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雨中请愿 高呼拒绝填海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百人雨中請願 高呼拒絕填海

(檳城24日訊)“在當最後一棵樹被砍了,最後一條河被污染了,最後一條魚被捕了,你才會發現錢是不能吃的。”



檳州漁民協會配合國慶日,發動另一波反對檳島南部填海計劃和平請願活動,約百名漁民和支持者今午聚在跑馬場操場,在雨中振臂高呼“拒絕填海”!

漁民們帶來國旗和寫滿訊息的布條、大字報和紙皮等,上述話語是其中一個以英文及中文,寫在紙皮上的漁民心聲,令人省思。


其中一個請願的心聲,以中英文寫在紙皮上:在當最後一棵樹被砍了,最後一條河被污染了,最後一條魚被捕了,你才會發現錢是不能吃的,令人省思。
約百名漁民和支持者聚集在跑馬場操場,在雨中和平請願,促請政府取消南部填海計劃。


(攝影:陳麗玉)

儘管檳島南部填海計劃的環境評估報告,已在附帶72條件下獲批,但檳州漁民協會仍不放棄,抗議到底。

檳州漁民協會主席納茲里促請,檳州政府尋求南部填海計劃的替代方案,漁民拒絕填海計劃。

“我們歡慶國慶的同時,應該推崇和諧關懷,但我們也應該關懷生態系統、關懷為人民供應食物的全馬漁民。”

由於請願活動遇上大雨,他較早前受詢時說,原本預計有1500人出席,包括來自北馬各州的漁民也會來支持,可惜天不作美,很多都來不到。

檳城論壇成員邱思妮說,根據舊地圖,檳城開埠前就有很多漁村,如今看到漁村一個接着一個消失了,令人心痛。

配合國慶日,出席者揮動國旗請願。
填海後,炒粿條不就沒有蚶了?其中一個請願布條,以檳城美食炒粿條作為切入點。

一位漁民的心聲

納茲里演說時,念出一位漁民寫下的心聲。

他說,這篇文章令人動容,所以他的演說就照着念出來。

納茲裡帶動漁民,振臂高呼“拒絕填海”!
以下為文章全文:
你可記得當年?
在我國獨立與繁榮之前,曾經有一個時代,我們的先民都是農夫和漁民。他們在農漁業努力的成果基礎上,培育我們今日的專家、知識分子、領袖和百萬富翁。
農夫與漁民們的一點一滴貞獻,增強擴大我國的力量,使我們得以列入工業國的行列,而轉觀那些早已超越我國發展的外國,雖然他們曾經壟斷工業世界,但他們的農夫漁民,都能夠隨他們的工業成就,平起平坐,與時並進。
那是因為他們有正確的焦點和政府提供的基礎設施,也是因為他們對環境與生態系統,有逐日增長的愛護。
但萬分可惜的是,正當我國迎接獨立62週年的時刻-即當許多專家、知識分子、領袖和百萬富翁,在豪華酒店和馳名餐廳室席,享用着漁獲的當兒一他們竟已忘卻農夫與漁民的勞苦。
此時此刻,檳城的漁民是在絕望中垂泣,和感嘆生態環境及主要入息來源的破壞。因為日復一日,他們的海洋不斷地被人類和貪婪之手所入侵。
那些只注重自己飽腹的一群,寧可讓檳城的漁民和他們的家庭面對更黯澹的明天。
也許有人會說,漁民們只是徒勞地“對山咆哮”。但是我們漁民會繼續爭取,直至最後一碟米飯,即便政府早已把我們的聲音撇在一邊,我們只祈望莫忘記這個國家,曾建立於漁民的血汗和淚水之上。
各位領導和尊貴的閣下,要記得我們也需要供養老小。如果把我們當成無事生非的鬧事者,我們也會在你們權力期限到臨的時候,同樣地對待你們。
我們一群被壓追的漁民,為迎接接國家獨立62週年,在此給大家祝平安。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