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用舒心方式 与蝙蝠共处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用舒心方式 与蝙蝠共处

(槟城17日讯)蝙蝠,在西方,它是吸血鬼的化身;在东方,它可被人忌讳,也可被人当成福气的象征,甚至古董物品都能发现蝙蝠的雕刻,比如六只蝙蝠相连,寓意“六福临门”。



而常人对蝙蝠的印象,是住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但您是否知道,蝙蝠是哺乳类中唯一有能力真正飞翔的物种,而蝙蝠的进化相较大多数哺乳类动物也更快速。

目前在理大远距离教学系当导师,平时对蝙蝠进行研究的理科大学动物学博士林李心说,大部分蝙蝠物种原本已进化成栖息在山林或洞穴。


亚依淡的蝙蝠洞,是林李心(前)与其丈夫黄振明(后)研究蝙蝠的据点。

“但随着近几年日趋都市化,山林蝙蝠的生态也被迫迅速改变,以适应与热带雨林完全不同的都市栖息地。”

她以亚依淡升旗山蝙蝠洞大伯公庙为例,蝙蝠洞内的蝙蝠不惧怕人类,还能和进香的善信平共处,而且旁边常年进行水泥施工,噪音对它们没产生任何影响。

“根据民众7年来提供的情报,蝙蝠的踪迹散布在城市各处,包括高级住宅区或校园内,证明蝙蝠也在渐渐适应环境变迁。”

她说,现在到森林都很难抓到蝙蝠,也许是与人类共处让它们无需面对天敌,如蛇丶狸猫等其他动物,它们也可在都市内找到适合的食物。

蝙蝠洞内的蝙蝠对光亮也并无惧怕。

她也分享,之前到妙香灵时,就看到蝙蝠直接挂在灯旁边,丝毫不被光亮所影响,颠覆了人们认为蝙蝠喜好阴暗栖所的观念。

另一方面,她说,大马目前已知蝙蝠种类有110种,而槟城则有24种,还有2至3种新品种是近5年才寻获,却还没机会进行深入研究。

乔治市世遗区 也有蝙蝠影?

槟城市区较常见的2种蝙蝠,是黑须墓蝠(Taphozous melanopogon)与短耳犬蝠(Cynopterus brachyotis),前者是以昆虫为食,後者则以水果为食。

林李心说,若要提及蝙蝠较多的据点,在槟城除了有蝙蝠洞,还有乔治市世遗区内的侨生博物馆。

“至於最近接获投报的,则有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与妙香灵骨灰塔。年初时,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曾联络我,说他们管辖范围内,某些古老建筑物,包括他们的办公室,都有蝙蝠的踪影。”

林李心。

她说,该机构希望她有空可到上诉地点考察,协助进行保育活动并提供解决蝙蝠排遗问题的意见。

“世遗区内有些古老建筑必须修复,但蝙蝠的排遗会造成污迹,他们想知道哪些建筑材料,可防止对修好的建筑物再造成伤害。”

她补充,吃水果的蝙蝠粪便较湿,会粘在墙壁上难清理;吃昆虫的蝙蝠粪便乾燥,但两者的尿液都会留下痕迹。

今年初,升旗山员工上班途中,目睹果蝠误撞玻璃墙而受伤,救下后交给林李心医治,只可惜伤势过重于隔天离世。(照片由林李心提供)

人类不理解蝙蝠益处

亚依淡的蝙蝠洞,是林李心研究蝙蝠的据点,目前,她每个月尾都会到洞内点算蝙蝠数目,并针对洞内的气候及蝙蝠饮食习惯进行长期研究。

当记者告知该庙上任负责人,曾在洞内置放毒药以杀死蝙蝠,导致该洞从原本千只蝙蝠剩下如今几十只,她无奈透露,很多人不理解蝙蝠的益处。

“很多人不喜欢蝙蝠,但其实它们都可帮助人类,比如消灭昆虫与传播果实如榴槤树等。”

研究人员正在为抓获的蝙蝠,测量体型与鉴定它们的品种。(照片摄自努鲁爱因)

平时,她也收会到很多民众打来的电话,让她到住家帮忙处理蝙蝠问题。

“之前妙香灵有蝙蝠,它们的排遗会掉到贡品内,有人觉得对祖先不尊重,庙方希望我可将它们迁到蝙蝠洞。”

她说,很多人希望可将蝙蝠迁至别处,其实这不容易,因为你不懂它在新地方是否能适应,且无法知晓它们是否存有这是它们的领地意识。”

有些蝙蝠拥有较亮丽色彩,图中是非常稀有的Myotis Hermani, 由林李心於2008年在吉兰丹某个原始森林捕捉到。(照片由林李心提供)

教育是根本 理解才能尊重

虽然环境对蝙蝠造成影响甚少,但林李心说,若当地社会价值观和文化不能容许蝙蝠存在,它最终还是难逃绝种考验。

“野生动物或与人类会产生冲突,但深入了解後,不到逼不得已的地步,我们是否可想办法安置,并与它们和谐相处?”

她说,侨生博物馆内的蝙蝠,就是很好的例子,它们其实已生存上百年,在屋子主人居住直到搬离该处处,博物馆至今都还有蝙蝠。

记录完毕後,研究人员将蝙蝠放生。(照片摄自努鲁爱因)

“这就是人类与蝙蝠可共生的证明,再加上屋主家族认为蝙蝠是吉祥的,能影响动物的生死存亡。”

她也提及,虽然看到蛮多蝙蝠寄居在建筑物,或与人类共栖息,但通常也只有最普遍的几种。

“大部分蝙蝠,尤其是稀有的,很多都还非常依赖原始热带雨林,雨林迅速消失会提高它们濒临绝种的风险。”

迅速消失的原始森林其实藏有许多世界公认的稀有蝙蝠,有些蝙蝠甚至还未被命名。(照片由林李心提供)

物以稀为贵 西方保育做的好

林李心说,虽然西方多把蝙蝠的形象,当成吸血鬼或只在黑夜出没,但他们的保育工作在近50年来却做得比东方好。

“东方人习惯将它当成环境一份子,会和它相辅相成却不会特别照顾它们,而西方大自然的动物相对比较少,在保育方面他们热忱会较高也较热爱。”

她补充,很多人觉得动物影响到生活,或与本身信仰观念相抵触时,就会选择很极端的去杀害。

理科大学的蝙蝠研究团队,在森林内设置陷阱捕抓蝙蝠。(照片摄自努鲁爱因)

“在大马杀害蝙蝠不会受到法律对付,但在英国,因当地只有26种蝙蝠,这情况就会受到重视。”

她强调,大马在蝙蝠的多样性,相较其他国家是很富裕的,如果能透过教育,让民众熟知并了解,这将有助於动物在日後的延续性。

“越了解才能越珍惜,并不需要很学术性,只需懂得如何与它们相处。”

黄振明调试蝙蝠洞内的仪器,以方便进行研究工作。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