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民政惨败补选 槟基层批党主席 不听进言带去死海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民政惨败补选 槟基层批党主席 不听进言带去死海

(槟城18日讯)民政党惨败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槟州民政党内部不满声音四起,力批党主席拿督刘华才当初不听基层力阻竞选意见,一意孤行上阵,如今恐将民政党带去“死海”!



民政党在丹绒比艾补选中得票1707张,当中没有马来票,同时也失去了按柜金。

卢界燊也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提名前,在面子书上谏言反对民政党竞选补选。
陈嘉亮以个人身分,在面子书上发表对党主席上阵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一事的不满。
陈嘉亮。

槟州票选州委陈嘉亮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从民政党在丹绒比艾补选中,没有获得一张马来票情况下,可见马来票情归两大阵营,即国阵与希盟,试问民政党要去哪里找马来票?


“再者,民政党在补选中攻击马华,因此民政党尤其是槟州就必须面对后遗症。既然做了人家初一,就不能怪人家做你初二到三十。”

他说,如今的民政党因党主席错误决定,导致变成两面不是人。

他强调,民政党是独立政党,当然有上阵任何选区的自由,但丹绒比艾不是民政党服务的选区,为何要自曝其短?

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是民政党退出国阵后,首次以本身旗帜上阵。 (取自民政党面子书)

“再说,刘华才在补选的表现叫人惊讶,竟然大力度攻击反对党(马华),而非指出希盟的不足。这点让我们这些爱党党员,在面对外界质疑(收了希盟好处)时哑口无言。”

他也不认同民政党自我定位为监督性质的“政治小三”,指伊党也从未自我定位为小党,每次都是以执政为目标,可是民政党却自我降级。

他强调,刘华才作为党主席,必须对补选惨败及补选期间不寻常的言论负责。

另外一名不具名党员说,民政党补选惨败,输掉的是整个党及槟城,当初退出国阵就已经等同自掘坟墓,如今再与马华正式决裂,下届大选肯定沦为搅局者的角色。

胡栋强(左)与刘华才在丹绒比艾补选时,积极拉票。 (取自民政党面子书)

保皇派与爱党派掀笔战

一场补选,民政党“保皇派”与“爱党派”面子书掀笔战,保皇派促批评党主席者退党,“爱党派”则反讥“保皇派”为“公公”,奉承党主席。

自认因爱党才公开批评党主席的陈嘉亮痛批党主席,并质疑是否纵容民政党枪手对爱党者诛杀,是不是不要敢讲真话、只奉承“公公”的党员?

询及会否举行特大投党主席不信任票时,他说,这得胥视爱党者的爱党程度,同时也要看爱党者多,还是爱主席者多。

“许多头脑不清楚者以为爱主席就是爱党,其实,爱党就应该讲真话,而不是讲主席喜欢听的话。”

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提名前时,陈嘉亮及前青年团团长卢界燊,分别私讯及公开在面子书上进言,希望党能再三思上阵丹绒比艾的决定。

民政党未来的方向,将会主打“第三势力”,而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是第三势力起点。 (取自民政党面子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