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O 2.0◢ 我们不能倒 你们不要跑 医护人员吁 过年勿趴趴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MCO 2.0◢ 我们不能倒 你们不要跑 医护人员吁 过年勿趴趴走

    (槟城3日讯)“我们保护好自己,你们也一样,团圆饭,下次再吃,好吗?”



    槟城中央医院新冠肺炎小组其中4名成员,在该院传染疾病科顾问医生及传染病控制单位主任曹定思安排下,接受《中国报》访问。

    他们是林永泉(32岁,耳鼻喉科医生)、辜君毅(31岁,门诊科医生)、洪萍萍(38岁,传染疾病科医生)以及黄斌贤(49岁 ,传染疾病科高级顾问医生)。

    摄影/剪接:纪允贤

    他们呼吁大众,无论行动管制令是否延长,都应就地过年,不要返乡、群聚等。

    其中,洪萍萍就说,她与丈夫,今年不会回家吃团圆饭。

    “家婆特别吩咐,不要回去,其实,我们家与家婆家,只有5分钟车程距离,我们也不回去。”

    洪萍萍问道,难道还要继续让孩子上网课吗?

    她认为,团圆饭每年都有得吃,不需要在这疫情中的新年,趴趴走回家吃。

    “若大家都这么做,我们何时才能吃一餐真正安心的团圆饭?”

    她也坦言,本身是2个孩子的妈妈,作为一个母亲,实在不想孩子继续上网课。

    “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校园,过他们应该过的童年?我真心希望,大家都守SOP,度过疫情。”

    此外,黄斌贤也说,本身的家乡在怡保,就算行动管制令不延长,也不会回家乡过年。

    “家里双亲年迈,万一他们感染病毒怎么办?”

    黄斌贤今年不回怡保,就地过年。

    她说,可以透过视讯,与家人一起吃团圆饭,过个不一样的新年,最重要待在家,勿群聚。

    另外,林永泉和辜君毅俩人也提到,医护人员的工作,充满危险及挑战,但他们不能倒下,他们更需要保护好自己。

    “如果我们倒下,谁要照顾病人?”

    不是隔离患者就完事

    辜君毅说,医生的工作,不是让新冠肺炎患者隔离后就完事。

    “许多人以为,我们把病人送去隔离,就可以‘摇脚’,那是不对的。”

    辜君毅分享到,不守SOP,可能会害到“无辜”的人。

    他说,医生必须每天巡房,检查病人血压、血糖、血氧饱和度等,确保病情没有恶化。

    “我们也会开出抗炎药、类固醇等药物,必须照顾以及观察病人的情况等。”

    他也说,若患者病情严重,必须进入加护病房,医生则更要加紧留意患者情况。

    “我们必须穿上动力送风过滤式呼吸器套装(PAPR)才能进入加护病房,这是最高级别的防护服,可在内部供应氧气,有需要15到20分钟,并在旁人帮忙下,才能穿好。”

    槟城中央医院新冠肺炎小组的4名华裔医生,祝贺众人新年快乐,也不忘叮咛一定要守SOP,不要趴趴走!左起为辜君毅、黄斌贤、洪萍萍和林永泉。

    医护人员不是送餐员

    洪萍萍坦言,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何外人不能送食物给医院隔离中心的新冠肺炎患者。

    “你们要医护人员帮忙交食物给患者,你要我们当送餐员,还是当医生?”

    她说,如果每个患者都要求医护人员帮忙领食物、送食物,那么原本已非常忙碌的医护人员,就会更加忙。

    “若有关食物不适合患者,导致患者食物中毒,该怎么办?”

    她也提到,医生有许多病人要看,但患者的家属却不断来电询问病情如何,这难免会造成影响。

    “家属早上问、下午又问,要知道,患者不会只隔一段时间就好起来的。”

    不需神化医护人员 也不该恶意批评

    洪萍萍说,面对新冠肺炎病例不断上升,以及公众责怪医护人员一事,感到遗憾,而这也影响医护人员的士气。

    她认为,公众不需要把医护人员神化,同时也不应该恶意地批评。

    “这是我们的本分及工作,而公众可以做的,就是遵守SOP。”

    辜君毅也说,曾在巴刹看到许多公众未遵守SOP,口罩也没戴好,他对民众缺乏危机意识一事,感到很失望。

    同时,林永泉也说,人们想要“自由”而不把口罩戴好,结果患病时才来后悔求医。

    “把口罩拉下,可以得到短暂的‘舒服’及‘自由’,但试问自己,要短暂的不自由,还是要在染病后才后悔?”

    他说,遵守SOP,是为了自己、家人;人们要自律地遵守,而不是政府说要遵守才遵守。

    面子书患者分享 未能反映实情

    林永泉说,常有新冠肺炎患者在面子书上分享经历,但这并不能反映新冠肺炎的严重性,以及染病后的实情。

    “人们会以为,患病也不过如此,进去医院住10天就可以出来。但事实上,若患者病情严重,是连拿电话的力气都没有、呼吸会很困难,更别说上面子书贴文。”

    林永泉说,常有新冠肺炎患者在面子书上分享经历,但这并不能反映新冠肺炎的严重性。

    他坦言,会在面子书上分享经历者,大都病情不严重,处于新冠肺炎第一或第二阶段。

    “如果是年长的患者,可能就得进入加护病房,严重的话也有生命的危险。”

    他劝告大众,勿轻视新冠肺炎所带来的危害。

    连医生也怕医生

    洪萍萍说,在新冠肺炎爆发后,许多人难免会对医护人员投以异样眼光、感到害怕等,甚至连当医生的,也会害怕。

    她分享到,曾经带儿子去诊所看病,当她告知相关医生,本身来自新冠肺炎小组后,对方吓一大跳。

    “那医生坐在椅子,往后退开一段距离,问我:‘你安全吗?’。”

    她坦言,许多人,甚至是同行,也不一定了解他们。

    此外,林永泉则说,民众害怕医护人员,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他们知道病毒可怕,坏事则是他们的观念错误。”

    他解释,医护人员,尤其是新冠肺炎小组的成员,更加警惕病毒。

    “我们的工作环境,迫使我们必须小心,其实,我认为医院更安全。”

    守SOP不害人害己

    辜君毅叮咛人们,一定要守SOP,否则可能害到无辜的人。他分享到,医院里有“无辜”的病人染病,结果无法见家人最后一面。

    “一名入院数周的病人,突然一天确诊新冠肺炎,我们怀疑,可能是探访的亲友,传染病毒给对方。”

    “结果,同房的病人也相继感染,包括一名已命危的病人。”

    他说,相关病人接着被送入加护病房,最终也无法与家人见最后一面。

    此外,林永泉说,目前医院每个部门都有一定人手,被调到新冠肺炎小组,因此各部门人手是相当紧。

    因此,他希望病人不要隐瞒病情,否则把病毒传染给医护人员,将导致整个部门瘫痪。

    “一旦有医护人员染病,其他医护人员也要隔离,那么谁要来看病人?我们可不能倒下!”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