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孔肯雅症暂无药可医 患者全身疼痛 无法行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基孔肯雅症暂无药可医 患者全身疼痛 无法行动

    (槟城17日讯)“我大概吃药3、4天后,才慢慢可以走路,但手脚的关节还是会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亚依淡花园组屋一家咖​​啡店老板娘司徒慧芬(54岁)说,她是在今年5月8日患上基孔肯雅症,刚开始患病时,全身疼痛,痛起来根本无法走路。

    她说,她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根本没离开过住家范围,最多就是前往打枪埔巴刹或附近的美食中心,而附近邻居也有人患上基孔肯雅症。

    东北县卫生局在亚依淡花园组屋外挂放横幅,提醒民众要销毁黑斑蚊繁殖地。

    她指出,现在她都会提高意识,也开始使用防蚊喷雾等,对环境卫生也会更加注意。

    升旗山国会议员黄汉伟,及该小组与槟岛市政厅、居民协会代表等人,今早一同展开例常巡查,也在组屋附近及打枪埔巴刹,派发宣导小册子及灭蚊药,以教育民众提高照顾环境卫生的意识时这么说。司徒慧芬在接过黄汉伟派发的宣导小册子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这么说。

    槟州卫生局虫媒传染病小组(Vektor)副主任黄汉辉医生说,黑斑蚊可以带来多种蚊症,包括基孔肯雅症、兹卡症、骨痛热症等,而每只黑斑蚊至少可以在400公尺的范围内传播病毒,活跃时间大约在清晨6时至9时及傍晚5至8时。

    司徒慧芬(左起)向黄汉伟及黄汉辉诉说自己的病痛经历。

    他说,基孔肯雅症暂时无药可医,而目前槟州的基孔肯雅症病例暂时还受控,多数病例都集中在东北县,尚未传播至其他县区。

    他指出,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少场所都暂时空置,无人管理,继而可能会造成蚊虫滋生的温床,因此希望民众能定期清理积水。

    “卫生局每周都会派员到热点地区喷洒药雾,及检查住家附近是否有蚊虫滋生。”

    另外,针对一家中文报报导有一华裔男子死於基孔症,黄汉辉受询时说,他已跟中央医院及私人医院了解,至今,槟没有基孔症的死亡案例。

    黄汉伟(左2)一行人前往亚依淡花园展开例常巡查。

    民众受促保持 住家环境卫生

    升旗山区国会议员黄汉伟指出,截至6月6日(周六)为止,打枪埔附近的亚依淡花园组屋,已累计11宗基孔肯雅症病例及22宗骨痛热症病例。

    黄汉伟(左)向打枪埔巴刹的小贩,宣导防范黑斑蚊的重要性。

    “亚依淡花园组屋共有6座组屋,约有500个单位,在这面积不太大的组屋里,竟然也有那么多病例,因此希望居民可以提高防范意识。”

    他说,蚊症肆虐,民众受促提高警惕,保持住家环境卫生,时刻检查屋外是否有积水,以免沦为黑斑蚊繁殖地。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