有拒绝或不对外谈爪夷书法课题。

槟行动党国、州及市议员,并没有拒绝在中元宴或不对外谈爪夷书法课题。(档案照)

10名议员也说,只要收到街区邀请,或人在槟城,他们一定会尽量抽空出席中元晚宴,而今年并没有出现邀请减少的情况,反而1名议员收到的邀请,比去年增加。


根据《中国报》了解及统计,截至目前,槟威两地议员中,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继日前直指“教育部做法开倒车”后,昨晚出席晚宴时,将枪头转向对准马华,炮轰马华在这课题上已没资格发言,除了道歉。

至于大山脚国会议员沉志强、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雷尔、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行动党百利镇支部主席兼威省市议员陈宗兴受询时指,他们有在晚宴或活动中,向民众报告爪夷书法课题。

而槟州行政议员兼巴东拉浪区州议员章瑛说,会看场合考虑讲解爪夷书法课题,至于峇都兰樟区州议员王耶宗及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表明,若有人提起就会回应。

浮罗池滑区州议员李俊杰及槟岛市议员魏祥敬说,会视晚宴情况及需要,再决定是否要谈论这项课题。

亚依淡区州议员黄顺祥指,虽然多少会提及爪夷书法课题,但会更多谈论选区的发展与利民政策。

雷尔日前大英义学园的宴会上,提及爪夷书法课题。(档案照)

听听议员怎麽说

1.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雷尔

我出席盂兰胜会的宴会时,多数会说国家课题和一些地方性课题,当然也会说爪夷书法课题,这样人民才会更明白。

我今年也是接获很多盂兰胜会的宴会邀请,通常每晚会有2至3场,我都会尽量出席。

2.峇都兰樟区州议员王耶宗

今年收到的邀请比去年多,因为有其他选区的庙宇理事也有邀请我出席盂兰胜会,一般上我无法出席所有宴会,因此会要求助理帮忙“分担”,代表我出席。

目前每个晚上出席的宴会大约是2至3场,不过越靠近月尾会越多场宴会需要出席。

通常,我在会上致词会讲选区问题,也会提醒大家要小心一些诈骗行为,比如有少年被骗去走私、被骗用户口来进行不正当活动,以及提醒家长要与孩子多沟通等。

至于爪夷书法课题,如果有人提起我就会回应,但根据我过去出席宴会,现场民众是没有强烈要我回应这个课题。

3.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

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

我一开始都已经说了,我们是可以接受人民理性及有建设的批评,若是有人提起爪夷书法,我就会向他们讲解此课题的缘由,就像上次在福建会馆有人提起爪夷文学,我就会回应。

不过,通常我致词会根据当地的情况,就如我去中路纽冷的盂兰胜会,就会讲小贩课题,有时在其他地区也会说可负担房屋课题。

今年我收到的盂兰胜会邀请是与去年差不多一样,不过是有多了几个其他选区的庙宇邀请,如日落洞等。

现在每晚我都跑2至3场宴会,但在光大区的盂兰胜会大多数都是在过了十五,所以月尾会比较多宴会需要出席,我甚至在1晚跑过6场宴会。

通常我会尽量出席,如果我会迟到太多,我会先派代表过去,但也会尽量赶过去出席。

4.浮罗池滑区州议员李俊杰

浮罗池滑区州议员李俊杰

我的选区庙宇不多,通常每个晚上会有1场宴会。

我都会尽量出席宴会,除非我不在槟城,那我就会派代表出席。

宴会上我通常时说有关我在选区内的未来计划,以及槟州政府的未来发展计划,至于爪夷课题,我则是会看情况,若是有需要我会提及。

5.亚依淡区州议员黄顺祥

亚依淡区州议员黄顺祥

我在出席中元宴会时,虽然多少会提及爪夷书法课题,但会更多谈论选区的发展与利民政策。

爪夷书法课题已经很多人说过,有些民众也听到腻,比起这些,他们更关注本身所在地区发展,所以除非晚宴有人提起,不然还是交由党领袖们发言。

亚依淡街区就有约30场中元宴,只要受到邀请我都会到场,毕竟迟到好过未到,我现在每晚至少会出席2至3场中元晚宴。

我去年因刚当选议员,还是在适应期,时间安排上也有些问题,所以那时不是每场都能出席。

6.

槟岛市议员魏祥敬

我多数是受邀出席在浮罗山背及峇央峇鲁的盂兰胜会宴会,偶尔也会代表槟首长出席在浮罗山背的宴会。

我目前是收到大约10个邀请,可能还会陆续有来,我不一定每个宴会都会出席,如果我有事在身就会缺席。

通常我在致词时会说有关华教课题,但有关爪夷书法课题,则是看当时的情况再决定是否要说。

报导:陈明坚、陈佩欣、李琪雯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