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趴走】 威中稻田 好风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趴趴走】 威中稻田 好风光!

    (大山脚23日讯)日出,曙光微露,你若身处督坤山脚下的广袤田野间,那是什麽样的一种感受?



    早晨太阳在山后初升,勾勒出山景轮廓,照映萦绕山间、覆盖山顶未退的晨雾,呈一幕朝气蓬勃,田野没有光害,天微亮之时,抬头可见清晰星空。

    这座位于威中柏马当尼蒙路旁的水稻,长久以来与督坤山衬托著彼此的美,不同的耕种时期,展现不同的田野风光,插秧前后的稻田水面形成“天空之镜”,处处可见漂亮倒影,稻米生长后一片绿油油,收成前化为遍地金黄,届时处处又是景。

    拍摄:罗健杰

    穿梭稻田间的小径,是稻农到田里作业的道路,也是附近甘榜和住宅区居民跑步、骑脚车的好去处,晨运者远离城嚣人声,享受独乐乐的滋味。

    高巴三万河灌溉滋养著稻田,早晨流水潺潺,村民在旁钓鱼,稻田吸引了以螺类为食的一大群钳嘴鹳,助稻农除害——以上,是身处早晨田野间的感受。

    日出勾勒出督坤山的轮廓,使山景倒映在这片稻田水面上。
    早晨云雾变幻莫测,晨雾时而漂浮在大山脚市区上空,形成漂亮景色。

    槟州的稻田,主要座落在威省,其中又以威中、威北为主要地区,从威中的峇东埔至威北,而威中的稻田区,因与督坤山、日出形成一线,有了以上赏景的先决条件。

    本报记者早前摄下“阴晴两半”的景象,乌云大雨逐渐将督坤山“吞没”。

    美景,不一定只在早晨;晴天的午后,偶尔乌云“大军压境”,大雨降在远处,也能欣赏到壮观的“阴晴两半”景象。

    清晨时分的督坤山,倒映在这面稻田水面上。
    稻农在大太阳底下犁田时,稻田水面如天空之镜,倒映则是督坤山影。

    据向村民了解,田间只有一辆车宽度的小径,可通柏玛当尼蒙路、高巴三万、督依隆、柏马当拉哇(马石油油站旁)及峇东埔路(玛拉工艺大学前),四通八达。

    据了解,如以柏马当尼蒙路为分界开始,至稻田与山脚隔著的甘榜丹那烈和古鲁花园,此稻田区面积估计9平方公里。

    早晨的太阳光线从后照耀天空和大地,民众在乡间小道上晨运。
    有人为跑步前来,有人为钓鱼而来。
    村民在穿梭稻田的小径裡晨运,其后为一大群的鹳。
    鹳群在稻田间觅食,帮助稻农除掉有害的螺类。
    清晨的星光清晰可见,此为本报记者长时曝光拍摄。
    引水进田的渠道,分隔开幼苗和准备犁田播种的田区,远处清楚可见槟岛的高山。

    槟每公顷稻米 平均收成最多

    槟州虽是全马第二小的州属,但稻米收成在全国却是数一数二。

    座落在稻田中央的村屋,乍看下像间“漂浮屋”。

    较早前,槟州农业及农基工业委员会主席阿菲夫就曾披露,槟州去年每公顷稻田收成达5.428吨,比去年全国平均值4.19吨还高,也较其他州属高,未来更是要放眼达到6吨目标。

    稻田进行收割后,两台收割机静置在稻田间。
    稻秧沾满了早晨露珠。
    民众在稻农用于作业的稻田小径上跑步。

    据了解,槟州现有1万3850名稻农,根据资料,槟州有1万2782公顷稻田,其中有97.57%或1万2472万公顷稻田是在威省。

    由于稻田属“粮仓”贡献重地及当地农民所有,前往稻田区,建议徒步进入,务必顾及自身安全及照顾四周环境整洁,勿留垃圾,禁止“下田”践踏破坏稻农心血。

    报导/摄影:罗健杰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