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白衣天使 白天救人 晚上救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非一般白衣天使 白天救人 晚上救火

    (槟城30日讯)白天是白衣天使,晚上是救火英雄!



    25岁的年轻护士,在因缘巧合下,今年4月加入白云山义务消拯队,白天在医院救死扶伤,晚间则穿上消拯服救火丶捉蛇,巾帼不让须眉。

    这名在槟安医院任职护士的黄芷韵,平日工作就是为病人打针丶服药丶换尿布丶冲凉丶与医生巡视病房等。

    (拍摄:陈紫凌)

    黄芷韵白天是白衣天使,休班后晚上化身救火英雄。

    当她下班脱下护士制服,放下针筒后,身高156公分,体重仅53公斤的黄芷韵,要用小小的肩膀,背着冲力极大的消防水管,化身救火女英雄。

    黄芷韵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护士是一份救人的工作,她对能够救人的事物感兴趣,所以前阵子在友人介绍下,加入白云山义务消拯队的大家庭。

    她说,她加入该队时,正值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期间,所以暂没进行过任何训练。

    她说,但因本身是护士,一般包扎和处理伤口,对她不成问题。

    穿上消拯服的黄芷韵,英姿飒爽。

    “因为我有医疗基本知识和经验,每当出动救人救灾时,若我有在会所候命,队长必叫我一同去现场。”

    她说,她曾去垄尾火灾现场,但到场时火势已开始受控转小。

    不过毕竟首次出动,她说,心情有点紧张,但也很兴奋,因可以学习更多东西。

    “护士平日的工作常面对死人,所以若在灾场遇到比死亡更难预料的状况,我有信心可以克服和处理。”

    白云山义务消拯队於2014年成立,目前有65名队员,当中4丶5人是女性,除了任职护士的黄芷韵,女队员也包括家庭主妇丶商人。

    除了救火丶捉蛇技能,黄芷韵也学习如何操作消拯车的按钮。

    赤手捉蛇有满足感


    个子小小的黄芷韵,也是赤手活捉20尺大蟒蛇的女英雄。她在加入该队后,多次与队员们活捉四脚蛇和蟒蛇。

    她说,目前为止,她有3丶4次捉蟒蛇的实战经验,且都是队员们带领一起完成。

    她强调,捉蛇是属於团队,大家的功劳,单靠个人是无法完成的事。

    黄芷韵加入义务消拯队后,也曾协助捉四脚蛇。

    她说,第一次出动到民宅捉蛇,队员先捉住蟒蛇后,交到她手上,让她摸着蛇感受。

    “第一次会感觉些许害怕,但第2次出动,开始得心应手。”

    她认为,义务的工作,需要热忱去进行,虽然刚开始感到有些害怕,但她会努力克服恐惧的心理障碍。

    她也说,捉蛇是一项挑战,当自己有份参与,成功“徵服”一条超过20尺的大蟒蛇,会觉得有满足感,毕竟蛇是具攻击性。

    黄芷韵成功“征服”大蟒蛇后,指有满足感。

    女生不一定要化妆才漂亮

    “做女生不一定要天天化妆才美丽,化身可以救人的义务消拯员,更加帅气和漂亮!”

    黄芷韵是家中独生女,双亲虽然没特别支持她投身具有危险的服务性质工作,但也没强烈反对。

    她说,父母让她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父母仍会担心其安危,所以不时叮嘱她执勤时,要好好照顾安全,别让自己受伤。

    黄芷韵与队员成功捉蛇后,曾拿住一条小蛇玩自拍。

    她也说,加入白云山义务消拯队后,学到很多东西,获益良多,最重要是可以帮到更多人。

    她指出,比她资深的“师兄”队员,会教她除了救火丶捉蛇外的东西,比如出任务时的安全措施丶如何操作消拯车的按钮。

    “认识到一众热於助人队员们,我感到很开心。而今会所是我第2个家。”

    护士与救火可兼顾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觉得疲累。”

    黄芷韵说,现在白天要上班,下午就到会所候命,但她会好好分配时间,两者可以兼顾。

    她说,过去数个月来她不觉得累,因为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黄芷韵说,护士是救人的工作,她对救人的事物都感兴趣。

    她指出,她住在双溪槟榔一带,医院前往会所路程不太远,但从会所回家较远。

    她说,目前在医院当护士的上班时间,早班是早上7时至下午2时,午班则是下午2时至晚上9时。

    “因需要上早班的关系,所以通常半夜我没候命出动,一般最迟午夜12时,就离开会所回家。”

    她说,每天早班在医院当值结束后,几乎每天她都到会所候命,除非当天太累,才回家休息。

    报导/摄影:陈紫凌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