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刘峻宾:只闻浪花响,不见船漂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刘峻宾:只闻浪花响,不见船漂来

    北海办事处高级记者

    之前收到风说渡轮即将停航,初时半信半疑,不敢写成新闻;於是向相关单位负责人求证,但也得不到我要的答案,忧无风起浪,招惹官司就麻烦了。



    当时,只是觉得,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来往槟威的交通岂不是乱过七国?而且当时收到的风是8月31日国庆这一天,渡轮就会全面停航,一切得等到国家基建公司把管理权,转交给槟城港口公司后才有进一步的行动。

    岂料,还未到8月31日,渡轮因为引擎故障而提前停航,比预期快了一个星期,而且还选择在首天上班日罢工了。

    不过,幸亏之前国家基建公司老早已经计划用快捷通巴士载送乘客的计划,以致这场突如其来的停航有了最快的替代方案。

    只是,用快捷通巴士来取代渡轮的计划真的可行吗?不见得!尤其是那些每天骑着摩哆到槟岛上班的人,而且还是在“坡底”串街走巷的人,骑着摩哆上班对他们来说是相对的自由,也比过大桥还相对的安全。

    只靠槟大桥作为来往槟威的主要通道,长、短期都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槟城渡轮虽是几代人的记忆,但并不代表不能走入历史,这么多年来,该撑的,都撑了,每年保守估计面对约2000万令吉的亏损,给任何私人企业或政府机构都难以消化;或许,或许就因为保住大家的集体回忆,勉强的撑到现在。

    渡轮本身的年龄一样,40多年来修了又修,补了又补,载着大家去上班,而它也期待退役的一天。

    于是,过去无论是州政府或中央政府,不断提出新船换旧船计划,但最终只闻浪花响,不见船漂来。

    如今,搞交接,要把旧式的渡轮要从此放进历史文物长廊中,但却把衔接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说停就停,这并不是官联公司该有的标準作业程序。

    既然程序上出了问题,是不是有必要向民众给予更透明的交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