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工友割草 飞石“射”窗 特定情况可索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工友割草 飞石“射”窗 特定情况可索偿

    (大山脚4日讯)无心伤害,有心赔偿!



    威省市政厅工友执行日常割草任务时,难免会发生石子飞射击碎轿车的车窗,或击中挡风玻璃导致裂开的意外,许多车主并不知道,在特定的情况下可向市政厅索偿。

    陈宗兴指市民索偿的第一步,是到警局报案。

    虽然这类意外不算频密,但偶有发生,一些车主碰上此事后更是不知所措,本报记者为此向威省市议员陈宗兴了解可索偿的情况及有关程序。

    陈宗兴受访时说,能向威省市政厅申请索偿的个案,必须是民众的轿车在事发时,是停泊在屋子(篱笆门内)范围内、在威省市政厅的合法泊车格里,或轿车行驶途中,意外被飞石击损车窗及挡风玻璃等。

    “在确认是市政厅工友,或市政厅承包商工友的上述情况下,车主可向市政厅申请索偿,前提是要报警。”

    他举例,索偿程序其实与车主在路上发生车祸意外一样,车主必须拍照为证,及向警方报案,再把维修好的收据,联同报案书一起呈给威省市政厅。

    市政厅工友展开日常割草任务时,难免会发生石子击碎车窗意外,但这都是无心伤害。

    不过,他强调,若有关轿车是停泊在家门口(非屋子范围内)、道路、路肩上(非泊车格)、没划上市政厅泊车格的地方等,车主是自行承担有关风险。

    “换句话说,若轿车在上述地点意外被割草任务的碎石击损,即使车主报案,也无法索偿。”

    他指出,车主在事发后,必须拍下受损情况的照片,最好也拍下车子所在位置,向警方报案时,必须清楚说明事发时间和地点。

    “能否索偿是一回事,但车主必须事先向警方报案,这是申请索偿的第一步,也是防止有心人士报假案,向市政厅诈取赔偿。”

    他补充,市政厅接获车主的索偿申请后,将根据案情检查系统,查找有关时段、地点及负责人员;一旦查证属实,就会根据维修收据合理给予赔偿。

    2018年至今 131车主向威省市政厅索偿

    陈宗兴说,从2018年至今,共有131位车主,因车子被割草机引发石子飞射导致车窗破裂,而向威省市政厅索偿。

    他透露,2018年共有82人索偿,今年截至7月有49人。

    “除了威省市政厅,市政厅的承包商在割草时引起的这类意外,也可申请索偿。”

    他说,2018年,共有27位车主向承包商索偿,今年由于承包商自行处理索偿,故没再向市政厅汇报。

    “索偿程序一般上可在大约一个月内处理好。”

    另外,截至目前,陈宗兴没接到有车主或市民,被割草机飞射而出的石子击伤的投诉。

    一名全副武装的割草工友,在草场执行割草任务。

    日常割草 意外难免 每月投诉两三宗

    陈宗兴指出,威省市政厅每日至少出动500架割草机,在全威省如住宅区、花园、公园、路边等,让工友进行割草任务,免不了发生石子击损轿车的意外。

    他说,市政厅每月接获两三宗这类因不小心造成的意外。

    “坦白说,没有任何一位工友都愿意此意外发生,工友其实每天都顶着压力在工作,路边的野草必须定时清理,但又会担心这类意外发生,因此希望大家能明白。”

    他呼吁民众,在割草工友执行日常割草任务时,尽量把车子移开路旁或路肩,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轿车行驶中,意外被割草进行时飞射的小石子击碎车窗,车主拍照后需向警方报案。

    草碎因露珠贴车身 当然不能索偿

    陈宗兴说,自他2013年7月1日担任市议员以来,就接获类似的投诉,但还是有市民不了解索偿程序,甚至还碰过无理取闹者。

    他根据日前一居民无理取闹,投诉指草碎贴在车上的个案说,草碎没有对车身造成任何损伤,因此不受理。

    该居民日前向人民代议士服务中心作出投诉,陈宗兴遂联繫投诉人了解详情,对方把车开到服务中心外,但表面上未见有任何损伤痕迹。

    陈宗兴要求对方报案,不过对方不肯报案,也不愿聆听市议员讲解,后来才知,原来投诉人不满割草后的草碎,因露水而贴在车身上,而不是车被石子击碎车窗或挡风玻璃受损。

    “这就是为何报案的程序很重要,在报假案属犯法的情况下,此举能为市议会‘过滤’掉不合理的投诉。”

    他希望投诉人按照程序申请索偿。

    报导/摄影:罗健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