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 有的没电脑 有的不会用 线上教学 家长也喊救命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 ◢ 有的没电脑 有的不会用 线上教学 家长也喊救命

(槟城、亚罗士打1日讯)教育部开始鼓励学生4月1日起线上上课,不止教师头痛,也让不少家长喊“救命!”



这些家长有的无法掌握科技,不会下载作业,只好跟其他家长求助,有的则家中电脑设备,手机不够用,再不就是面对网速问题,或跟其他家长抢线,有的还要协助批改作业,让有者感叹说,如今学生、老师的功课,相等于就是家长的功课,非常压力。

家长在社交媒体对网上教学,感到头痛和茫然。
家长罗月茗六年级的女儿张莚萱,利用智能手机网上教学,温习功课。

至于一些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工作的家长,如今等同蜡烛两头烧。


韩江小学家协主席李国祥坦言,该校昨日(31日)开始进行线上上课,确实有一些家长掌握不到科技,比如不懂下载作业等,不过家长之间会互相帮忙和教导,这些问题都慢慢在解决中。

不过,他也认同,网速是一个挑战,以槟城的覆盖率,其实还不很理想,不同地区的家长就面对不同网速。

教师通过社交媒体群聊,发布功课。

公民第二分校家教协会主席庄光中则透露,对家长而言,在线上课的最大挑战就是网速,家长需要抢线。

他说,现在全国都是上谷歌课堂线上教学,全国家长都会涌进谷歌课题平台,造成“交通阻塞”,所以除了老师,家长也都需要“抢线”。

庄光中。

他也指出,其实也是有一些家长还不能掌握到科技,所以对线上上课一知半解,家长仍需要时间去摸索。

“现在是从传统上课模式转换到全新的模式,所以家长会更忙是必然的,不过我相信现阶段是一个过度期。不过对我而言,有好过没有。”

报导:梁仪雅、陈爱娣

措施太仓促 有教师一时反应不过

一名教师透露,利用新科技教书对一些老师而言,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师,可能会很吃力,他们无法掌握科技,比如如何上载课业到谷歌课堂(Google Classroom)。

“这些老师只好逼着学习,一边向其他同事寻求协助,一边自己摸索,我想多几次他们应该可以掌握。据了解,一些校长为了减轻教师们负担,安排教师轮流备课,共享资源。”

他指出,线上教学加重兼母职教师的工作量,一些老师兼顾不到教学内容。平时那些教师只需要在孩子上学后,就有时间安排教学内容,可是现在要照顾家人三餐外,还得要选时间出门採购,根本没有时间去备课。

他也说,教师也面对家裡硬体设备不够情况,并非每位教师家裡会有很多部电脑,所以需要与配偶、孩子共享一部电脑。

“基本上,很多学校的线上上课做法都大同小异,不是在谷歌课堂教新一章,而是複习之前所教的内容。”

没注意 学生转台打机

“手机在手,多数学生都会趁机转台,去玩电子游戏。”

亚罗士打体育馆场CS 安亲班教师安娜指出,她观察大多数学生抱着马马虎虎态度完成任务;尤其只要有手机在手,一熘烟他们已转台玩电子游戏了,这需要关注。

她说,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自律,家长必须从旁督导,以便他们能按时完成任务。

安娜在杏坛服务多年,其安亲班在管制令没开业,但她有负责教导寄宿在其家的数名孩子,监督孩子上网学习教学情况。

中小学不同平台在线上课

家长沈伟和透露,行动管制令期间,校方尽量用各式平台上课,比如其孩子就读的中学,老师就是用Zoom来线上上课,不过另一名孩子的小学则是通过谷歌课堂。

他指出,一些教师人在外地,教学设施都在学校,但是教师还是会设法和学生连线,包括使用面子书的通话功能。

“不过,我认为小学不适合用Zoom,或其他面对面的线上上课,因为小学生的专注力有限,无法一直都待在电脑前。”

针对线上上课会加重家长的工作量时,他说,这需要时间安排,对他而言第一期管制令期间,他时间过得反而更充实。

“我太太是医务人员,需要上班,所以我们把时间安排好,就可充实利用时间。而且这段期间,除了促进亲子关係,也让自己沉淀下来,思考未来的目标。”

家长的话

罗月茗

罗月茗(家长)
3月20日起,我两名孩子的学校(吉华H校)已通知让孩子必须通过上网温习功课和学习。

家中孩子分别就读一年级和六年级,当老师分配功课时,面对“抢”用智能手机的情况。

孩子是通过谷歌课室学习,之前我面对登入难题,后来询问教师后解决技术问题,却也面对桌面电脑无法登登入问题。

我现在几乎一整天都在忙着紧盯,学校教师通过社交媒体安排的功课,再吩咐孩子拿来做或温习,确保今日事今日毕,几乎连私人时间都没有,压力蛮大。

除了学校网上的学习,我六年级的孩子补习老师还通过zoom 教学,我得每天看时间表,按时出让手机给孩子上课。

赵时德。

赵时德(家长,商人)
我家尚有一名孩子就读初中一,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导致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因此孩子上网学习方面,我选择顺其自然。

孩子已长大了,家长自不会参与,所以没面对科技的问题。

其实,我有些惊讶教育部的应变能力,老师们接到指示,忽然宣佈在这期间让学生进行网上学习。

陈凤兰.

陈凤兰(家长,网卖业者)
我家有一年级的儿子,他很自律的通过谷歌课堂(Google Classroom),来温习功课。

在操作电脑和手机知识方面,我还能掌握,对孩子学校老师指示,不觉得困难。

孩子网上上课,进度倒不比平时教师一对十多名学生教学,来得有效。

家长在管制期扮演教师的角色,也多了一份工作。

不过,与其他家长沟通,我发现很多家长面对没有时间陪伴孩子网上读书,因她们需要工作,做家务或照顾其他年幼孩子,有者还面对手机,电脑及网速问题。

例如家有4名孩子,都需网上学习,电脑就不够用了。

如果孩子不肯坐在电脑前学习,家长精神几乎要崩溃。

林碧丝。

林碧丝(家长)
我两名孩子分别就读农村华小二年级和三年级,孩子的班主任是通过微信群聊,发布教学视频和功课。

孩子的线上学习时间分别是下午2时至4时,我得找两台手机让孩子使用,却面对线路不稳定,或网速慢的情况。

我之前有帮忙朋友卖麵,后因管制令而休息,才有时间居家监督孩子的网上学习,但面对孩子的课本程度深奥,必须花费时间学习及自我提升。

孩子长假在家,没有自律,造成家长很吃力,而且压力重。

如今孩子的功课,就是家长的功课了。

洪燕妮(家长)

我家有就读吉华K校一年级和四年级的儿子,学校没有强逼孩子使用网上教学方式上课,或温习功课。

学校教师通过教师和家长手机应用序程whatsApp群组,发出习题让学生抄写和做功课,第二天再通过群组审核答桉,家长则充当老师批改。

对于职业妇女来说,这种方式已感到吃力了,更何况是网上教学,电脑或手机肯定不够用。

我个人觉得,中学生较适合网上教学的学习模式,小学生倒不行。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