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之家 独出警汉 李总辰6年深林铸警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教师之家 独出警汉 李总辰6年深林铸警魂

    (威南15日讯)出身教师之家的威南警区主任李总辰警监,因兴趣使然加入警队,被“丟”入森林历练6年,终铸炼成就出今日的“铁血警魂”!

    李总辰(57岁)于今年5月19日正式上任威南警区主任,他接受媒体专访时说,家裡没一个警察,就连他后来找的伴侣也是教师,只有一个军人姐夫能和警界勉强“搭上边”。

    然而,因兴趣所在,家人也没反对,他大学先修班毕业1985年毅然决然加入警队,成为家里唯一的警察,走向不可知的未来。



    李总辰20岁加入警队,至今已37年。

    这不可知,让他至今难忘。

    “在这之前,我在学校不活跃,也不曾参加制服团体,所以同学看我加入警队,纷纷大跌眼镜。”

    他进入警队先训练,隔年20岁的他便连同其他新员被归入“森林警察部”(今改为pasukan gerakan am),“丟”入乌鲁近打(Hulu Kinta)森林跋山涉水“历练”。

    李总辰(右)与同僚们进行射击活动。

    “我一开始没想到,警队里竟有林警部,被派去时很震惊,但不曾后悔!我想,这可能是和吉打发生过默马里(Memali)事件有关,警员人手极度匮乏。”

    “这让我们很少接触外界,因为工作多数是对共产黨镇暴、维持公共秩序。我们最少6人一队,我负责带小队在山区森林巡逻,侦察及防控共产党员的反击,随时和敌方打游击战。”

    在他之前,已有不少同僚牺牲,他本身进入林警队6年,至1992年11月被调去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纪律部门为止,都不曾与共产党面对面发生枪战。他说,这是他的“幸运”。

    “其实,马来西亚还是很和平安宁。”

    李总辰(右)与同僚们进行射击活动。

    森林煮食用水搭帐篷 样样自己来

    人在森林里,凡事靠自己,李总辰“自力更生”,生活上不能太讲究,没有自来水就自己去河边取水,也学会自己煮食,去河边冲凉。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难得体验。

    “我在森林中,待得最长时间是两个多月,而我们都是轮班制,轮班下来一年会进森林3次,每次最少两个月,也就是一年中超过6个月在森林里。”

    “我们进森林时,只能带几套衣服及两周份量干粮,过后是当局直接送到营地,或放在某一处,再自己去拿。”

    他笑说,森林里野兽纵多,他们也不曾和老虎、蛇类等面对面,常见的只有猴子、山猪、水蛭等。

    “相信野兽嗅觉灵敏,知道森林有外来者,不会主动撞上来。偶尔会碰见遊牧的原始部落民族,彼此不打搅。”

    “我们有时每天都在迁移,到达一处营地就自建帐篷,平时用完火就熄灭,以免火光被共产党察觉;离开前就抹去我们的痕迹,避免共产党员侦察到我们的痕迹,而对方亦是如此;没迁移时,就要天天去巡逻周边林区。”

    6年带队上百人 学会看人彼此理解


    李总辰说,他在森林警察部那段时间,经常率领不同的队伍,短短6年已带过上百人。

    在森林警察部的经历,让他学到如何管理自己的下属,对他有大帮助,因为两个月和下属一起生活,下属的优缺点及对什么敏感,逃不过他的眼睛。

    “每个人都有他的性格,重要是彼此互相理解;而这段经历对我现在看人,也有帮助,学会了处理人际关系。”

    李总辰甫上任不久,便捣破贩毒集团起获毒品。(取自威南警方面书专页)

    他深谙打一个棒子给一颗枣的道理,对于一些上头交来的问题警员,他会施压一段时间,再慢慢扭转对方的心态。倘若对方真的不听,只能离开。

    对于华裔加入警队,他坦言並非容易的事,这需要华裔子弟有兴趣,能吃苦,因为训练时间很长;更需要政治人物的努力推动。

    最难忘斗鸡案 326人挤爆警局

    好学的李总辰不忘自行进修自我提升,1997年33岁的他再进大学进修公共事务法律课程一年半,又自行进修马大法律课程。

    进修结束,他复回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纪律部门任职,2006年9月短暂的担任安邦再也警局肃毒组主任;2008年4月调去砂拉越警察总部担任廉正组(纪律遵从)主任,长达5年;接着又被调派到古晋哥打三玛拉汉当警区主任。

    李总辰(左2)肃赌不手软,捣破不少非法万字票投注中心 。(取自威南警方面书专页)

    在他进入警界以来,他印象深刻的是三玛拉汉斗鸡案,因靠近农历新年,捉到326人。

    “当时警察局人满为患,嫌犯们分批上庭,被警方提控斗鸡。法庭一天只能审理4、5人,也要花好几个月时间,所幸大家都认罪。”

    劝请民众勿发布不实消息

    甫上任威南警区主任4个月的李总辰,原来早年已与威南结上难解之缘。

    他说,他于1986至92年在森林警察部队时,曾路经威南,“当时威南都是旧路、旧警局,南北大道都还没建,旧铁桥也还在;如今已有很大的改变。”

    李总辰(左)于今年5月19日正式上任威南警区主任。(取自威南警方面书专页)

    他相信,威南未来的发展会神速,特別是峇都交湾,工厂多。那么警队肯定要增加人手,因为人手不足。

    “这里主要缺乏的人手是在交通部,因为车变多了,峇都交湾工业区、威南南北边界等都需要人手。”

    他认为,唯一的威胁是外劳。工厂聘请外劳,必须有社会责任的妥善做好,要利惠地方上人民。

    “我们希望居民提供情报给我们。很多案件破案,都是民众提供情报;唯一不要做无谓的投诉,以及发布不真实消息,別製造社会恐慌,对自己没好处。”

    与友聚会识妻子 鱼雁传书维系感情

    聊起太太,铁汉也有柔情,李总辰一脸腼腆的笑,他说,他是在別人介绍下,和妻子认识,两人分隔两地,只能靠鱼雁传书联系感情。

    “我太太是我在家乡森美兰芙蓉训练时,与朋友聚会,彼此有缘分,大家喝喝茶聊聊天就认识了。”

    他说,当时太太还在师训,他则在乌鲁近打,手机还不盛行,两人靠写信联系感情,回乡时就见面,这般维持一年多后就结婚。从此,教师太太也夫唱妇随的跟著他的升迁。

    “这次调职来威南,我是4月收到调职信,5月正式来威南报到。太太也跟著调来高渊培德小学教书。”

    专访:陈绣郿

    ↓↓更多精彩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