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有工就先做 毕业生计划生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新冠肺炎◢ 有工就先做 毕业生计划生变

    (槟城2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至今未消,行动管制令使许多人不得不适应新常态,各行各业都面临不小冲击,应届毕业生们更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感到无所适从。



    《中国报》抽样采访5名来自韩江大学学院的应届毕业生,受访者们都坦言,疫情令他们毕业後的计划生变,原本计划继续升学或出国深造者考虑延迟;毕业後想直接出来工作的,则因不断攀升的失业率,而担忧能否在毕业後找到工作。

    疫情令失业率攀升,也令一些毕业生担心一毕业即失业。(档案照)

    对於疫情下,毕业生会否面对“毕业即失业”一事,多数的受访者都认为,在毕业生经验与技能不足的情况下,一些公司宁可选择留住原有职员。因此,应聘毕业生必须不断求上进,才能避免被社会淘汰。

    虽然如此,也有受访者直言,只要毕业生不选择工作,不要过於看重薪资等,还是能得到工作机会。

    5名受访者中,3人直言,基於目前市场经济不好,因此,毕业後只要找到工作就会先做,直到国家经济改善,才寻找与修读科系有关联的工作;另2名受访者希望毕业後,能从事与相关科系有关的工作。

    陈凯文(20岁,大众传播广播系)

    我想先找份工作赚钱,然後存到足够钱後,再继续深造。

    虽然如此,我也担心今年毕业後会找不到工作,因我需赚钱维持日常开销。如真的找不到工作,可能需要几个月靠存款过活。

    陈凯文(20岁,大众传播广播系)

    我认同现在的情况是毕业即失业,各行各业为减少开销就开始裁员,仅保留经验丰富丶工作效率高的员工。毕业生因无足够工作经验,再加上办事能力不受公司青睐,应该会有一段好长时间无法找到稳定工作。

    至於毕业後是否会投身广播系,我想我会先找到能赚取薪水的工作,等国家经济情况改善後,才会从事广播相关的行业。

    陈佳豪(20岁,大众传播公关系)

    我不否认毕业即失业,疫情快速恶化使市场就业机会减少。在职场上,以经验来说,毕业生已输了一大半。

    陈佳豪(20岁,大众传播公关系)

    我会考虑继续修读营销与品牌管理学士专业,但因为疫情,我无法面对面寻求谘询。

    但这并非毕业生止步不前的绊脚石,我们有足够时间去学习,开拓自身视野经验, 时间就是资本。我会选择与科系相关的职业。

    李佳彬(20岁,中文系)

    我想到南京大学继续深造,但开学日却是明年9月,所以我会先回柔佛找补习中心的工作。

    比起就业困难,我目前更担心毕业论文是否被批准,以及能否顺利毕业。

    李佳彬(20岁,中文系

    我希望疫情尽快缓和,明年可顺利出国深造。我原计划12月末毕业後,明年初到新加坡找份兼职,但以目前情况来看只能在柔佛工作,直到开学前才赴中国深造。

    我觉得现在的确是毕业即失业,很多人认为文凭在手就能走天下,但拥有技能和经验才不怕找不到工作。

    身为大学生,除了不断追求更多知识,也要提高技能并积累经验,有了素质能力丶良好职业道德与思想观念,才能应对社会上的竞争。

    何秉阳(22岁,大众传播新闻系)

    我会继续修读学士学位。

    受疫情影响很多公司裁员,毕业後未必能找到工作,即使有也未必是属意的职业或职位。

    何秉阳(22岁,大众传播新闻系)

    我原想毕业後先工作1丶2年,累积职场经验才继续升学,但疫情导致就业困难,因此我现在计划毕业後继续深造。

    我认为,有一些年轻人不知自身能力不足,对薪资也有极大要求,导致好的工作找不到,苦的工作不想做,才会应验毕业即失业。另外,毕业生不了解理想职业,对未来的路感到迷茫,才会一直找不到工作。

    我认为行行出状元,无论未来从事哪个行业,最重要职场上发挥自身才能,对社会作出贡献,不排斥选择与科系无关职业。

    陈欣淇 (20岁,大众传播广播系)

    我偏向毕业後继续升学,但家里经济会使事情有变数,还得看申请奖学金能否成功,因此,我或会先工作赚取基本学费。

    陈欣淇 (20岁,大众传播广播系)

    我觉得国内经济情况好转,不担心公司招聘减少,但薪资丶奖励或补贴会不比从前,与其担忧不如顺其自然。我是职场新手,薪水上多少会吃亏,还是本着学习心态,申请进入属意公司。

    我不认同毕业即失业,很多人“选择工作”才失业。目前适合我或我想要从事的工作很难找,现在最重要是累计经验,至少能让履历表好看些。

    报导/摄影:李琪雯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