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槟霹边界4花园水患频传 家家设门槛 原子泥也“断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槟霹边界4花园水患频传 家家设门槛 原子泥也“断货”

    (威南10日讯)高渊4个水患黑区常年逢豪雨必灾,每年至少淹一两次;为了防止积水淹入屋,保守估计,超过50%居民都在住家前后门及厕所门口,增建1、2尺高水泥门槛,或用原子泥搭木板门槛等!



    有关水患黑区包括高渊柏卡卡园、吉祥园、市边园及Taman Transkrian,受害居民超过300户。当中以市边园最严重,面对水患长达30年。

    连斯里安邦岸社委黄庆造也饱受水患之苦,他家所在的整条巷,家家户户都设高水泥或木板门槛,他更在后门及厕所连搭三座门槛做双重保险。

    除了后门,黄庆造也在屋内增设第二座门槛,做双重保险。

    “虽然如此,碰到大水湧来,再高的门槛也挡不住水湧入屋。”

    他说,原子泥配木板堪称当地最廉价的“治水神器”,是当地最畅销的货品,每一户都会准备一块原子泥,可用它把木板黏在前后门挡水。他9月去杂货店购买,还被告知“断货”了。

    “虽然一块原子泥不过几块钱,很便宜,但它也只能支撑几个月,由软变硬就要扔掉及更新。”

    黄庆造在厕所及后门都设了门槛。

    作为当地华社代表,他自10年前起担任社委后,接到的水患投诉多不胜数,偏偏汇报上去却不见任何改善,一堆的官员及市议员来看过,也不能解决,久而久之,当地居民心灰意冷,看见他就大骂“叫你们做你们都不能做”,他也无计可施。

    他说,直到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领养”双溪亚齐区,区内民生问题获得关注及解决后,居民的态度和语气才见好转,变得有礼貌,看到他还会竖拇指喊赞,他也做得更有信心。

    涨潮加豪雨 低洼区最怕

    黄庆造说,在低洼区,特別是市边园的Lintang Merpati和Jln. Merpati,以及水泵站周围几条巷,一旦涨潮时期下豪雨,短短一小时后就会淹水,一小时后连路都看不见!

    “就算是非低洼区,每年也有一两次淹入屋情况,水高约4、5寸高。”

    水患黑区的居民,很多会在前后门增设2尺高门槛。

    他说,若是一般降雨,积水也会淹过马路,偶尔来不及排出会突发水患,但雨一停就很快排出积水。

    他透露,高渊区国会议员拿督曼梳上任后,也曾提升当地抽水泵站及挖深柏卡卡园的大排水道,却只能舒缓一阵,水患之后也捲土重来。

    他希望当局能再次提升抽水泵站,并寻找长期方案解决问题。

    吴俊益领养2个多月 解决逾70宗民生

    黄庆造说,自双溪亚齐区州议员祖基菲退出公正黨及希盟后,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7月起“领养”双溪亚齐区,在短短2个多月,对方就帮居民解决了大大小小超过70宗民生问题。

    “吴俊益第一次来柏卡卡园拿督公庙,与我们会谈交流,当场就著手针对各项民生问题,要求有相关单位一一解决。”

    市边园是水患黑区,特別是低洼区逢豪雨必灾,下雨一小时后就开始淹水。

    他说,至於高渊柏卡卡园、吉祥园、市边园及Taman Transkrian这四个黑区,水患源头虽然找到了,可惜因槟霹交界问题迟迟无法解决。

    “直到一个月前再次淹水时,我和议员助理巡视灾区,并找到一个缓解方案改善问题。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何校长:淹了30年

    市边园Lintang Merpati居民何校长说,他这一带淹水淹了20、30年,居民们都会自己搭高门槛,阻挡积水湧入屋子。

    何校长对着黄庆造等人竖拇指讚好。

    “倘若再挡不住积水的话,我就要关闭整个后门挡水了!”

    他看到黄庆造等人雨中巡视灾区,也对他们竖拇指讚好。

    报导/摄影:陈绣郿

    ↓↓↓更多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