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借50万 留下两句话后失踪 儿子被大耳窿追债 直言扛不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父借50万 留下两句话后失踪 儿子被大耳窿追债 直言扛不起

    (槟城23日讯)“我不知道要死还是不死。死也害到你们,不死也害到你们。”



    华裔中年男子以儿子名义向大耳窿借贷50万令吉后失踪,只留下上述2句话给儿子,如今大耳窿找上儿子催还债,儿子坦言“这笔款项我还不起”!

    (摄影:纪允贤)

    新街鸿记竹升云吞面业者谭俊颍(26岁)指出,其父亲在1周前,留下手机及摩哆钥匙后失踪,但在2天前却有大耳窿找上门讨债,还放话若2天内不还钱,将会每天上门骚扰,让他无法做生意。

    他说,由於父亲已被判入穷籍,因此有关云吞面店是在他名义下向大马公司委员会(SSM)注册,但一直都是由父亲在经营,他是在去年3月的行动管制令期间,才回到店铺帮忙。

    “那时候我一看到店铺的账目,就知道是入不敷出,我觉得父亲可能是向大耳窿借钱来周转。”

    谭俊颍(左)已针对父亲失踪及大耳窿上门讨债一事,前往警局报案,右为王松富。

    他指出,那时候父亲有经营3家店铺,除了云吞面店外,还有拉面店及中餐厅。

    他说,他目前已将中餐厅及拉面店结业,只希望专心打理云吞面店,但却遇上大耳窿上门讨债。

    他今日在槟城前进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王松富协助下,召开记者会。

    鸿记竹升云吞面在槟岛非常着名,有不少报章曾经报导。

    他指出,据他所知,父亲有向约10组大耳窿借钱,最大笔的贷款是17万令吉,而且除了大耳窿,父亲也拖欠销售与服务税(SST)约15万令吉,以及员工的薪水。

    他说,父亲所拖欠的sst款项他可以慢慢还,但拖欠大耳窿的50万令吉他是真的扛不下了,希望大耳窿不要来干扰其母亲及老婆孩子。

    “我是不想他(父亲)死,但我也无法扛起他的债务。”

    新街鸿记竹升云吞面原是注册在谭俊颍名下,但之前是由父亲在经营。

    谭俊颍:父亲并非首次欠债后失踪

    谭俊颍指出,其父亲并非首次欠债后失踪,过去也试过失踪2次,但最後还是有回来还债。

    他说,父亲这次是以他的商业注册证书向大耳窿借钱,因此大耳窿才会找上云吞面店。

    谭俊颍希望大耳窿不要骚扰他与家人,让他好好做生意。

    “其中1组大耳窿上门来大小声,直言只给我2天时间筹钱还债,也有一些大耳窿是上门找不到父亲后,提醒我若父亲有与我联络的话,要告知父亲大耳窿找他。”

    他说,他没能力替父亲处理大耳窿的事情,希望父亲可以出面自行处理。

    另一方面,王松富希望谭俊颍父亲可以回来交代及厘清所有问题,也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毕竟谭俊颍还年轻,也需要做生意。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