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患脑炎 幸遇良医 双亲大赞政府医院很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儿患脑炎 幸遇良医 双亲大赞政府医院很棒

    (威南8日讯)孩子患日本脑炎,获政府医院医生良好的救治,让华裔夫妻扭转对政府医院的错误印象。

    日本脑炎卷土重来,9岁男童陈凌飞于上个月,在槟城中央医院治疗15天,从孩子发烧意识不清到注射第一支针后,逐渐好转,让陈成俊夫妻俩对该院的医疗水平,越来越信服。

    陈成俊(43岁)及锺春雁(43岁)夫妻同为补习老师,昨午在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拜访两人位于爪夷光明园住家时,细述幼子当时的病况。



    吴俊益(右起)拜访及慰问陈成俊丶锺春雁夫妻及他们的幼子。

    陈成俊说,凌飞是家中幼子,起初发烧及不停呕吐。他们次日怕孩子脱水而送去南华医院治疗,接着孩子便开始出现其他症状,如一站起来就头痛丶没法说话丶双眼无神,问他10多句他只回应一句,一直睡觉等。

    “当时医生认为是类似脑炎的病(非日本脑炎),生病第5天便通过其他管道介绍前往槟城中央医院。”

    “中央医院真的很好,从一开始很着急担忧,来到中央医院才一两小时,就缓解了。医生透过MRI就鉴定是日本脑炎,便马上注射药物,并让儿子睡觉及使脑部休息。”

    “因为日本脑炎病毒会攻击脑部,造成全身肌肉紧缩不能动弹,医生注射药物后,才几小时就出现好转迹象。”

    他促请家长们多注意,孩子若出现和凌飞一样的情况,就要赶快送往政府医院治疗。 #

    政府医院医生有医德

    陈成俊说,凌飞在中央医院加护病房待了8天,才转入普通病房7天。每天都有数批各专科医生带实习医生轮流检查,包括脑科丶肺部到血液科等,每次检查都很仔细,不会敷衍塞责。

    孩子患日本脑炎,获槟城中央医院医生良好的救治,让陈成俊夫妇扭转对政府医院的错误印象。

    “那些年轻医生待在病房里,全程注意病人们,只要病人一有症状,就能马上注意,较后一个电话,就有数个专科医生来检查。”

    “遇到这麽可怕的事情,在最担心忧虑的时候,看到这麽多专科医生诊疗,先别说资深医生,单单是那些年轻医生,一看就知道孩子什麽事,突然间我们就对孩子有了信心。”

    他说,过去认为厉害的医生会前往私人医院的错误观念,真的要改。以前对政府医院没信心,这次完全扭转了他们的看法,更别说其设备崭新齐全。

    “我们在医院里看到,各种病况的病人进出频繁,有的是脑出血,也有一个月大婴儿病患。很多来自其他州属各地的小儿科紧急病例,都会进中央医院治疗。孩子的病房10个床位,几乎天天爆满。”

    他补充,就算孩子出院回到家,那些专科医生也会致电他了解情况。

    孩子在加护病房期间,他夫妻俩几乎24小时轮流待在病房守候,以防院方要找家长交代事项,如注射药物等。而院方会包他们三餐。 #

    入院全过程 印象空白

    陈成俊说,凌飞痊愈后,几乎看不出有任何后遗症,与健康的人无异,真的很幸运。不过,对本身生病的整个过程,孩子完全没有印象。

    “他的印象,是在出院的最后一天,之前的是一片空白。”

    “虽然孩子已康复,却还得继续物理治疗等。他在加护病房第二天,躺在床上,院方就已派人帮他物理治疗。”

    他相信正因如此,孩子才会好得很快,从起初能张开眼睛,一两天后能小幅度动动手,动动头部,到能翻身,再慢慢的能坐起来。

    “孩子在加护病房醒来首日,问他知不知道妈咪,他似乎不太能分辨,他的脸僵硬也没法做出动作,吞口水也不能,只会抹口水。”

    他说,虽然如此,孩子的复原情况快,几乎几小时一大变,几小时一大惊喜,让他们越来越放心。

    医生也在出院前交代,孩子若头痛丶不要睡觉,就得马上回医院检查。因此,早前他们回医院检查,却误传病情复发。 #

    开口第一句话要妈妈

    “凌飞在中央医院住了10多天,嘴巴才开始说出第一句话。”

    锺春雁说,孩子讲了第一句话后,就一直讲个不停。

    陈成俊说,孩子一能讲话,就说“打给妈咪,我要她!”

    他说,当时,孩子用颤抖的手握着手机,挣扎很久,才艰难的在WhatsApp语音信息留言。

    “不过,他能讲话,却还不会笑,回到家才突然笑起来。”#

    全家注射日本脑炎疫苗

    陈成俊说,凌飞会患日本脑炎,皆因小时候没注射日本脑炎疫苗,所以经过此事后,除了凌飞有打针,他夫妻俩和其他孩子通通在附近诊所注射疫苗。

    锺春雁说,孩子小时候是在政府医院检查及注射疫苗,他们不清楚得额外注射日本脑炎疫苗。

    吴俊益也说,他的孩子幼时已被交代必须注射日本脑炎疫苗,尤其是医生知道他住在新邦安拔后,更是特别交代,凡是靠近养猪的地方就必须要打针。

    他补充,当初光明园及爪夷横街有卫生局喷蚊雾,引发当地人恐慌,皆因当地从没出现黑斑蚊及蚊症。那时他才被当局告知,发生日本脑炎病例。

    “光明园靠近山区树林,山水不绝,而传染日本脑炎病毒的库蚊则是生存在树林。”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