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刘峻宾: 先不要高兴,拆弹啦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刘峻宾: 先不要高兴,拆弹啦喂

    北海高级记者刘峻宾

    “控制中学”收生制度课题的发展,虽告一段落,但还没句号,明年丶后年丶大后年呢?非要把这事当是年度一吵吗?



    仔细看过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的文告,他一再强调,槟州教育局的做法并不是一项针对性的做法,而是根据教育发展大蓝图中,对控制中学的制度进行调整。

    虽然文告中有说保留控制中学地位有一定的“特殊性”丶有一定的“需求”,有一定的“教育需要”,但不免会让人怀疑这是官腔用语。

    没有否定马华在这件事上的急速反应及出手解决,但类似的官腔用语并没有法定作用,这课题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国阵时代丶希盟时代到如今的国盟时代,每年一吵才把它压制下来,这始终是一颗计时炸弹。

    教育大蓝图即是指南,不能因为4所国民型中学的教学需要给予特别待遇,这点是我们必须认清,今天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也只是给华教人士一点时间去拆弹,并没什麽值得可喜之处。

    站在历史角度,1956年《拉萨报告书》下落实的教育政策,槟城锺灵中学成为全马第一所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这个缺口一开,教育部也加速改制步伐,逐一攻破,直到1961年,全马71间华中,有56间接受改制。

    无论是政策需要或历史事实,除非拒绝政府津贴,否则国民型中学遵照蓝图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令人担心的是,教育部的大方向是否正确了?万一有天,认为有教无类这套模式不适用,又会不会U转形成大破坏?

    回顾4所控制中学学术上的表现,国内外成绩傲人,以锺灵及日新生为例,遍布海外的杰出校友比比皆是,这难道不足够说明精英化培训的成效?

    可能,以上理由,不足让政府高官们信服,但4所华中终究得取得一劳永逸的共识,这就是控制中学董事部,接下来要尽快和教育部坐下来“拆弹”的必要性,不能再等到下一次爆炸前再吵囔。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