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歌台转向线上发展 少了互动真实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歌台转向线上发展 少了互动真实感

    (槟城9日讯)卡拉OK歌台转向线上歌台发展,虽然为业者开创了另一条出路,但却面对收视率可能很低,以及歌手在台上不能再随便说鸟话丶干话(乱说话)丶黄色笑话,甚至与观众面对面议论政治的情况。



    将近大半辈子岁月都奉献给卡拉OK歌台的风采娱乐传媒负责人林保材说,他在4月转向线上歌台发展後,在过去17场线上歌台中,直播收看人数最高达2000人,收看率则可达4万8000左右。

    “平均下来,每场只有约400人观看直播,收看率也只能达逾7000次。”

    (摄影:蔡凯盈)

    林保材(中)与其团队在直播期间,操控所有的音响及电脑设备。
    林保材。

    他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这麽说。

    他说,线上线下的口味都非常难以捉摸,一些歌手在街边歌台可能很受欢迎,但线上歌台的收看率则可能很低。

    “所幸赞助商从来没有定下收看率目标,我们也可以在没有後顾之忧情况下,专心做好线上歌台。”

    他也坦言,将歌台转换为线上模式後,不再需要像以前那麽费功夫,必须搬搬抬抬一大堆道具或器材,而是只需要一条青布,就可以制造出各种舞台效果。

    “科技确实将很多局限或不可能,都转换成可能了,但我总觉得,似乎少了真实感。”

    他说,在街边的歌台,歌手在台上可以随便说话,与观众也可以面对面互动,观众还可以即兴点歌,那种感觉比较亲切。

    “但转换到线上,所有言论都必须小心谨慎,若稍有差池,就可能会被举报丶被封锁,而且也要照顾赞助商的形象。”

    直播结束后,林保材亲自把道具拆下,收拾场面。

    面对恶意攻击 调整心态

    林保材说,做线上歌台时,总会有恶意攻击的声音不断涌入,他们从一开始的介怀,到後来开始不去在意,慢慢调整心态。

    “刚开始看到恶意批评的留言时,我的儿子都会很在意,但在我慢慢开导之下,他也开始学习接受别人的意见,不再那麽执着於网络的留言。”

    他说,随着该团队推出线上歌台後,北马也有4丶5个歌台开始以线上直播。

    “我不敢保证我的歌台收看率是最高,但绝对是全槟最先进,因为我们有下重本在打造电脑技术效果上,所以能保证让观众看到的,都是最舒服的画面。”

    他也提到,刚开始面对新科技时,他对直播根本一窍不通,歌台的流动卡拉OK丶大屏幕丶音响丶电脑操控等,都难不倒他,但直播这一块,他根本不熟悉。

    “幸好儿子平时有帮忙歌台,所以在刚开始做直播时,都是由儿子来主导,也有添购新器材,从零慢慢学习,慢慢成长。”

    观众看到的舞台效果,实际上只是一片青色的布幕。

    5人团队 召集各路艺人歌手直播

    林保材说,歌台其实并非局限於农历七月的“盂兰盛会”,而是举凡喜庆节日丶神明诞辰丶结婚寿宴,都是歌台业者的专场。

    他说,早期团队可能都会有旗下艺人歌手,但後期艺人歌手多数转为流动性,哪里有演出就往哪里跑。

    他指出,正如他的团队,目前仅有5个人,其中包括调音师丶灯光师丶催场丶播音师等,并没有属於自己的艺人歌手。

    “正是因为如此,我在拿到经费後,开始召集艺人歌手表演,截至为止,我与团队已经举办了17场线上歌台,每场都邀约2至4位不同类型的歌手,希望能藉此照顾到在这段时间里,完全零收入的朋友。”

    让表演者有些微收入

    林保材说,他的该团队从4月初开始第一场线上歌台,主要是为了让沉寂一时的演艺界,可以活跃起来,同时也让表演者可以获得些微收入。

    “行动管制令刚开始那段时间,我们原本觉得管制令不会持续太久,但管制令一再延长後,由於考虑到音响或各式器材都不宜久放不用,所以就打算试用器材。”

    他指出,既然要使用器材,倒不如尝试直播,让歌台重新以线上模式出发,毕竟他也相信未来的趋势,必定会慢慢转移到线上。

    “有了概念,我就去寻找赞助商,幸而平时累积的人脉终於得以派上用场,浩洋健康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愿意赞助经费,所以才能造就这一场又一场的线上歌台。”

    “如果我没有站出来作出新尝试,业界也只是继续等待,最终可能只是整个业界一起灭亡。”

    就算只是面对镜头,但歌手的表演态度还是丝毫不马虎。

    林保材: MACP版权收费有点离谱

    林保材说,线上歌台也必须面对版权费问题,因为早前有传出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MACP),有意向网络表演者徵收歌曲丶音乐版权费用,每首歌曲收费高达500令吉。

    他说,目前该团队虽暂无面对版权费问题,但他认为MACP的收费有点离谱,因为歌台在一小时内可能必须唱10首歌,那岂不是必须付5000令吉,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

    他也提到,歌台并没有专属的公会,也没有代表向政府表达意见,更没有任何理事会或相关部门单位,为娱乐行业争取复工或提呈标准作业程序(SOP),因此歌台业者唯有等待。

    他指出,歌台业者并没有确切的行业领域,唯有自己想办法开创路线,寻找生机,才能得以求存。

    街边歌台,有着人群聚集的热闹气氛,与观众的互动性也比线上来得强。 (档案照)

    夫妻档歌手 管制期间零收入

    歌王之王萧靖凇及街区歌后毛依贤,两夫妇都属於同行,在管制令期间根本零收入,只能依靠储蓄过活。

    萧靖凇指出,他们夫妻俩都是从事演艺行业,平时除了歌唱演出,也会外接司仪丶活动策划等工作,但在管制令期间,活动丶婚宴丶歌台,通通不许办,真的是“财路条条断”。

    他说,他在6月才收到一些工作邀约,是家具厂邀约他上直播卖家具的工作,而近期也陆续有些工作邀请。

    毛依贤(左起)及萧靖凇,夫妻档合作,一起开播。

    毛依贤说,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有尝试过直播,平时习惯直接面对观众,但现在只能面对着镜头,台下也不再有欢呼声丶掌声,场面的确有些让人不习惯。

    她认为,现在人人都能开直播,因此希望人们在适应这种新常态的同时,也能支持线上歌台,让歌手有个可以发挥的平台。

    报导/摄影:蔡凯盈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