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刘峻宾:贵精不贵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刘峻宾:贵精不贵多

    北海办事处高级记者

    国家统计局公布国内各州生育率,最有趣的是这一句:“管制令期间没多少人结婚,但已婚多年的夫妻却怀孕了!”



    虽然没有实质证据来证明这个现象,但如果夫妻俩,能够在管制令期间,共处、共煮,重拾恋爱时的热情…在特別宁静的黑夜,在特別松的心情,确实制造出成功受孕的利好条件。

    这现象至少也说明管制令以前,甚至恢复正常的现在,我们的生活压力有多大,生活规律有多糟糕,以致不孕不育;看来,这新冠肺炎来得真好啊!

    虽然是因为管制令而孕了,但这并不能为槟州仅有的1.3生育率有带来多大的贡献。

    从当前社会的压力,从管制令后不确定性的经济波动,毕业等于失业的时代,这…太难活了。

    国家统计局在6月不也宣布我国4月份失业率狂飙5%,即失业大军激增77.8人,创下1990年以来的新高。

    以上种种,试问谁还敢挑战以前一个女性生育4个孩子的能力,先不说你有没有能力把4个孩子抚养成高薪专业人士,未来更具挑战的年代,4个孩子养不起一对父母是绝对有可能发生。

    虽然说女生的教育程度,及更多的避孕方式是导致少子化的个中原因,但我们不能不关注老龄化的问题,在这样下去,人们的退休年龄将继续延长,可能活到100岁还得工作。

    在缺乏更多年轻人的参与,国家生产率自然偏低,这是当前全球23个国家的隐忧。

    两者要取得平衡,需要政府政策上的辅助。然而,槟州排行全马最低生育率的州属,是时候倡议素质化人才培养,智能科技完全取代人工生产。

    生育率低是一个事实,未来可能更严重,现阶段也只能强调贵精不贵多,学校的数量也不需要如以往般,开越多越好;反而是应该沈思,如果重点栽培人才,越多越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