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吴慧芳: 龟笑鳖无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吴慧芳: 龟笑鳖无尾

    吴慧芳

    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说,若国会有30%女议员,相信就不会霸凌女性言论,也不会出现如“太暗”丶“月漏”这种霸凌女性的言论。



    对於这个论调,我认同的是,遇到这种发表侮辱女性言论的议员,我们都必须谴责 ,若国会有足够的女性代表,女议员的确可以运用在国会的人数力量 ,再加上同阵营的男议员人数,要求口出狂言者公开道歉。

    可惜,从国阵到希盟,再到国盟执政中央的政治局势变化 ,让人失望的是,往往涉及这种议员或领袖,口出狂言侮辱发表侮辱女性谈话时,很多时候挂在一众议员嘴巴上的“正义”,都建立在“政治算盘”上,即:

    一:要看看失言者是不是自己人。如果不是,那就卯足全力,火药全开,猛轰对方侮辱女性,要求公开道歉。

    二:如果是自己人?那就闭起一只眼睛丶关起一边耳朵,看不到,也听不到,然後静静得像温柔的小绵羊。

    这就像当巫统议员失言发表“月漏”论时,我们没有看到重量级领袖开腔谴责 ;同样的,当希盟领袖用“种族主义婆婆”指责国阵女议员,甚至在讲座会上用三字经问候国阵女领袖时,也不曾见到维护女权的希盟女领袖出面讲一句公道话 。

    所以,当看到巫统议员阿都阿兹嘲讽火箭女议员太黑看不到後,有人怒了,但看到火箭领袖轮流出面,怒批及要求阿都阿兹道歉,也有人“笑”了,因为龟在笑鳖无尾。

    捍卫女性及尊严女性,应该体现在只要任何一名女性领袖遭到男性的言论上侮辱时,不管野野,大家都会挺身出面谴责。

    偏偏,现今的政客,对“正义”双重标准 ,斗黑斗烂偏爱夺权,在国会辩论时言行又失控,难怪越来越多人对政客只剩下厌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