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陈福海放下执念 专攻茶业 带领西公园饭店 再回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陈福海放下执念 专攻茶业 带领西公园饭店 再回归

    (槟城11日讯)曾经以为的走不下去,转个念,海阔天空。



    槟城老字号饭店“西公园”,受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冲击下宣告落幕,走不到100年,第三代东主陈福海自责加心痛,结业的那一段日子,他陷入人生低谷,很多事情都想不开。

    但今天眼前的他,已放下执念,整个人豁然开朗,对未来也重拾了信心。

    (摄影/剪接:纪允贤)

    在家人朋友鼓励下,陈福海放下了执念,重新出发,脸上也有了笑容。

    如今他养精蓄锐,全心搞好他在4年前开创的普洱茶事业,等待时机重振旗鼓,再辛苦也要推使西公园走到100年。

    陈福海是在11年前接手西公园饭店,现年47岁。

    他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摘下“西公园”招牌那一刻内心非常痛苦,但母亲安慰他说,不要紧,有机会再把招牌挂上去。

    那一段心灰意冷的日子,他人也变得敏感。

    “我在面书上载茶品,突然一天内有50多个订单,当下我的感觉是,人家是真的要跟我买茶,还是施舍我?那时候我很想不开。”

    他弟弟开解说,“这个时候就放下无谓的尊严,难道别人真的跟你买茶叶,你不卖吗?别在意那麽多,只管跟人家说谢谢。”

    回想起那一刻,他声音突然哽咽起来,眼泛泪光。

    经历失败沮丧落泪,人之常情,他的一个老同学,为了鼓励他,将自己曾经事业失败,一无所有的过去一一道出,两人说到不禁流泪。

    “我这个老同学跟我说,阿海,你现在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你还有茶叶生意。我当下很感动,大家只是朋友,他实在没有必要将自己不光彩的过去拿出来分享,之后还介绍我买茶的顾客,鼓励我振作。”

    还有一个西公园饭店的老顾客,特地打电话跟他买普洱茶,本来他打算邮寄就好,但对方坚持要我亲自送货,原来是想找个机会开解他。

    坐落在调和路的“西公园”饭店,抵不住疫情冲击,今年5月尾宣告落幕。(档案照)
    西公园饭店是槟城老招牌,承载着老槟城的集体回忆。(档案照)
    從一竅不通到成為中國茶廠經銷商,陳福海一步一腳印,也從茶道中悟出人生哲理。

    身边人鼓励站起来

    放下执念谈何容易,有幸是,陈福海身边有家人和朋友不断鼓励他重新站起来。

    他也希望自身的经历,能鼓励在疫情冲击下陷入低潮的朋友们。

    “套一句别人鼓励我的话,当每个人倒下时你还站着,你就赢了,所以一定要坚持。”

    他坚信自己没有倒下,西公园并不是真正结业,他定下目标,一定要让西公园饭店回归,走过100年。

    “疫情冲击下,正面抗衡没有胜算,坚持下去也挨不了多久,所以暂避风头,先以另一个方式存活下来。”

    言下的另一个方式,是他在4年前开创的普洱茶事业。

    陈福海在4年前开创普洱茶事业,从一窍不通到成为中国茶厂马来西亚经销商,过程也不简单。
    陈福海跟记者分享,普洱茶饼上的编号,前两个数字是那一年的配方,第三个数字是等级,最后一个数字是福海茶厂编号。

    网上自学茶艺学问

    陈福海在机缘巧合下,接触到普洱茶。

    他说,饭店早年卖“打架鱼”饮料(龙眼水),一些年长顾客要热饮,就点咖啡,但后来真正会泡咖啡的头手买少见少,就转卖普通中国茶。

    “后来有顾客反映说,咖啡没卖,连中国茶也卖这麽普通的,所以我就开始四处去找品质好一点的茶叶,当时我对茶叶是一窍不通。”

    他说,茶叶是买了很多,顾客也满意,才发现成本很高。直至2014年淘宝兴起,他开始上淘宝找有信誉的茶商,慢慢对普洱茶越来越感兴趣,也在网上自学茶艺学问。

    “一次偶然在网上发现一家在中国云南勐海县的茶厂跟我同名,叫福海茶厂,突然很想去那边参观,想申请代理权,那一年2016年,还真的胆粗粗坐飞机去了,而且过程还蛮转折。”

    初生之犊不怕虎

    初生之犊第一次跟大公司聊合作,陈福海表明来意,才发现原来要成为经销商,一年最低点营销额是1000箱茶叶。

    “以我当时在饭店用的茶品成本计算,一箱茶叶大约3000令吉,1000箱说着的是两三百万令吉,我其实只打算买三五箱。”

    返国后他不服气,继续要求对方,以批发价卖三五箱茶叶让他试试,还真的说服了对方。

    翌年他再访,后来在他多番争取下,2017年,他终於成为了中国福海茶厂马来西亚经销商。

    陈福海展示福海茶厂授权经销的牌匾。

    要学当YouTuber

    陈福海过去一直研究,如何让餐饮业务和好茶饮结合为一,使到传统饭店也能在日新月异的时代,稳站一席位。

    如今暂时放下餐饮这一块,没有了店铺的压力,他可以大江南北卖普洱茶丶分享茶艺。

    因此他接下来一两年,他会专注在推广茶业和茶文化。

    “在茶叶零售丶批发丶定制产品等业务方面好好经营,等慢慢稳定下来后,以茶叶为主,餐饮为辅,可以开一家茶坊,慢慢供应饮食餐食,再慢慢回归原本的西公园。”

    他也希望自己赶上时代步伐,接下来也想在YouTube开频道,与茶友交流。

    “我弟弟关闭了‘自在饭店’后,也当起了YouTuber,这方面我也得学习;我也会在一些报章写专栏,名为《福海说茶》。”

    普洱由苦到甜 如人生

    “人家说普洱很苦,因为味蕾对苦味特别敏感,但慢慢喝下去,就会品到甜了。”

    陈福海说,喝第一杯普洱会觉得很苦,第二杯丶第三杯慢慢适应后感觉就不同了,跟做人一样,对不了解到事物可能会排斥,但慢慢做下去就会改观了。

    “就像我起初做茶叶这行也是很艰苦,无从入手,得不到信任,也没有顾客群,後来慢慢累积了一群茶友和顾客,原来也不是那麽苦啊;後来还有了支持者,货没到钱先给,那时就是甜的滋味了。”

    他说,这就是茶道中的人生哲理。

    报导:陈丽玉
    摄影/剪接:纪允贤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