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还有一群人 之前靠自己 管制令手停口停 等援助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今日北马头条】 还有一群人 之前靠自己 管制令手停口停 等援助

(大山脚5日讯)在各方依据政府单位、慈善团体的援助名单,提供食品给弱势群体时,却有一批不在援助名单内,但因管制令无法外出工作,导致家里断炊没钱开饭的家庭,也同样需要获得大家帮助!



《中国报》记者访问数名州议员获悉,一些早市及夜市小贩(非售卖食物)、散工、农民、罗厘司机、做家庭工的单亲妈妈等日薪工人,或是工厂小员工,过去没登记在福利局的援助名单里,也不需要特别帮助,但此次却因不能开工失去收入来源,面对手停口停窘境。

李凯伦(右)为分派食物的义工们,进行体温测试。 (议员提供)
李凯伦(右)移交干粮给有需要的人士。 (议员提供)

马章武莫选区的义工们,分派食物给没钱开饭的家庭,让他们温饱。 (议员提供)

尽管中央政府及州政府各有援助计划,但仍难免有漏网之鱼。


议员们透露,那些登记在福利局、议员服务中心、慈善组织或乡管会援助名单的贫穷家庭,由于容易掌握到资料,可以第一时间提供粮食援助。

但这些不在援助名单内,如今却面对断粮的日薪族,只能靠邻居、朋友反映,或自己求助,才能掌握到他们的资料。

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说,乡管会、议员服务中心及福利局,正在寻找这些暂时性面对粮食短缺的群体,以便提供粮食援助。

章瑛。

她坦言,这些家庭过去不曾登记在求助名单里,造成当局很难进行确认。

“除了福利局、乡管会外,邻居间也应该发挥守望相助精神,如果能力可及,可以帮助邻居度过难关,或帮助他们向议员求助。”

听障单亲妈妈在议员面子书求助

章瑛也是巴东拉浪区州议员,她说,其选区宏愿组屋一名听障单亲妈妈,早前在其面子书上留言求助,指3月份薪水还没领取,如今又不能开工,导致没钱购买粮食。

“这名单亲妈妈是有工作能力,所以没登记在福利局援助名单,如今因为不能开工,才没钱买食物,家里还有一个孩子要养。我们在找到对方住家及确认对方有需要后,已把粮食送给对方。”


宏愿组屋一名听障单亲妈妈,在议员面子书上留言求助后,已获得食品供应。 (议员提供)

她也补充,该服务中心早前已分派第一轮食品给有需要人士,接下来还会继续进行,也包括州政府及中央政府提供的援助,以及热心人士的各种用品食品赞助。

她说,那些过去登记在福利局、乡管会援助名单的贫穷人士,已经给予援助,如今要找的是那些做散工,没工作就没收入的群体。

马章武莫已第三轮分派食品

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说,他至今已进行第三轮分派食品援助行动,约有300户人家受惠,除了登记在福利局援助名单的贫穷人家外,也有一些因暂时无法工作缺粮的民众。

他说,那些登记在福利局援助名单的贫穷家庭,会获得州政府分派500令吉,但如果家境真的太差,他们也会照样分派食品。

“目前最大的挑战,是那些过去没登记在福利局援助名单下,如今需要粮食援助的民众,如夜市早市小贩(非售卖食物)、散工、家庭工等。”

“我们多几天也会进行第四轮的食品分派。”

他也补充,在提供援助前,他们都会向求助家庭进行调查,确保一家之主无法开工,没有收入后,才提供援助。

武吉丁雅目前约800户家庭获援助

武吉丁雅区州议员魏晓隆说,该选区目前约有700户至800户因受管制令影响,而面对粮食短缺的家庭,已获得食品援助。

“中央政府及州政府虽然都有各自的援助计划,但我们还是从热心人士募集不少粮食,并将之送给经过鉴定后,证实面对生计问题的家庭。”

魏晓隆(左)移交食品给受管制令影响的选民。 (议员提供)

武吉丁雅区义工们派送物资。 (议员提供)

他说,那些日薪工人或工厂小员工,以及贫穷家庭等受影响人士,即使之前是没登记的福利局援助名单内,都会获得帮助。

“我们有接获来自四面八方的求助电话,在调查鉴定后,才会给予援助。”

他说,其服务中心也接受公众捐赠的物资。目前反应很好,当然,在这个时候,越多人帮忙是越好。

义工人数要控制

分派援助品的义工,也要做足防范措施,在下一轮分派援助品时,义工人数将尽量控制在1至2人。

李凯伦说,义工们也需要遵守行动管制令的规则,包括与受惠者保持社交距离,戴手套及口罩等。

“我们接下来会把援助品放在受惠者住家门口,如果没有必要,义工也不进入受惠者家里。”

此外,他说,他们也会为义工们测量体温,确保身体状况良好。

章瑛说,她建议不要超过5名义工出去分派援助品。

魏晓隆说,他们也规定每一个出去派送食物的小组,不可超过5个人,以减少传染风险,他们会尽量控制在每组2至3人。

报导:陈明坚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