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洪卉嫔: 制度化拨款了,然后呢?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辣死你吗?】 洪卉嫔: 制度化拨款了,然后呢?

亚罗士打办事处记者洪卉嫔

吉打州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首次破天荒将独中拨款纳入其中,显示了华社在为华文教育争取的路上有所成果。



在这之前,吉打州政府从未将独中拨款白纸黑字纳入财政预算案,更多都是在别的场合宣布拨款,或是私底下,未经过大幅度宣传地拨款给独中。

真正要属“光明正大”地发放独中拨款,应该要属2008年民联执政时期,当时的拨款是逐渐增加。


国阵政府重夺吉打州政权后,也是有延续民联政府的做法,发放拨款给吉打州3所独中。

虽然如此,但这些拨款都未纳入财政预算案内,就连希盟在第一年执政时所宣布的预算案也未纳入报告中,是记者在较后的记者会上,向吉打州务大臣进一步询问时,才获得的答案。

因此这次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可说是打破了一贯的做法。

在预算案报告中,州政府给予吉打州内的3所独中,每所10万令吉拨款。

独中为了让更多的莘莘学子能学习到华文教育,学费是比一般的国际学校还要来得低,因此学费是根本不足以应付独中的开销。

严格说起来,独中是一所私立学校,因此政府不可能承担独中所有的花费,仅能给予一些帮助。

但是,有阅读报纸的习惯的就会知道,独中一向来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窘境,这些款项都是依靠华社和董家协的捐助,才能撑过去、

如今政府虽然落实了阶段性拨款,但独中还是需要很多钱才足以应付长年开销。

因此,很多人更想知道,政府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后,之后还会有什么方案,来协助独中的负担?毕竟,独中每年也为国家栽培不少人材,就连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是来自独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