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刘峻宾:违法就是违法,何谈生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刘峻宾:违法就是违法,何谈生事

    北海办事处高级记者

    宗教课题很是敏感,为政者能够避而不谈、视而不见,能够不插手就不插手,免得惹了满身蚁。



    但这个弱点不能够成为一些所谓的宗教狂热分子的不依法借口,将宗教敏感凌驾於地方法律之上,政府稍有动作,立马触动神经,要全村人响应。

    从政者依法处理宗教膜拜场所的事,无论是一间建在私人地的庙,放在树下的神龛,必须在同个标準下执法,侵占就是侵占,神龛拥有者不要什么都拿神明和宗教敏感来作为挡箭牌。

    正信的神,是不会违法的,更不会要他的信徒因此被冠上侵占之罪。

    至於吉打州政府拆除非法兴建的兴都神龛一事,是不是有歧视成分,或有双重标準,这还有空间可以争论,但如果是因为违法而连接地方政府4次的搬迁指示,却不给予合作的话,在法律的角度,政府的行动是无需被挑战的。

    唯一要弹的是,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那番“要生事,就搬去槟城吧!”这句自称是打趣的话,贬低槟州政府的同时,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在自打嘴巴。

    这番话可能是要说给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听的,但身为一个槟州人,这话怎么听都很“刺耳”。

    槟城不和谐,难道吉打就和谐?如果和谐,吉打州政权就不会一变再变,前州务大臣慕克力兹也不会在任期内两度中途被拉下马,谁比谁生事,心照不宣。

    把话说回来,槟州若有类似的违法神龛,地方政府同样会和吉打州政府一样,采取行动,当然如果你说有人企图利用种族课题生事,这也不能担保说没有。

    所以,沙努西口中的“生事”讲的是一个普遍现象,放诸全国其它州属都会有,包括你吉打,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拉马沙米,而将整个槟州都拉下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