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清不是 “罗丝玛第二” 林吉祥冀媳妇不被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周玉清不是 “罗丝玛第二” 林吉祥冀媳妇不被控

    (槟城8日讯)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说,其媳妇周玉清的房子找不到上亿令吉的货币和金银珠宝,为何有人要把周玉清描绘成“罗丝玛第二”?



    他说,迫害政敌但祸不及家人,如目标是其儿子(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不该针对林冠英的家人,针对林冠英太太和孩子的行动必须马上停止。

    他公开吁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丶总检察长丹斯里依德鲁斯哈伦丶反贪污委员会,维持我国公共生活尊严与道德底线,撤销即将提控其媳妇周玉清的洗黑钱罪名。

    摄影:纪允贤

    他今午在槟州行动党总部召开声援林冠英的记者上会,这麽说。

    他说,昨日得悉周玉清也被反贪会逮捕,震惊不已,乍看之下还以为犯下那些和毒品走私丶恐怖主义融资丶以及贪渎有关的滔天大案,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林吉祥哽咽说,认识周玉清30年了,去对方的房子翻箱倒柜,找不到1万2000件珠宝首饰珍藏,如2200枚戒指丶1400条项链丶2100支手镯丶2800对耳环丶1600枚胸针丶14件头冠丶423只腕表(包括劳力士丶萧邦及Richard Mille等名牌)丶234副名牌太阳眼镜(如Versace和卡地亚)丶主要有72个牌子的567个奢侈名牌包(如香奈儿丶Prada丶Versace丶Bijan丶KWANPEN和Judith Leiber,272个爱马仕铂金包,或总值1亿1600万令吉的各国货币。

    槟州行动党声援林冠英,前左起林秀琴丶倪可汉丶林吉祥丶曹观友丶沈志强及雷尔。

    “为什麽有人要把周玉清,描绘成罗丝玛第二?”

    他暂且不评论有关案件,让律师为周玉清辩护,重要的是,该案所提及的周玉清,根本不是他认识了30年的周玉清。

    得悉周玉清被逮捕 林吉祥震惊

    “我相信我的儿子从没有要求丶更没有收受贿赂,因为无论是他身上还是银行户口,都没发现任何贪污得来的钱财。”

    林吉祥说,针对冠英这宗贪污控状中,竟然没提及任何收受贿赂的金额数字,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10%未来收益。

    林冠英儿子林炜凯(左起)丶林吉祥和女儿林慧英,声援林冠英。

    “我一点都不意外执法当局逮捕丶提控冠英的做法,目的是打击他的政治精神,和他上次挺身捍卫一名未成年马来少女尊严,导致入狱一年并被褫夺国会议员资格的做法如出一辙。

    他说,冠英被捕和提控之际,他回想其个人从1965年至2020年,横跨三个世代的政治生涯。

    “当我不顾家人朋友反对,1965年决定投身政治,打造一个更美好马来西亚时,我从没想过,55年的政治斗争却是再度看到冠英,面对另一场审讯与折难。”

    他说,意志力差一点的人,恐怕在冠英於1998年至1999年受拘在加影监狱时,就已经崩溃了。

    “我也必须承认,冠英坐牢的那一年,是我人生最糟糕的12个月。他人在加影监狱的那段日子,要比我1969年丶1987年二度在《内安法令》下被囚的时候,更难熬。”

    林冠英儿子林炜凯为爷爷林吉祥,戴好口罩。

    他提到媳妇周玉清说,当得悉她也被反贪会逮捕,并在“反洗钱及反恐怖主义融资法令”下被提控上北海法庭,他震惊不已。

    “乍看之下,还以为她在槟城犯下那些和毒品走私丶恐怖主义融资和贪污的滔天大案,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他说,媳妇是一名贤妻良母丶一名律师,退休前是马六甲州议员,让他更引以为傲的是,尽管工作上的压力如山大,媳妇却依然照顾着冠英,带大其四名孙子女。

    提控事件目的 动摇人民对火箭信心


    行动党副财政倪可汉相信全国大选很快到来,林冠英与周玉清夫妇被提控事件的目的,是动摇人民对行动党的信心,继而动摇行动党在大选的选票。

    “我也曾经成为受害者,12年前被指控收取吉兰丹土地(以交换霹雳大臣职),那时靠近大选,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令我流失选票。”

    林吉祥提到媳妇被提控时,声音哽咽起来。

    他也相信林冠英与周玉清被提控,是国盟政府要制造一个印象,即行动党领袖也与巫统和国阵领袖如纳吉夫妇一样贪污。

    他说,从作为律师的观点,林冠英的控状基础很弱,

    因此他呼吁人民支持林冠英,因为林冠英是在捍卫人民,捍卫公正。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