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吴慧芳: 羊毛出在羊身上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辣死你吗】 吴慧芳: 羊毛出在羊身上

吴慧芳

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说,槟州政府今年4月1日开始将正式落实 ,禽畜健康证明书和出入运送准证的最低收费率。



我本以为,所谓最低收费,应该是很便宜,但看一下,原来,不是那麽一回事。

怎麽说?


根据报导 ,今後各种猪丶牛丶羊丶鸵鸟等出入运送将受管制,每只被征收4令吉至35令吉的最低费用,以及每只1至50令吉的出入运送准证费用。

本来嘛,在武汉肺炎疫情扩散下,要求为每只猪丶牛丶羊丶鸵鸟检验,拿一张健康证明书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细看之下,问题来了。

一,本来槟州猪农只需以一张10令吉的禽畜健康证明书就能销售猪只,没有以猪只头数计算。但如今日,若猪农每年销售3000只猪只,一年就必须额外负担1万2000令吉的成本。

按照槟州养猪公会会长王浚滨的说法,全槟有166养猪场,母猪约3万2000头,每年每头母猪平均生产15只猪,一年下来就有48万猪只准备供应给州内及外州市场,若每头猪要缴付4令吉的健康证明费,48头猪,意味着是192万令吉。

一旦收费,州政府的确多了这笔收入,但一旦生意人成本增加,就会“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的结果,是从平民百姓的口袋中“挖”出来这笔钱来。

不要忘记,不只是猪,还包括牛丶羊丶鸵鸟等。为何过去没有以禽畜头数计算收费,这次却要这麽做?

二,根据王浚滨,这项政策早在国阵执行槟州时期拟定,换政府後的2008年6月5日正式通过政策,惟一直拖延至今。让人感到疑惑的是,槟州政府为何要选择这个时候,落实这项政策,而且是从只付10令吉,变成须承担全部猪只的费用?

更何况,现在的市场行情有多淡,各行各业如何叫苦连天,当官的不可能不知道,为何当政府的,不是想办法减轻民众负担,反而是通过另一项政策,要民众向政府单位付更多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