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女生厕所遭流浪汉性骚扰 警方拒报案 要事主原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女生厕所遭流浪汉性骚扰 警方拒报案 要事主原谅

    (槟城22日讯)年轻女子在光大如厕时,遭吸毒的流浪汉性骚扰,她去警局报案时,警方竟拒绝接受事主投报,且建议事主原谅对方,因为流浪汉是无家可归的人。



    非政府组织“城市生活志工”(Urban Life Volunteers)昨日在面子书专页发帖,揭发此事。

    据知,华裔女子在光大2楼如厕被流浪汉性骚扰事件,于本月15日(上周五)下午2时发生。她放声大喊求助后,流浪汉立刻逃跑。

    (拍摄:陈紫凌)

    这名友族老翁,被指在厕所性骚扰女性。

    事后,女事主通知光大保安人员,保安也成功逮住该名流浪汉,并交给警方处理。但警方拒绝接受事主报案。

    帖文也指,数名在光大工作的女性也指面对类似问题,曾遭流浪汉性骚扰,并已向槟州发展机构(PDC)管理部门投诉,但没有进一步行动。光大一些保安员也无视此类投诉,他们同情流浪汉。

    前往光大2楼厕所的方向,虽有装置闭路电视,但起不了阻吓作用,流浪汉常闯入女厕。

    该组织创办人莎拉阿都拉今午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当时该名被性骚扰的华裔事主去百大年路警局报案,但有关警员竟然拒绝接受事主报案,对方指涉嫌性骚扰的流浪汉这么老了,又没有身分证,不要浪费时间报案。

    “若执法单位不愿履行职责,如何能遏制犯罪行为?所以近期光大女厕,频频发生类似女性被流浪汉性骚扰及偷窥事件。”

    窃贼会从隔壁厕所格伸手过来偷去民众的手提袋,因为马桶上的架子已被拆除。

    她说,早前另名女子也曾遭遇类似性骚扰,当时警方也给了相同建议。

    她希望有关受害事主尽快联络她,以便知道是哪位警员拒绝接受投报,她将针对该警员拒绝接受民众投报的行为报案,要求警方采取对付行动。

    光大2楼厕所使用行动感应灯,若无人经过则没亮灯,显得昏暗。

    她也会在收集更齐全资料后,向槟州总警长投诉此事。

    针对被指警员拒绝接受民众报案一事,东北县警区主任苏菲安受询时回应说,警方将针对此事发文告。

    常有流浪汉在光大四周溜达,尤其是马来亚银行前。

    女职员不敢独自上厕所

    流浪汉聚集光大问题没解决,如今还进一步扩大。过去数月,有不少流浪汉闯入光大女厕性骚扰女性民众,并滥用厕所吸毒,且偷窃如厕者的手提包,附近商店职员怕到不敢独自上厕所。

    城市生活志工创办人莎拉阿都拉说,该组织经过调查统计后,发现光大巴士车站附近一带,有超过89名流浪汉在该处餐风露宿,且流浪汉人数与日俱增,带来各种安全隐忧和卫生问题。

    光大巴士车站,是流浪汉的“家”,每天都有流浪汉聚集在该处。

    她说,该组织早前也抽样向部分流浪汉了解情况,大多数流浪汉非无家可归,因为懒惰不做工而放弃家人。他们享受不工作的“自由”,免费食物,通过乞讨轻松赚钱。

    她说,在光大的女商家也透露,很多民众不敢在光大巴士车站乘搭巴士,因为该处有一批具攻击性的流浪汉。

    一名在光大2楼商店工作的女职员今早告诉记者,她不敢独自如厕,通常会找同事结伴上厕所,否则就是步行去远一点,及灯光较亮的厕所,以策安全。

    光大2楼女厕治安亮红灯,近期有流浪汉闯入吸毒、性骚扰女性及偷窃财物。

    她说,前阵子2楼厕所换上行动感应的灯光,有人进出经过灯光才会亮,否则从远处看很昏暗。

    她说,数月前,有民众的手提包被偷,偷窃者是从隔壁厕所格伸手过来偷窃,所以现在马桶上的架子已被拆,避免窃贼有机可趁。

    流浪汉Jio朋友在女厕吸毒

    流浪汉常常闯入女厕吸毒,且呼朋唤友结伴开“吸毒派对”,待在厕所内数小时以上。

    莎拉阿都拉指出,根据光大清洁工人和其他光大职员,该名向警方投报清洁主管打人的流浪汉,是一名吸毒者。

    她说,该流浪汉时常到光大2楼女厕吸毒,清洁主管屡次警告,但对方当耳边风。

    她指出,光大管理层接获投诉后,也没采取行动,流浪汉因此变本加厉,导致女厕近期频频发生偷窥及性骚扰事件。

    “清洁员工形容出现在光大的流浪汉具有攻击性,且涉及破坏行为。”

    她说,许多在光大上班的女职员,不敢使用2楼女厕。

    彭文宝:我不曾发言

    槟州环境与福利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指出,他并没接获槟州发展机构(PDC)的投报,该非政府组织也把他之前的发言“断章取义”,套用在此流浪汉闯入女厕课题上,这对他有欠公平。

    根据“城市生活志工”面子书的帖文,内容指槟州发展机构,已将此事汇报通知负责槟州环境及福利委员会的彭文宝及槟州福利局,但他们没有进一步行动。

    该组织于本月10日向彭文宝及福利局反映,有关光大商家面对流浪汉骚扰的问题,但槟福利局指除非得到彭文宝指示,否则不能行动。而彭文宝则声称他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直到明年流浪汉收容所启用。

    针对这段留言,彭文宝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他不曾针对流浪汉闯女厕课题发言,也没接获PDC的投报。

    “我与莎拉在很久以前针对三轮车课题曾交涉,但近期并没有,她的发言对我有欠公平。”

    他也说,光大一带真正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不多,每天聚集在光大流浪闲坐的人,多数有家庭家人。

    PDC:需各造合作解决问题

    “不能把问题,归咎于权力有限的槟州发展机构管理层。”

    针对近期发生在光大的殴打及性骚扰事件,槟州发展机构总执行长拿督莫哈末峇吉指出,光大一带流浪汉及吸毒者带来的骚扰问题,需尽速解决。

    他告诉《珍珠快讯》,此问题需从更大的范围进行研究,包括与槟州福利局、光大州议员及警方展开合作,寻找解决方案并探讨问题为何会发生,而不能仅将问题归咎于权力有限的槟州发展机构管理层( PDC Setia Urus)。

    “无可否认,殴打事件的人是PDC清洁主管,且殴打事件是不对,且不应发生,但此问题被有心人故意夸大。”

    他说,人们必须了解光大四周的流浪汉涉及吸毒、破坏、偷窃,在女厕性骚扰等。

    他希望位于崔耀才路的流浪汉庇护所落成启用后,能够解决至少一半的问题。

    郑来兴:要求保安加强巡逻

    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指出,周四(21日)他已向槟州发展机构管理部门询问,证实光大厕所性骚扰事件曾发生。他也就此事要求光大保安加强巡逻次数,并也致函给东北县警区,要求警方加强光大的站点。

    他说,之前光大厕所是有收费的,有人负责“看守”厕所,也可间接避免类似性骚扰的事件发生。但后来因民众投诉,就取消收费制度,变成该厕所无人站岗。

    他说,由于光大范围非常大,而保安人数也有限,但此事件上光大保安员确有捉住肇事流浪汉,至于警方接下来要如何处理此事,则交由警方去调查。

    “管制令期间许多店家没开门营业,若有更多店家入驻光大,吸引更多人潮前来,相信会减少类似的事件发生。”

    他说,厕所性骚扰事件已多年未发生,去年有接到吸毒者在厕所吸毒的投诉,当时已向警方反映。

    布施食物给流浪汉 好心做坏事

    莎拉阿都拉指出,慈善组织持续到光大分派食物给流浪汉,只会让槟岛流浪汉情况继续恶化,因为这间接鼓励流浪汉继续在光大一带餐风露宿过日子。

    她说,流浪汉每次用餐后,剩余的食物、装饰物的塑料袋、塑料器皿等,都被随意丢弃,引发卫生问题。

    她呼吁要到光大布施食物的慈善组织或个人,应与Anjung Singgah槟岛流浪汉收容所合作,制定食物分配计划,避免造成浪费,但至今没下文。

    她提及,光大商家也向该组织投诉,指流浪汉是个大麻烦,有时流浪汉会偷窃该店的货品。

    她说,清洁员工也投诉吸毒的流浪汉将吸毒工具及塑料袋丢进马桶,导致马桶阻塞。

    报导/摄影:陈紫凌

    ↓↓更多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