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拨款引水 反而建升旗山吊缆 社进:本末倒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拨款引水 反而建升旗山吊缆 社进:本末倒置

    (槟城22日讯)社会前进阵线发起人郑雨周说,再过6年槟州可能面对缺水,但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并未见拨款给“霹雳河生水引入槟城计划”(SPRWTS),反之非紧急项目的升旗山空中吊缆却获1亿令吉,有点本末倒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说,槟州供水机构已多次警告,根据2009年完成的“槟州至2050年饮用水供应大蓝图研究”,槟州赖以供水的吉打州慕达河,将在2025年面对生水供应饱和,槟州须另辟途径,开发生水来源,否则陷入缺水困境。

    “如今距离2025年只有6年,霹雳河生水引入槟城计划,尚未有具体落实时间表。”

    蔡倡蔚(左起)及郑雨周,促槟州及中央政府积极行动,解决2025年槟州生水供应紧张挑战。

    他与另一名发起人蔡倡蔚,今日在光大4楼槟供水机构外召开记者会,促槟州政府公布霹雳河引水进展丶时间表及面对的挑战。

    他说,除了人口增加提高水源消耗,升旗山上的发展相信会使水源更紧张,加上若开展南岛填海及斯里丹绒槟榔第二期填海的完工,额外增加的人口将造成槟城水源紧张,霹雳州运水情况更为严峻紧迫。

    另外,郑雨周提到,在槟吉边境甘榜哥慕邦(Kampung Kemumbong)河岸的1.8英亩地,沦为非法垃圾场,造成河流面对污染威胁,已对槟州水源发出警讯。

    他说,槟州政府不能掉以轻心,是时候“硬起来”,促使吉州政府加强监督执法,以免槟州人民被逼要喝“脏水”。

    他也说,慕达河是槟州主要生水来源,可是全长204公里进入慕达河河口的河流,却面对污染威胁,除了已知的非法垃圾场可能出现废水浸渗入河,上游也面对各种潜在污染,如家禽业丶棕油业排放污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