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渊佛教会义诊擅医中风 大夫帮你 站起来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高渊佛教会义诊擅医中风 大夫帮你 站起来

(威南9日讯)“我在做工时突然头痛,吃完班纳杜药,却感觉头晕,就晕倒了!”



年仅30岁的中风病患陈科谓,来自吉打双溪大年。两年前因长时间熬夜疲累,猝然晕倒,经过诊断是右脑血管爆裂,导致左侧半身无法动弹。

陈湘儿医师(左起)正观察陈科谓正确的步行姿势。

她自言本身已很幸运,脑血管爆裂后,只影响到手脚行动,没牵涉到更复杂的脑部,可以讲话、思考。然而,中风后不能走路,让她很沮丧。


她在中风后曾接受多位中医的治疗,可惜不见任何起色。直至一年前,在外婆推荐下,接触治好众多中风患者的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义诊医师,生命才出现转机。

“起初我是不太能行走,也因为缺乏平衡感,容易跌倒,必须依靠妈妈或其他物件搀扶。”

摄影/剪接:纪允贤

“还有手臂也一样,手不能自己打开,因为连接手神经线的脑血管爆裂了,没法伸直及打开,一抬起或一紧张,就会自动缩起弯曲。”

她感恩的说,来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接受治疗,第一次就有进展,让她们一家欣喜不已,自此每周六由父母载送,大老远从双溪大年赶来高渊。

“如今,在一次次针灸治疗及坚持进行复健练习之下,我已能自如的打开手臂;左脚走动也变得顺畅,就算没有人搀扶,也能慢慢行走,甚至还能开车。”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目前有60位病人,其中20人是中风患者。

“努力,就会好了!”

询及康复巴仙率,陈科谓说,医生判断其康复进展良好,至少痊愈50%。

“医生说我还得再努力,尤其是手部。”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每周六早上9时至中午12时提供义诊,陈科谓是当中最年轻的中风病人。目前除了她,其双亲、外婆、小姨及父亲的4个朋友,也闻名而至,诊疗一些病痛且有效果。

12岁童压力大到中风

陈科谓透露,曾在医院看过一个年纪轻轻的中风病患,年仅12岁。

“我曾问他为何中风,对方回应说是压力造成。”

至于本身,她自指向来患有高血压,2年前因长时间熬夜,过度疲累,加上生病、生理期等因素一次性爆发,而在工作场合猝然晕倒,最后诊断是因连接左侧手脚神经线的脑血管爆裂而中风。

“我当时晕倒后,眼睛不能张开,但还是有意识,听到同事询问爸爸的联络号码,我也能说出来,同事随后送我去最靠近的医院急救,车程约10分钟。”

中风翻摩哆 牛只踩头部

“就算不能接受,也得接受这个事实(指中风)……不过我会努力想些好的,不要去想负面的东西。”

来自樟角峇眼勿亚的黄亚福(60岁),9年前因中风而遭遇祸事。

黄亚福因意外事故而中风,所幸在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就诊后,情况大大改善。

“当时是在夜间,我独自骑着摩哆,途经牛群出没的武吉茶一带,却突然中风翻摩哆,就这样被路过的牛只踩踏头部。”

面对如此惊险一刻,他庆幸还能捡回一条命,但头壳一侧被牛只踩过,严重损伤。

原本要重装一个假脑壳,但医生不敢保障生死,并指他已有家室,倒不如保持现状,总好过进行一个无法保障安全的手术。他也就此作罢。

自此祸事后,他连走路、吃饭的力气都没有,要做工也不能。

直至一年多前,到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接受一对医师父女陈耀照及陈湘儿的治疗,加上积极心态面对,如今他已能自由走动。

“我感觉我已好多了。”

听医嘱不断复健锻炼

8年前,老父卧病在床,中风患者黄种鸿(53岁)夜夜照顾病父,没有正常睡眠,最后导致他疲劳过度而中风,半身不遂,只能躺在床上,说话也口齿不清。

当时,看过2、3位医生都不见好;直到两年半之前,巴里文打的朋友介绍他来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一试之下竟见起色。

陈国强医师(站者)正为黄种鸿,进行针灸疗程。

目前住在霹州巴里文打的黄种鸿,每周六由妻子陪同接受治疗。

为了早日恢复健康,他乖乖按照医师的嘱咐,不断复健锻炼。

“我现在好多了,估计康复80%,从原本的半身不遂,到现在不必拐杖也能行动自如。”

随着身体康复,他已重燃对生活的热情,连其妻子也受感召,加入该会赠医施药的义工团队,帮忙义诊医师配药等。

义诊医师增到5位

躺着坐着进去,走着笑着回家!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是于20多年前,延续已解散的“慈爱赠医施药第二队”的精神而成立,当时受诊病人不多,约有10多至20位,义诊医师仅1、2位。

自从6年前一对医师父女,即陈耀照(已故)、陈湘儿,以及沈俊槐医师,先后加入义诊阵容后,在他们的精湛医术下,成功治好众多中风患者,擦响义诊名堂。

目前义诊医师亦增至5位,该会赠医施药的求诊病患,从原本的个位数,激增至如今的60人,当中20位更是半身不遂的中风患者。

这些中风病黎来自国内各地,近至威南、北霹雳巴里文打,远至吉打双溪大年、霹雳太平、峇眼色海、瓜拉牛拉,甚至是金马仑。

他们都是因为中风,半身不遂而陷入低潮。然而,却在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重新焕发新生命,再次站起来,让人生拥有第二次圆满的机会。

许立全:病人口耳相传介绍

高渊佛教会会长许立全举例,一位来自霹雳峇眼色海两成园的农夫病患,在床上躺了数月不能动。

“对方起初心灰意冷不愿前来,指没用的,连医院都告知没法医治,但被朋友载来向陈耀照医师求诊数次后,就自动前来接受治疗。”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逢周六义诊,前排左起为义工团李惠英、王秀凤、詹欣美、王秋莲、许琴蓉,后排左起为李巧枝、许宝莲、温顺喜、周海福及许立全。

他说,该病人痊愈后,也到处宣传及介绍,促成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声名大噪。

除了中风,义诊医师也擅长医治腰酸、脚痛等老人病,以及推拿、针灸,因此,吸引不少各族病人上门求诊。
 
目前该会义诊医师有陈湘儿、沈俊槐、梁彩霞、陈国强及林美玲实习医师。

采会员制 欢迎乐捐

要医好中风病患,就得使用昂贵的好药才能药到病除;但当初并未收费,长期以来造成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财政紧张。

许立全受访时说,赠医施药的药物有上百种,每月开销近6000令吉,负担越来越大。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的用药上百种,最昂贵的是治疗中风及心脏方面疾病的药物。
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义诊,为华印裔贫困病人捎福音。

他说,为了缓解该会经济问题,该会今年开始采取会员制,即会员每月缴费,即普通会员月费10令吉,及随缘乐捐佛友,共约百位。

“庆幸的是,有不少佛友、热心人士和痊愈的病人慷慨赞助治疗仪器。而医师除了义诊,有的也自掏腰包捐献仪器,或不收车马费,捐献施医组。”

他说,该会欢迎社会大众热心捐献,以便该会拥有财力,救助更多贫困病人,可联络会长许立全012-2134993、福利主任周海福019-4456798、副财政许宝莲012-4286191。 #

陈湘儿:矫正姿势加快康復

陈湘儿医师说,她2012年读完中医课程毕业,便在谢华顺医师的介绍下,到高渊佛教会赠医施药义诊,当年病人仅4、5位。

她说,约5、6年前,其60多岁父亲陈耀照医师也刚从新加坡退休回来,她见病人增多,便征求父亲一同加入义诊团队。

赠医施药,除了医师义诊,也少不了配药组义工的细心配药及分类。

对于能治好中风患者,她谦称本身依然在学习中,父女俩没有独家秘方,不过是比较留意患者的动作,如何走路及抬高手臂等。

“中风了,手脚会不灵活,病人会采用自己的方式去走,譬如,抬手时他们不是用手的力,而是肩的力;或是走路时不用腿或肌肉的力,而是用髋骨的力,错误的动作会拖延病人的康复,所以得矫正姿势。”

“我父亲告诉我,妳要用心看他们走路,就会知道如何帮他们改善。”这是父亲和她义诊时,发现她的不足而提点她的。

除了经验,她和父亲的针灸方式也大不同,其父帮人针灸,病情严重的中风患者,全身也不超过3支针,也不留针太久。

“其实他不明白,为何我们针灸用这么多针。可能是和我们现在学的是近部取穴,手痛针手,而父亲擅长远部取穴,手痛针脚,因此他也教授我远部取穴的方式。”

她补充,远部取穴较刺激,有的人会觉得痛,但疗效快;而近部取穴较温和,疗程较慢,不耐痛的病人会要求做近部取穴。

“中风病人重要是和医师配合,我们是开一道门给他们,他们得自己在家练习,练得越多越好。譬如陈科谓,我会给她功课,她就在家练习复健,动作做的越好,就越快康复。”

独家报导:陈绣郿
摄影:陈绣郿、纪允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