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饮食业生意额滑跌 业者叫苦连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新冠肺炎◢ 饮食业生意额滑跌 业者叫苦连天

    (亚罗士打16日讯) 民众对新冠肺炎闻之色变,部分不敢频外出堂食,造成吉打州内饮食领域再受重创;无论是堂食或打包,生意额皆滑落介於20至50%,令商贩叫苦连天。



    疫情期间,民众也展开新常态生活,大多进行网购或电召外卖,而许多失业者,家庭主妇,甚至餐饮业生意,也转型通过网络营运,分散客户,经营门面的饮食业领域,面对客源流失。

    吉打州小贩商业公会主席王治锭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复苏期管制令期间,吉打州各商贩生意有回升,但还高兴不久,吉北拿坡爆发锡沃根加感染群,生意受影响至今。

    他说,如今随着病毒传播快速,尤其卫生部研究的D614G变异毒株传播速度比之前病毒更快,更毒;让民众更是担心不已。

    他说,若与过去比较,现今各商店尤其饮食业的生意额跌幅介於20至50%,不管是打包或堂食都跌。

    他举例,其Nasi Lemak Ong堂食销售量也跌了近50%,因为约80%外坡顾客都减少跨州。

    “目前只能守业,通过各项策略稳住生意。”



    他说,为防范疫情,该店坚持要顾客都戴口罩和遵守安全理事会的标准作业程序,才可进店堂食。

    另外,他指出,疫情卷土重来,不管是他或同业的家庭式喜庆等订单也减少。

    他说,在生意不佳下,只好采取减少菜肴售卖份量,以减低成本。

    吴世演:疫情重来 茶室生意跌20%

    吉打咖啡公会副主席吴世演说,疫情卷土重来后,其茶室生意跌了20%。

    他说,许多顾客担心受感染,都不敢出门;也因疫情,减少花费,同业的堂食和打包生意额都下滑。

    吴世演。

    他说,若新冠肺炎病情再告急,必拖跨经济,希望不好再有强化性的行动管制令,否则全民受殃。

    他指出,业者都感叹生意不比以前好,且难做。

    吉打拿坡爆发锡沃根加感染群后,市民已有所警惕,减少出门,或不让孩子上学,然而疫情未了,如今再爆发新冠肺炎姆拉感染群丶打活感染群及沙拉感染群等,加上社交媒体胡乱散摇不实疫情恶化情况,造成人心惶惶,出门的人更少了。

    目前,吉打共有7县失守,只有4个县尚是“绿区”。

    伍先生(30岁,旺得福茶室小贩)

    若不是为了赚钱,我也不会出来!

    我每天接触很多顾客,也担心自身的安全,此外,收到的现款也会担心是否有病毒,因为很多人接触过现款,转来转去到我手上,而且病毒也会在现款生存数天。

    如今州内疫情扩散,基於自己每天接触很多人,休息时也不敢回居林老家探望母亲,而且家里还有年幼小孩,真的是有家不能回。

    早前行动管制令全面停业,後来政府放松管制后生意慢慢变好,但自从锡沃根加感染群爆发后至今,生意再次受挫,下滑约50%。

    董莉莉(43岁,中国好味道餐馆业者)

    平常到了饭点会有6至7桌顾客,现在有时连一桌顾客也没有,生意惨淡。

    为了减少开销,在行动管制令时已辞退兼职员工,只能留下主要的员工。

    行情不好,以前的员工不时也会联络我询问有没招聘。

    周彦凯(20岁,旺得福茶室饮料收银员)

    因为疫情爆发,近一半顾客都选择“打包”,减少在外逗留的时间。

    对於疫情扩散,虽然担心但也无能为力,也不可能不工作,只能自己做好防护措施,不断进行消毒。

    李锦平(金禾卤鸭面)

    目前打包比较多,堂食稍为减少。

    上班族还是会来堂食,比较方便。

    生意还是有得做,因为客都是老顾客。

    花名“老虎”(糕点小贩)

    生意一落失丈, 只好延长做生意时间,以便所有糕点都能卖完,不然血本无亏。

    我过去一天卖100盒糕都没有问题,如今要卖完40盒都难。

    社交媒体谣传疫情恶化等,让民众不敢出门。

    吴豪杰(糖水商贩)

    经济不好,人们都在找现金交易的生意,造成许多人都朝往饮食业发展,客户群因此分散。

    新冠肺炎疫情下,也改变人民生活常态,许多人转型进行网卖,也令门市生意的小贩生意再下滑。

    我的糖水货品如龙眼,白果食材等价格提升,却因要稳住生意额,没有提高价格。

    生意不佳,我已减少商品份量。这期间,我糖水生意跌了约50%。

    报导:王伊敏丶陈爱娣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