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马疫急◢ 全家16人染疫 六旬老妇孤独下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北马疫急◢ 全家16人染疫 六旬老妇孤独下葬

    (北海21日讯)整个家族16人都确诊及隔离,感染新冠肺炎的老妇离世后,在没有亲人送別的情况下下葬 !



    一名六旬老妇感染新冠肺炎,连带家族16人确诊及3人隔离;她与病毒作战8天后不幸离世,家人皆无法到场送別,葬礼被迫假手於人。

    这名老妇是柏马当感染群(Kluster Permatang)零号病人,她於10月22日因脚肿而入院,直至31日才被验出确诊,经过8天抢救,於本月8日早上9时13分离世,成为全国第286名因染疫病逝的患者。

    母亲和病毒作战8天后不敌身亡,葬礼在没有亲属的陪同下进行。(图取自米拉面子书)

    柏马当感染群的其中一名巫裔患者米拉昨日透过面子书贴文叙述21天痛苦对抗疫情的经历时说,最令全家人伤心难过的是母亲(62岁)染疫离世后,在下葬当天,没有至亲到场送最后一程。家人至今也没到过母亲下葬的坟墓。

    她说,患有慢性肾病的母亲是在10月22日因脚肿而入院,直至10月31日,在深切治疗部接受插管呼吸的母亲,被测出患上新冠肺炎。

    “柏马当感染群从这里传起,我们不知母亲是从哪里感染,以及是谁传染给她。”

    母亲确诊后,送往槟城中央医院治疗,而在医院上班的兄嫂因有近距离接触,率先检测,之后证实确诊;米拉一家也在11月2日被卫生部指示到居林医院检测。

    “我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出现的症状也最严重,如咳嗽、反覆发烧、呕吐、胸痛如被捶打和呼吸困难,之后从居林医院送往亚罗士打苏丹后峇希雅医院治疗。”

    米拉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与病毒作战长达两周。(图取自米拉面子书)

    治疗过程中,米拉的体温维持在39度,缺氧、血红素跌至7g/dL,之后被转入深切治疗部,由于血氧量猛跌,医生甚至要通知她的丈夫,準备为她插管。

    “我当时哭求医生,我不要像母亲一样插管,我觉得我可战胜病毒。”

    直至11月6日,米拉的兄长也进了深切治疗部,和她的症状相同,而米拉的家人也一个接一个“阳”了,连姐姐的4个月大婴儿也确诊。

    母亲“作战”8天死亡

    米拉的母亲和病毒作战了8天,於11月8日早上9时13分离世,她是全国第286名因疫病逝的患者。

    “我知道母亲已经努力地撑着了,但已经没有力气在和病毒斗下去了,我知道母亲一定很累了。”

    最令米拉难过的是,他们全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到医院见母亲最后一面,因为全部已经在亚罗士打医院接受治疗。

    尽管丈夫和2名侄儿没有确诊,但必须隔离,因此母亲的葬礼,只能讬人处理,连母亲的坟墓都没得看,只能盼母亲安息。

    米拉探望臥病在床的62岁母亲。(图取自米拉面子书)

    针刺不到肉不知痛

    米拉在深切治疗部共躺了两周,天天和病毒作战,终于在11也16日得以转移到普通病房。

    “丈夫最初没有确诊,但第2次筛检结果还是阳了,只有2名免疫力强的侄儿逃过一劫。”

    米拉的兄长和兄嫂在周五(20日)已痊愈出院,而米拉和丈夫相信在周日(22日)就可出院了,至於其他家庭成员,因为是无症状感染,复原较快。

    针刺不到肉不知痛,经过这事,米拉深刻体验到新冠肺炎所带来的痛,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她希望每个人都能遵守标準作业程序,非必要不要外出,同时停止散播谣言及不要歧视病患。

    她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给患者精神上的支持,而不是透过捏造故事来加剧患者的精神压力。

    报导:刘峻宾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