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 女书记感谢前线人员 DIY数百防护面罩 献医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行动管制◢ 女书记感谢前线人员 DIY数百防护面罩 献医院

    (槟城13日讯)女书记DIY数百个防护面罩,先后送去4家政府医院及诊所,她所製作的防护面罩,获院方採用和肯定,还发信给她作为“通行证”,好让她在管制令期间,载送面罩时通行无阻。



    这位在律师楼任职女书记的卢秀娥,两年前因父亲住院,在医院照料父亲一个多月期间,每天目睹医护人员无私付出;而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她想要在自己能力之内,为前线医护人员做点事。

    浮罗医院前线医护人员,穿上世界卢氏秘书处赠送的防护衣,及卢秀娥製作的防护面罩。
    卢秀娥製作防护面罩期间,自己不断试戴,以改良作品。

    有心者事竟成,因为在律师楼的工作也包括负责订购文具,刚好替公司进了一批钉装透明胶片(binding cover)约200片,还来不及交上公司就遇上管制令,她于是把这些材料,自己再买点海绵,製起防护面罩来。

    卢秀娥接受《中国》电访时说,拿来製防护面罩的透明钉装胶片,就当是她自己订的货,海绵也没有多少钱,她每天在家慢慢做,开了个头,身边朋友知道后,也纷纷捐来材料。

    “我只是一个书记,经济也不是很好,后来朋友们帮忙买材料给我,我就一直做下去。其实,我最期望是不需要再做了,那意味著疫情好转了。”

    卢秀娥是在管制令实施初期,在家看到面书,有义工团体DIY防护面罩,于是自己研究起来。

    “起初製作遇到问题时,我通过面子书请教对方再不断改善,自己不断试戴,成功完成第一批防护面罩后,我联络槟城中央医院公关部,说明要捐献面罩并安排交付时间。”

    儘管疫情当前,卢秀娥为了製作面罩,还是得出外寻找一些需要用到的材料,每次做好一批就自己开车送去医院。

    她说,院方担心她运送面罩时遇路障,发了一封信给她作为通行证。

    卢秀娥将製好的防护面罩一批批送去医院和诊所,还会在袋子上写上“感谢前线人员”的寄语。

    製作前做好消毒措施

    卢秀娥说,她起初也担心自己製作的防护面罩,是不是真的帮助到医护人员,直至被院方採用后,她有信心继续製作,先后捐献给了槟城中央医院、浮罗医院、大路后政府诊所及大路后临终者病房。

    她也说,每次开工製作前,她都会先洗乾淨双手、戴上口罩、消毒桌子和所需的工具消毒。

    询及前后花了多少钱在製作面罩上,卢秀娥说,她也没有认真去计算,但其实每片DIY防护面罩的成本很低而已,大约1令吉50仙至1令吉80仙。

    卢秀娥来自槟岛浮罗山背,她目前居住在大路后,早年曾当过记者,她在面子书也分享DIY防护面罩的过程和点滴。

    她说,最大的心愿是疫情快点好转,大家可以早点复工,她也可以早点工作有收入。

    卢秀娥每次自己开车送防护面罩去医院,图为她送面罩去大路后的临终者病房。
    海绵是用来贴在额头,好让医护人员长时间戴著,也不会不舒服。

    暖举反被嘲笑

    卢秀娥将DIY防护面罩的製作,分享到面子书,有网友嘲笑她“无知”的以为,海绵可以防毒。

    “其实海绵不是拿来防毒的,是用来贴在额头,好让医护人员长时间戴著,也不会不舒服。”

    她说,每片防护面罩医护人员一般会戴上4小时,所以必须确保戴得舒适。

    她也分享,经过不断改善的过程,她发现最理想的透明胶片厚度是0.18毫米,戴上后依然视觉清晰,长时间看也不会头晕。

    “之前试过用2毫米厚度的胶片,但因为太厚视觉不够清晰,而且在医院灯光照射下,医护人员会感觉晕。”

    卢秀娥(左)在3月尾,移交100个防护面罩给浮罗医院。
    卢志明(左2)日前代表世界卢氏秘书处,移交捐赠103套医用防护衣,和2000个医用口罩予浮罗医院。

    感召世卢捐物资

    卢秀娥的义举获得迴响,号召到世界卢氏秘书处,也捐赠103套医用防护衣,及2000个医用口罩予浮罗政府医院。

    卢秀娥说,雪隆范阳卢氏宗亲会会长卢志明是无意中,浏览面子书看到她的分享,也知道她左手因一场交通意外后不灵活,但还是继续製作面罩而被打动。

    她说,卢会长便联络上世卢秘书处商讨捐赠事宜,之后通过她穿针引线下,连同理事卢海佳及会员卢仕荣三人,亲自开车从吉隆坡北上槟城,赠物资给浮罗医院。以上移交仪式在公正党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都阿、槟岛市议员陈伟俊和地方领袖江友霞等见证下午进行。

    报导:陈丽玉
    图片皆取自卢秀娥面子书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