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输钱 被诈骗 借阿窿 贪念害华青痛失9万还背债 |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赌输钱 被诈骗 借阿窿 贪念害华青痛失9万还背债

(威南6日讯)赌字害人,23岁石膏装修工友行管期间因沉沦线上赌博,赌输钱又误坠诈骗集团网络贷款骗局,最後还向阿窿借钱,2个月痛失近9万令吉,包括储蓄及购屋款项,还背了满身债!



虽然事主很快连本带利还完9700令吉给阿窿,但其中一组阿窿因员工吃账而硬指事主尚欠2000令吉,一天拨打十多通电话骚扰事主,更利用事主一家三口、父亲和妹妹的照片诬指为老千破坏名誉、威胁用事主身份证向其他阿窿借钱,恐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来自高渊华盛园的事主陈乔义,今天在父亲陈喜炎(石膏装修商)及爪夷区州议员方美铼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发表案情。


(拍摄:陈綉郿)

陈乔义说,他在4月初管制期间有空,线上赌博输了3万5000令吉,包括其父存进的一笔购屋款项2万8000令吉。

他意欲贷款1万令吉翻本,却误坠诈骗集团在面书设的网络贷款圈套,在诈骗集团屡次哄骗索取手续费、律师费等藉口之下,在短短两周内连续22次汇款给对方,每次1000至3000令吉之间,总共5万多令吉。这些款项都是向其父亲及朋友商借。

他不曾收到对方的贷款,最后他硬著头皮向姐姐借钱,被姐姐揭发这场网络贷款骗局,他才惊醒过来,到警局报案。

方美铼(右)、陈喜炎(左起)陪同陈乔义,召开记者会发表案情。

虽然被骗钱,陈乔义忍耐一段时间后,故态复萌又开始赌博,输钱后竟然有3、4组阿窿通过WhatsApp找上他,问他要不要借钱。#

阿窿手下吃账 硬要事主背锅

陈乔义在5月18至22日期间,向6组阿窿借钱,每组约1000至3000令吉不等,总共8500令吉,实际只拿到近6000令吉,阿窿利息每週利息10至20%。

他续说,借了阿窿钱后,他有次赌赢1万令吉,便趕紧连本带利还完债款9700令吉,原以为终于高枕无忧了。

“岂料第一组阿窿联系我,要我还钱2000令吉,原来他的手下吃账,明明我只借3000令吉(实收2100令吉),但其手下报给他指我借5000令吉,因此对方要我必须多还2000令吉。”

陈乔义展示该阿窿的威胁,以及污衊他家人是老千的制图,还有他早前还债的收据。

陈乔义对此不同意,也不打算给这笔钱,该阿窿开始拨电催他还钱,一天十多次让他烦不胜烦,还恐吓他不还钱的话,就要用他之前借钱所提供的身份证资料,向其他阿窿借钱。

对方同时还找来他一家三口、父亲及妹妹照片,标簽为“老千”,指他们“收钱不开工”,破坏父亲的名誉及生意。#

“再赌就离婚” 惊醒赌中人

妻子斥“別再赌博,再赌就离婚”,一言惊醒梦中人,让沉沦赌海中的陈乔义害怕,继而回头是岸。

他说,他不打算给阿窿2000令吉,但多少担心连累家人。

他劝请民众別赌博,赌多了会迷失自我,不想睡觉只想赌,终究会造成家破人亡。

方美铼说,召开记者会旨在提醒民众別赌博,尤其管制期间人们有空,可能会感染赌瘾,搞到借钱赌博。事主更因阿窿不认账,一家人被造谣指为老千,破坏名誉及生意,使市道不佳而受影响的生意雪上加霜。

他促请阿窿別祸延家人,应出来和事主面谈,用正确方式催债,况且事主早已还清债款,不该把手下的黑锅算在事主头上。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北馬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