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马疫急◢  女小贩确诊至病逝 没见最后一面 家属最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北马疫急◢  女小贩确诊至病逝 没见最后一面 家属最痛....

    (槟城28日讯)“人终有一死,但最痛和难过的是,我们见不到至亲最后一面,来不及说再见,只有说不完的遗憾。”



    大英义学园巴刹73岁女小贩本月初确诊,本月25日不幸病重逝世。因是新冠肺炎患者,避免被感染,事后死者家属无法依据一般华人传统习俗为亲人治丧,且尸体必须立刻火化处理。

    这种“不一样”的身后事处理和告别方式,带给家人不一样的伤痛,家属实在难以承受这种悲痛与遗憾,但也只能无奈接受残酷事实。

    73岁老妇(左)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本月25日病逝。右者是其孙女。

    死者女儿陈女士首度开腔谈及丧母之痛,字字句句仍难以释怀。而今槟城疫情仍持续扩散中,确诊病例一直上升,她希望家有老人的民众,在这非常时期要好好照顾长辈,老人家抵抗力弱,不要让他们随意出外,避免感染病毒。

    陈女士今午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生离死别是人间常事,但她们家人真的难以接受无法好好送别母亲,无法为母亲办理身后事,见母亲最后一面,更无法说再见。

    她指出,母亲当小贩卖辣椒酱已有40多年,母亲与一些老人家一样固执,有些老人家喜欢每天逛巴刹,而母亲则坚持要天天开档做生意,担心老顾客买不到其辣椒酱。

    “疫情严重时,我们家人曾劝母亲待在家休息一阵子,但母亲拒绝,坚持要做生意。”

    她说,母亲本月9日感染新冠肺炎入院,一直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后,他们家人无法探望,母亲25日早上离世后,他们同样无法见母亲一面。

    她指出,母亲遗体被送往医院太平间后,院方仅允许一名家属代表(哥哥)认尸,之后就送往火化场直接火化。

    “母亲死后从瞻仰遗容丶领尸丶火化等程序都与常人有别,这种不一样的告别方式,真的很痛。”

    尸体火化 只能远处观望

    老妇遗体火化当天,只有一名家属代表能站在不远处,其他家属只能站在远处观望。

    陈女士说,母亲遗体送往峇都眼东火化场火化时,卫生局人员有在场监督,而负责料理母亲后事的寿板店员工,他们皆穿上防护服,全副武装抬棺材。

    她说,寿板店员工在母亲遗体送入火化炉后,也立刻进行全身消毒。

    她指出,当时是哥哥代表站在火化炉不远处的篱笆外,目睹火化过程,她和其他家人站得更远,这种截然不同的料理身后事方式,让家人很悲痛和无奈。

    她说,母亲将于下周二(1日)早上进行捡骨灰仪式,家人希望届时可以依照一般身后事料理方式,不要再“不一样”了。

    陈氏说,一般丧府可以治丧3或5日,在丧礼期间诵经做功德,但这些他们都做不到给母亲。

    “所以这7天内,我们会做布施丶放生,回向给母亲。”

    确诊后即挥手示意家人离开

    老妇被医生告知感染新冠肺炎后,立刻向当天送她入院的孙女和女儿挥手,示意她们快点离开,似乎担心亲人再接触她恐被感染。

    陈女士说,母亲入院当天是本月9日,那也是家人们最后一次看到母亲。

    她说,母亲确诊前没任何咳嗽丶发烧等症状,仅感全身乏力,呼吸有点不顺畅,当时他们家人都以为是老人病。

    她说,母亲非常敬业乐业,9日早上母亲仍照常在巴刹做生意,直到收档后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女儿及妹妹于下午才载母亲入院看医生,结果检测后呈阳性。

    “新冠肺炎病毒看不见,但又无所不在,我们也不懂谁是感染者,至今我们也不清楚母亲为何被感染,母亲除了去巴刹摆摊,就是在家。”

    她提及,与母亲同住的哥哥也是确诊者,但他已康复出院。当时送母亲入院的女儿及其妹妹,并没被感染。

    顾客慨叹再也吃不到熟悉味道

    而今巴刹虽已重开,但老顾客慨叹再也吃不到老妇亲手调制的辣椒酱,吃不到那个记忆中的味道。

    陈女士指出,母亲在大英义巴刹做生意多年,与常光顾的街坊居民,都已成了老朋友,有深厚感情。

    她说,这些老顾客接获母亲病逝消息后,纷纷致电给她,给予慰问,同时感叹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调配的辣椒酱。

    她也说,哥哥也是小贩,在母亲摊档对面卖豆干豆芽。哥哥本身也会调制辣椒酱,所以他会接手母亲的辣椒酱料摊档,继续经营下去。

    “至於哥哥调制的辣椒酱味道,是否与母亲一模一样,暂不得而知,因哥哥会在料理好母亲身后事后,才重开摊档做生意。”

    女儿写信诉心中情

    另外,陈女士也写了一封告别信给母亲,倾诉来不及道别的悲痛与遗憾。

    陈女士写下一封告别信给母亲,倾诉无法为母亲料理身后事及好好道别的痛苦。

    原文如下:

    妈走了!真正让我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带着各种想做却来不及做,不能做的遗憾,走向人生的道路。

    爸啊!妈妈昨天已经解脱病痛,奔向您怀抱了!您接到了妈妈吗?爸啊!你牵着妈妈的手了吗?

    生为儿女,我们来不及向妈妈道别,见不着妈妈最後一面,更无法为妈妈料理身后事。

    天啊!这是何等无奈,令人痛苦,让人悲哀啊!

    我们都明白,我们也知道,妈妈不是一般的病患者。

    妈妈身后事的料理方式也截然不同,我们心里的痛苦,谁人能明白?要向谁诉说?

    眼前,我们虽然无法忍受妈妈的离去,也得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爸啊!十年了,我们对您的思念,始终不能忘怀。突然间,妈妈也离我们而去了。

    爸啊!接到妈妈后,尽情尽兴享受两人世界吧!

    妈啊!从今以后,您不要再为我们操心了!

    让菩萨迎接你们到极乐世界去吧!永怀感恩的心思念你们,爱你们。

    报导:陈紫凌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