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梁仪雅:我也想知道水灾导因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梁仪雅:我也想知道水灾导因

    槟城高级记者梁仪雅

    又是雨季了,淹水似乎是意料中事,只是不知水位会多高、水又会多久才退及淹水的次数。



    这几天频频下雨,大山脚居民叫苦连天。今天淹水,明天回家清理,哪裡知道后天又淹水,居民天天为淹水忙。

    过去要发生水灾情况,需要达到一定的降雨量,可是现在似乎不需要太庞大的降雨量,只需要降雨量中等的长命雨,就足以导致水灾了。

    问题在哪裡?州政府给的答案,不是降雨量太多,就是遇到涨潮。事实如此吗?难道过去没有发生下雨适逢涨潮?如今的水灾是天灾还是人为居多?

    在国阵中央政府时期,来到财政预算案季节,希盟州政府每年都会吵要治水计划拨款,而且指发生水灾就是因为中央没有拨款来进行治水工程。然而,在希盟执政中央后的第二次财政预算案中,槟州并没有获得治水工程的拨款,还以为槟州终于脱离了水灾的噩梦呢?

    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在面子书上,写了灾民对频频发生水灾的失望, 他也在面子书上促请有关单位正视该区水患问题。我比较好奇的是,马章武莫区难道是第一次发生水患?李凯伦也不是该区的首届州议员。他为该区治水工程争取到什麽?翻看旧新闻,李凯伦已不是一次说要求当局探讨水灾的导因。

    当首长说调涨门牌税其中原因,是因为州政府每年耗资1700万令吉提供免费巴士服务时,李凯伦为何不开口向首长要求治水工程,因为中央政府没有治水工程拨款?

    在没有中央拨款情况下,李凯伦不妨和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佳日星一样,支持南部填海计划,因为佳日星说填海有助防范气候变化。也许这样,马章武莫区就少了一个“气候变化”水灾因素的威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