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掠夺老翁 想要有个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遭掠夺老翁 想要有个家

    (槟城22日讯)日前在轮椅上遭掠夺的华裔老翁,原是一名舵手,去年下船时滑倒,盆骨受伤难以行动而失去生计,自此与伴侣流落街头,白天行乞,晚上露宿小贩档口。



    这名老翁林进球(66岁)是于本月14日早上,在大街路头坐在轮椅歇息,被一男子假借讨烟丶买烟为名,趋近后抢夺其斜挎包,老翁奋力抵抗而被猛击脸部,左右眼皆需缝针。

    本报记者今早找到这位老翁时,他正和同龄伴侣吴仪珍,在姓氏桥的咖啡店吃早餐,并告诉记者左眼和右眼各缝了4针,伤势已有好转。

    (摄影/剪接:纪允贤)

    林进球和吴仪珍两老相依为命,晚上就在姓氏桥的一个开放式小贩档口露宿。
    林进球和吴仪珍同甘共苦,两老希望早日有个地方落脚。

    他受访时说,本身与同龄伴侣吴仪珍相依为命,两人同甘共苦,好坏也是一餐,倒是希望尽早申请到人民组屋,有地方冲凉和休息就很满足。

    “我来自姓林桥,年轻时以摆渡为生,后来转当舵手,开船载送货轮职员,也做过工地杂工,多年来都单身。”

    他告诉记者,几年前到安顺游玩时,遇到了当地人吴仪珍,两人决定往后作伴,便带她回槟城生活;当时他还有工作,虽然收入不多,但还有能力租房间。

    他说,直至他盆骨受伤后,他无法负担4000令吉手术费,自此行动困难无法工作,没有能力租房间,才迫於无奈行乞,晚上两人在姓氏桥的一个开放式小贩档口,开躺椅睡觉。

    “那里是四面通风,但下雨时会溅雨,太大雨的话我们就不能睡了,眼光光到天亮,所以希望能尽早申请到人民组屋。”

    他说,人民组屋月租100令吉,本身和伴侣每月各获福利局援助金,尚有能力支付,但无法负担在外面租房间。

    两老每晚开躺椅睡觉,吴仪珍每早负责折起躺椅收在一旁。

    心有馀悸

    “我当时怕到无法出声,一直有人喊的打抢OKU(残疾人士)的人啊!”

    吴仪珍回想林进球被掠夺的情况时,仍心有馀悸。虽然瘦小又害怕,但事发时她奋不顾身与掠夺匪拉扯。

    林进球说,他当时也是很害怕,幸好掠夺匪当时只是徒手来抢夺,若持有刀子,他就死定了。

    他感谢当时及时喝住抢夺匪的一名派报员,吓退对方还帮忙打电话报警。

    他说,过去很多好心人帮助过他,包括行动党议员为他找到人,赞助电动轮椅,一些咖啡店业者也好心,让他免费充电。

    林进球获得善心人赞助电动轮椅,之前的普通轮椅,吴仪珍推了很吃力。

    烟瘾重拒住老人院

    林进球说,他和吴仪珍每天清晨5时起身,因为档口要开档了,傍晚6时后才回来休息,中午就去椰脚街观音亭乞讨,下午有时会去咖啡店休息,充电电动轮椅。

    他说,至於洗澡洗衣,两人下午在观音亭旁的神龛冲凉洗漱和洗衣,衣服拿到遇劫的大街,铺在椅子上晒乾,顺便在那里歇息。

    他也说,曾有人协助安排两人入住老人院,但本身烟瘾重,拒绝入住。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