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威武大士爷金身 纸扎师傅心血作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庄严威武大士爷金身 纸扎师傅心血作品

    (大山脚19日讯)每年庆赞中元,各街区都能看到令人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庄严威武的大士爷纸扎金身,这些神圣作品,都是一班纸扎师傅日夜赶工的心血。



    大山脚武拉必村,有一班师承自大山脚已故著名纸扎师傅李长春的师傅们,在清明节过后,就开始投身于制作大士爷纸扎金身的工作,忙足5个月。
      

    余国光(左)及石宪润(右),都是拥有10多20年经验的纸扎师傅,制作大士爷金身对他们来说,得心应手。
    在捆绑竹皮时,必须使用韧性较高的日本纸。
    一名师傅坐在地上,绑制大士爷金身肚子部分的骨架。
    大士爷金身脸部在上色后,更显威严。

    今年也一样,这班纸扎师傅将为全国各地的盂兰胜会组织,制作约20尊大士爷纸扎金身,北马最大的27尺7寸高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大士爷金身,也是出自他们的手艺。
      
    从购买原料如上万根的竹皮、彩色皱纸、绑制骨架模型、粘上色纸、装上装饰,一点都不马虎。由于都是经验丰富的师傅,在制作大士爷纸扎金身过程中,都不需要依靠草图。
      
    这班师傅包括李长春的女儿兼师姐李少卿、女婿兼师兄兼黄财旺,以及两名师弟余国光及石宪润。最资浅的石宪润,也已有15年经验。
      
    余国光说,去年的大山脚大士爷金身是27尺5寸高,今年则增多2寸。此纸扎金身已在制作中,如此高大的金身,前后需耗时一个月半才能完成。
      
    他说,也有几尊大士爷金身是“上山下海”,包括两尊金身必须“坐船”渡海送至浮罗交怡,以及有一尊金身必须上山送去金马伦。
      
    “我们制作的大士爷金身,最低是从3尺左起,此次有3尊3尺高的大士爷金身制作。”
     
    值得一提的是,师傅们每年在制作大士爷金身时,都会得到一班村民的热心义务相助,使工作进行得更顺利。

    制作大士爷金身,需要用到大量的竹皮。
    还未上色的大士爷金身脸部。
    已经贴上部分色纸,但仍未完成的大士爷金身脸部。
    一名师傅为大士爷金身的脸部上色。
    在制作金身骨架时,必须使用麻将纸打底。

    父亲时代延用至今56年

    李少卿说,其已故父亲曾告知,他们制作的大士爷纸扎金身造型,早期是根据从中国传来的图片制作,从其父亲时代开始延用至今,已有56年历史。

    “出自我们手艺的大士爷金身,造型都大同小异,但也会应各区盂兰胜会组织的要求,在大士爷金身的颜色搭配上作出调整,会有蓝色,青色及红色等。”

    纸扎骏马,也是配合庆赞中元所用。
    师承已故著名纸扎师傅李长春的班底,所制作的大士爷纸扎金身,用色调配细腻。
    黄财旺对几近完成的大山脚大士爷金身脸部,感到相当满意。

    “此外,大士爷金身手持令牌、幢幡或火珠,也会应各区盂兰胜会组织的要求而制。”

    询及制作大士爷金身有何禁忌时,她笑称,只要大家诚心诚意,心平气和把金身做好,那就行。大士爷保佑,他们每年都顺利完成。

    欢迎年轻人学手艺

    传承多年的纸扎手艺,需要寻找接班人。

    李少卿说,他们欢迎年轻人到来学习这门手艺,也乐意教导。

    “曾有两名10多岁的孩子,对纸扎手艺很有兴趣,并在制作大士爷金身时前来协助,我们都有给予教导。”

    “我并不强迫孩子们一定要接手,就好像我父亲当年也没强迫要我们接手,一切就随缘吧。当然,我的孩子们,现在有时间也是会帮忙。”

    询及是否会把这门手艺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她笑说,虽然有朋友曾建议过,但他们本身没去考虑过,只想把大士爷金身做好。

    彩色皱纸货源减少

    李少卿透露,今年来自中国的彩色皱纸货源减少,如果来年面对缺货问题,或许需要寻找其它替代的材料。

    她说,彩色皱纸是制作大士爷金身装饰的材料,但今年在采购时,发现货源较少。

    李少卿手中提着的大士爷金身装饰,都是使用来自中国的彩色皱纸制作。

    “除了平时进货的店家,我们也有到其它店家询问,发现都是一样面对彩色皱纸减少的问题。”

    她说,他们已未雨绸缪,交代店家来年要先订购。如果真的缺货,可能需要寻找其它适合的替代材料。


    报导/摄影:陈明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