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动7万粉丝围剿公审 不删帖反要求拍片道歉 逼死少女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煽动7万粉丝围剿公审 不删帖反要求拍片道歉 逼死少女

(大山脚22日讯)女子不堪网络霸凌上吊自杀案;在面子书专页发布女死者与孟加拉籍男同事短视频的面子书用户,疑煽动其高达7万7000名的“粉丝”军团,围剿并侮辱女死者,终令对方走上不归路。



名为“Jocker OruVan”的面子书用户,早前在其面子书专页发布死者蒂薇雅(20岁)与其孟加拉同事的tik tok短视频,还打上“为什么会对孟加拉男子动心,公众会’祝福妳’!”标题,很快就有270个分享及数百个留言,但多数都是恶意批评的言论,包括骂女死者是妓女。


魏晓隆(右3)及卡斯杜丽(左3),带领死者姐姐罗格丝瓦丽(右4起)及达任拉惹到警局报案,要求警方还死者一个公道。

罗格丝瓦丽(右)及达任拉惹,拿着妹妹的遗照,讲述妹妹遭到网络霸凌的遭遇。
死者蒂薇雅。
名为“Jocker OruVan”的面子书用户,在其面子书专页发布死者蒂薇雅(20岁)与其孟加拉同事的tik tok短视频。

死者本月18日获悉此事后,19日凌晨到警局报案,结果疑是不堪各方压力,当天晚上9时30分左右,就被家人发现在房间上吊自杀。


武吉丁雅区州议员魏晓隆及峇都交湾区州议员卡斯杜丽,今日带领死者姐姐罗格丝瓦丽(29岁)及哥哥达任拉惹(26岁)到武吉丁雅警局报案,要求警方调查名为“Jocker OruVan”的面子书用户,同时为死者讨回公道。

罗格丝瓦丽说,据她向妹妹了解,有关tik tok短视频,是在她不知情下,由孟加拉同事传上tik tok,再被“Jocker OruVan”分享至面子书。其妹妹已有男友,与该名孟加拉男子只是同事关系,相关短视频只是几秒随意拍摄。

她说,其弟弟事发时,曾发讯息给“Jocker OruVan”,要求对方删除贴文及视频,但对方竟指要妹妹拍片道歉才肯删除。

她说,妹妹自杀后,弟弟再讯息对方指妹妹因其视频而死,对方竟然不相信妹妹已过世。

“直到妹妹过世的消息传开后,对方才删除贴文及面子书户口。”

留遗书要求家人原谅

魏晓隆透露,死者在遗书中向家人道歉,并指作出这个决定(自杀),是因为“Jocker OruVan”发布在面子书视频及贴文,遗书中还请求家人原谅。

魏晓隆认为,该名面子书用户“Jocker OruVan”是怀有恶意,煽动其7万7000名“粉丝”一起质疑和及侮辱女死者。

他认为,躲在背后的“Jocker OruVan”是邪恶的人,有计划性并煽动其粉丝在社交媒体上,攻击和欺凌一名无辜年轻女子,以便自己的面子书专页获得知名度。

“我们也发现,‘Jocker OruVan’的面子书专页,过去发布的都是类似审判他人的贴文,以引起关注。”

他促请警方追查此面子书用户,并逮捕对方以受到法律制裁。

网民留言问 是不是要跟外劳睡觉

罗格丝瓦丽说,妹妹的视频在面子书传开后,遭到各种侮辱性言论批评,包括问妹妹是否要与外劳睡觉,还侮辱妹妹是妓女。

她说,获悉此事后,她有联络妹妹,并吩咐妹妹可到警局报案,妹妹很伤心,但也去报案了,没料到下午就自杀。

她希望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499条文(诽谤)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面子书用户“Jocker OruVan”,还其妹妹一个公道。

盼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采取行动

卡斯杜丽说,尽管“Jocker OruVan”已删除其面子书专页及相关贴文,但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仍可通过联络面子书官网,找到相关人士的资料。

她认为,一旦掌握对方资料,警方就可以立即采取行动。

她强调,网络霸凌没完没了,蒂薇雅的案件不是第一宗,但不希望再有下一个受害者,政府及警方都应该严厉正视。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