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南眉河 只需2周 漂浮垃圾便积逾百公斤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南眉河 只需2周 漂浮垃圾便积逾百公斤

(大山脚24日讯)顺著南眉河,流进大海的垃圾量有多少?



若你无从想像,不要紧,威中水利灌溉局的河流拦物栅栏(log boom)告知你:其实只需要2个星期,上游(未包括下游)就会有逾百公斤各式各样的漂浮垃圾,沿著河流漂出大海。

其中,佔最多的是塑料瓶、塑料袋及保丽龙,这些还只是漂流河面上的垃圾,不包括沉底后难以处理的垃圾。


摄影:罗健杰

该局本月初,就在麦谷园旁的南眉河河面,装置了一道浮动河流拦物栅栏截漂浮垃圾,只是2週时间,就拦获估计介于80至100公斤的漂浮垃圾,数量惊人。

只需2个星期,河流拦物栅就能拦获这麽多垃圾,右起为章瑛、陈润辉等人,巡视河流。
浮动的河流拦物栅,主要用于拦截漂浮于河面的垃圾。

有关河流拦截栅,“揭露”人类随手乱丢垃圾的恶习,漂流垃圾之中,就包括垃圾袋,显示仍有民众把河当垃圾场,疑似黑油也随著这些垃圾搁在河面上。

该局今日与巴东拉浪区州议员章瑛、威省市议员陈润辉,巡视有关拦物栅的操作。

该局工程师莫哈末纳斯亚伦说,漂浮垃圾一旦顺著南眉河,漂流至更为广阔的柔府河后,将更难以拦截处理,故当局实施“源头控制垃圾”,把垃圾分阻在上游清理。

“威中水利灌溉局早前在威中分局旁的柔府河,设置一道30公尺长的垃圾拦截装置,但因为垃圾太多而断过,因此採用源头控制垃圾应对。”

除了塑料垃圾,搁在河边的还出现大量疑似黑油。
南眉河的左侧装置了漂浮河流拦物栅,右侧的巴卡阿朗排洪沟,还会建设一个“垃圾口袋”。

他说,麦谷园旁的南眉河,除了本月初装置了这一道河流拦物栅,当局还会在衔接该河的巴卡阿朗排洪沟,建设一个“垃圾口袋”(rubbish pocket),用以拦截垃圾,明年1月将会完成,这两项设施耗资10万令吉。

他也说,当局每月定期清理拦物栅,唯豪雨来临时会多加监督和清理。

塑料、保丽龙,是最多的漂浮垃圾。
当局将会定期清理河流拦物栅栏截到的垃圾。

自己 就是最好的
垃圾拦截工具

自己,就是最好的垃圾拦截工具!

莫哈末纳斯亚伦说,最好的拦截垃圾方式,就是市民以身作则,垃圾不落沟!

他坦言,南眉河两旁有逾百个排洪沟的衔接处,难以每一个都能拦截到垃圾,而这些垃圾都是来自上游的住宅区,当局也发现疑似黑油,及民众乱丢进河的垃圾。

经过拦截垃圾后,上游河水排往南眉河的河面就少了许多垃圾,河水将会顺著它流往柔府河,再排往大海,图中建筑为大山脚宏愿组屋。

威省市议员陈润辉说,今年1月至11月,运往垃圾场处理的垃圾,就高达50万4011.52吨,平均每吨垃圾处理费为130令吉至150令吉,包括收取、运送和填埋费。

“2015年至2018年,每人每日製造垃圾量分别是1.3公斤、1.17公斤、1.09公斤及1.23公斤,还未达到满意的数据。”

他提醒民众,不要将垃圾丢进河,因这会造成河流阻塞,也成为水灾祸因之一。

试想想,没有拦截垃圾的话,从南眉河排往大海的垃圾,两週就会有这麽多。

章瑛:创新点子
推动垃圾源头分类

章瑛认为,必须以创新点子结合现有的资源和措施,进一步推动垃圾源头分类和回收。

她提议威省市政厅,或可探讨对积极响应垃圾源头分类的市民发出奖励,鼓励更多人响应,例如在印尼,就有通过发出巴士票来奖励市民。

章瑛(左)向该局官员了解拦截垃圾的操作,右2起为莫哈末纳斯亚伦、陈润辉。

她促请威省市政厅、居民协会、睦邻中心、乡委会,加强宣导回收及分类垃圾。

她说,河流裡头的塑料瓶,都是可回收变卖之物,民众不该乱丢进河,反而必须主动回收,或交由每逢週六到住宅回收的威省市政厅清洁车辆。

“如今,已是来到环境紧急状态,若现在不处理、拯救地球,我们将面对更极端的环境。”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