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时中正校特殊治疗课 小小训练 大大进步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 时中正校特殊治疗课 小小训练 大大进步

(槟城17日讯)小小的训练,为特殊学生带来大大的一步,时中正校为特殊学生办治疗课!



时中正校有3个特殊班,共24名特殊学生,校方从今年10月起,安排两名特殊孩童治疗师,到学校为学生进行治疗课程。时中也是全槟首个设有免费治疗课程的学校。

每个星期二,特殊学生们都会分成6组,每组4、5人进行治疗课程,两名治疗师会让学生通过各种小游戏、任务,进行肢体、专注力的训练。


《中国报》记者参观了有关课程,特殊学生们在指导下,完成各种肢体训练,包括走“独木舟”、依据地上脚印图案行走、爬过圆圈“隧道”,以及专注力训练,如把不同颜色的冰棒棍,插入对应颜色的洞孔、用粘土做出各种形状等。

黄恩萍指导特殊学生,将不同颜色的冰棒棍,放入相应的插槽里。

治疗师黄恩萍接受访问时说,虽然只是进行一些看似一般的游戏或动作,但却能训练特殊学生的肢体平衡、掌控、专注及集中力等。

“长期治疗下去,会有良好的成效。”

她说,许多人不了解,为何一些平常人能做的事情,特殊学生就是不要做。

“他们不是不要做,而是做不了、不能做,因为他们无法控制肢体、控制专注力。。”

学生依照脚印行走,虽然只是简单的动作,但却能训练特殊学生的掌控肢体的能力。

此外,她也坦言,课程初期,学生们都不愿配合,但随着多次课程,治疗师与学生的渐渐建立关系,学生们也愿意配合课程。

“我们有许多任务及游戏,当学生觉得这个闷时、闹情绪时,不能逼他,得换下一个任务,大约5分钟就会换一个任务。”

她也提到,特殊学生需要更多的关爱及称赞,毕竟在社会上,他们可能受到太多的批评以及责骂。

把小球依据号码推动前进,对普通人来说,是很简单的动作,但对于特殊学生,却是认知数字、掌控肢体的训练。

不该逃避 错过黄金治疗期

黄恩萍说,有特殊孩子的家长,不该逃避,而错过黄金的治疗时期。

她认为,孩子在18个月至7岁前,都是黄金治疗期,大脑还在发育,可以学习得很快。

通过各种小游戏、小任务,特殊学生无法专注、控制肢体的情况,能逐渐获得改善。

“不是说7岁以后就不能治疗,只不过7岁后必须上学,要学习的事情已经更多。”

“不要害怕、不要逃避、不接受。”

她说,当孩子18个月大,就能通过检测,了解孩子是否是特殊孩童。

“若是特殊孩童,及早安排治疗。从小打好各种基础,训练好肢体掌控、专注力等。”

小朋友专注的捏粘土,这小游戏,渐渐培养他的专注力。

她说,肢体训练是一项技能训练,一旦掌控,就不会忘记。

“比如游泳,学会之后就不会忘了怎么游泳。”

别小看这些简单的道具,能帮到特殊学生很多!

丘光宪赞助支持

校长巫青春说,时中正校是获得学校副董事长拿督斯里丘光宪的支持,得以在校提供免费的特殊治疗课程,每月的费用大约2000令吉。

她说,事缘一名家长透露,其孩子正接受特殊治疗,因此她心想,何不在学校提供免费治疗课程。

“学校有23名特殊学生,多数是面对肢体、专注力的问题,可以安排相应的治疗课程。”

巫青春向记者介绍特殊班的课本。

她说,在一次的会议后,她向丘光宪提起此事,对方欣然答应赞助。

她说,私人的治疗课程,每次要120令吉至180令吉,而政府医院提供的课程,则只能排期,3、4个月才上一次。

她说,丘光宪也在本身公司内,号召员工每月捐款,该公司也会以“一对一”方式,为时中建立制度化的捐助机制。

特殊生上特殊班

巫青春说,特殊孩子必须到特殊班上课,不能“硬硬”把他们塞入普通班。

她说,有位自闭症女学生,其家长不愿替她申请残障人士卡(OKU卡),执意要孩子在普通班上课。

“有关学生在普通班上,无法学习东西,我花了8个月时间,说服家长,让孩子转到特殊班。”

她说,当该学生与其他特殊学生一同上课,情况反而好转,甚至愿意开口答话。

“之前,这孩子不愿说话,放学时,也不收拾书包,等着家长到班上接她。现在,放学时,她会自己背著书包去校门口。”

不过,巫青春说,对于学习缓慢的学生,就算来到时中,也会被编入普通班。

“有家长,甚至是其它学校校长以为,学习缓慢、学习障碍的学生就该进入特殊班,但其实不是,他们还是会在普通班学习,不需要特地转来时中。”

报导/摄影:梁杰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