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期無人抄表後遺症? 米都數戶投訴水費狂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管制期無人抄表後遺症? 米都數戶投訴水費狂飆

    (亚罗士打5日讯)来自亚罗士打数个住宅区的用户抱怨,行动管制期间的水费暴涨,从原本数十令吉,上涨到上百令吉,让用户感到吃惊不已。



    万嘉园居民兼彭加兰坤洛州议员特別助理许荣兴受访时指出,他本身住家的水费每月大约50令吉,但最近刚收到的水费单显示,其住家水费竟然上涨到超过300令吉,等于平均每月水费逾百令吉,涨幅让他感到吃惊。

    许荣兴

    他在面子书上针对水费提出询问,也获得数十人的回响,纷纷告知他们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有住家平时只有1人居住,最近的水费竟然上涨到超过700令吉,一些则是超过400令吉,即使在行动管制期间使用较多的水,也不可能如此飙涨。”

    一人住的单位,水费竟然超过700令吉。

    他说,在管制令期间,吉打达鲁阿曼水供公司在3、4月份都没有抄表员上门,该公司只是以估算的方式发放水费单,因此那两个月份的水费和过往相比只是贵了少许。

    他指出,近来该公司恢復抄表工作,而抄表员则把管制令期间的用水量一并计算,导致水费暴涨。

    他说,水费和电费一样,用越多收费就越贵,而水费首60立方米的水费是每立方米50仙;61至105立方米则立方米90仙;超过105立方米则是每立方米1令吉30仙。

    另一名用户的水费账单则超过400令吉。

    询及是否有些用户住家出现漏水问题,许荣兴指出,他们已做过实验,排除了漏水的可能性。

    记者较后向水供公司公关阿末哈基米询问,他指出,该公司有针对行动管制期间的收费问题,向用户做出一个解答表,但至於水费太过高昂的,则可能不太对劲,并建议对方亲自前来,以做进一步行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