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O◢ 顾客选择不堂食 多打包食物 少打包茶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CMCO◢ 顾客选择不堂食 多打包食物 少打包茶水

    (槟城20日讯)顾客不堂食,打包食物少买饮料,传统咖啡店茶水生意减半,自3月迄今,槟州已有将近20%店面关闭或转手。



    《中国报》记者日前走访市区内的咖啡店,受访业者皆指,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之下,营业时间只能到晚上10时,因此店家必须在9时左右就开始收拾,且晚上的顾客也不多,因此影响挺大。

    槟城福州咖啡商公会副主席张君余坦言,该会旗下共有200多名会员,若情况再持续恶化,恐怕会有10%的店面因负担不了,而撑不下去。

    在CMCO之下的SOP,茶室内的桌子只允许两人同桌。
    莺罗茶室在疫情期间有4个档口退租,所幸后来再次成功招租。


    他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访时说,业者最大的负担是租金,但由于传统咖啡店属小本生意,就算亏本可能也不会亏太多。

    “我都会尽量劝告会员,继续撑下去,因为面对这样的经济状况,并不单只是大马,而是全球、各行各业的人士,尤其是那些已经经营几十年的老店,若就此关闭,实在是很可惜。”

    他坦言,现在的局势,亏本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部分老店可能已经积累一定的名气,所以开店可能还会有些许生意,还不至于亏本,最多是少赚一些。

    成都茶室其中一个档口退租了,至今尚未找到小贩接手。
    就算正值午餐时间,也只有少数顾客选择堂食。


    “多数传统咖啡店都已经做了几十年的生意,现在若休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倒不如继续开店,能赚一点是一点。”

    他说,在CMCO之下,晚市生意可能比较差,至少减少40%至50%,大概晚上8时开始,街上的人潮就不多,业者也会选择尽早收拾,以免触犯标准作业程序( SOP),而引来罚单。

    业者怎么说

    莺罗茶室业者黄家德(35岁)

    我是专做茶水及售卖面包及早餐类,但现在很少人会来吃早餐,生意下降60%,而且多数顾客都只是前来打包食物。

    虽然我们会前去招徕生意,但并非所有顾客都会打包茶水。

    我的店内共有8个档口,在3月至6月期间,其中4档退租,后来7月成功招租,这才成功为我“止血”,至少不必空置档口。

    我在疫情期间,也有向屋主要求租金减半,一旦我的租金获得折扣,我也会体谅小贩,给予档租折扣,毕竟在这段时间,唯有互相扶持才能继续维持生计。

    成都茶室老板娘林太太(37岁)

    现在没有外坡客,也没外国客,只剩下本地人,但本地人又碍于CMCO,无法跨县,因此生意大幅度下滑,至少减少70%。

    现阶段不少人都尽量选择打包,就算堂食也未必会点饮料,一般都是以填饱肚子为主,茶水生意受影响很大。

    我的店内其中有一档在疫情期间退租,现在想要招徕小贩,也没有什么人愿意租下,只能暂时悬空。

    新月宫茶餐室负责人宁健(35岁)

    我店内的茶水生意少了80%左右,以前我们这一带都是以晚市生意为主,但现在CMCO营业时间限制,晚上都会提早关门,且也不多人出门用餐。

    以前晚市生意人潮大概有70%,早市生意只占30%,但现在情况翻转,早市生意反而占70%。

    汕头街附近属于商业区,所以还是有不少顾客会特地来打包茶水,但相较以往,确实逊色不少。

    愉园茶室业者陈忠锦(62岁,右)

    我除了经营茶室,也是槟榔律煎蕊档的东主,早前我的茶室主要是做游客生意,在复苏期行动管制令(RMCO)时期,也可以做外坡游客生意,但进入CMCO阶段,就连本地人生意也做不了,生意下降70%。

    槟榔律这一带属于游客区,游客在附近逛累了,也会进来茶室喝饮料,因此也带动生意量,但现在完全没有游客,只能依靠本地熟客前来捧场。

    我的茶室内共有6个档口,目前有2个档口暂时不营业,但并没有退租。茶室内共有10几名工人,目前暂时不需要那么多人同时工作,所以我只好让每名工人每周多休息一天,减少人手,但并没有裁员。

    报导/摄影:蔡凯盈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