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借钱 癌父被吸血阿窿缠上 二度泼红漆 邻居车屋遭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儿借钱 癌父被吸血阿窿缠上 二度泼红漆 邻居车屋遭殃

    (威南18日讯)儿借四组阿窿共8000令吉,癌父代儿还清债务,无奈其中一组“阿窿诈骗团”不满足,声称借2500令吉,每天需付900令吉利息,更以恐吓及流氓讨债,泼漆砸车镜骚扰对方邻居,行径猖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此流氓式“讨债”事故於今日凌晨4时,在新邦安拔怡兰园第二期住宅区发生。

    (拍摄:陈绣郿)

    被指“欠债”的洪家,也连累隔邻的巴鲁家和黄家,共有3辆轿车被泼红漆,其中黄氏的车泊在路旁,被砸破车窗及红漆倒满车前座。

    对方还不罢休,更挑拨离间留字,“洪XX,欠钱还钱!!!这只是一个警告!下次就汽油弹!!!”,企图引发洪家与邻里间的冲突纠纷,逼迫洪氏乖乖就范,还胆大的留下联络号码,似乎不怕被查。

    头戴面罩钢盔的凶徒,周五凌晨4时在洪家外泼红漆。
    阿窿向洪家(右边)“追债”,累及隔壁邻居的巴鲁家及黄家屋子丶车子被泼红漆。

    据洪家门外闭路电视画面显示,当时一名身穿红色T恤和及膝裤的男子,头戴面罩钢盔,独骑摩哆来到黄先生的车旁,先贴三张有恐吓留言的纸,再朝这三家泼两大罐红漆,漆罐分别丢在洪家门前及黄氏轿车的车座。

    洪先生通过闭路电视发觉情况后,拨电联系邻居,但后者没接听,便联系警方及新邦安拔治安醒觉公会主席吴振成求助。

    洪家的前庭被泼满红漆,据悉,洪先生周四才刚清理完一周前被泼的红漆。

    洪先生向记者说,这阿窿诈骗团在上周曾泼一次红漆,但基於他已还清债务,也刚完成化疗,身体虚弱,实在没有太多精力理会对方。岂料对方不死心,还泼第二次漆及搞破坏。

    “我觉得泼漆的是同一人,因为衣服也一样。”

    癌父保护家人 与儿断绝父子关系

    洪先生(54岁)身患舌癌第二期,多月来在妻子陪伴下做化疗艰辛抗癌,可惜又遇上离家出走3年的24岁不肖子欠债,牵扯出一连串事故,让他痛下决定“断绝父子关系”!

    他略带哽咽的说,妻子这几个月陪着他很辛苦,年迈母亲也已90多岁,还有一个在读大学生女儿,他不能因为儿子的关系,让家人受伤害,留下遗憾。

    凶徒在洪家外泼漆,并留言恫言下次抛汽油弹。

    “儿子原本人好好的,却不知何故突然变了性格,也不对家人真诚的说话。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讲真话。”

    洪先生的儿子借4组阿窿共8000令吉,他知道后在姐弟帮忙下还清债务。

    “然而,其中一组阿窿频频改变主意,不但借2500令吉实收1500令吉,当他们还完债后,对方又指已过期了,狮子开大口要求洪先生每天付利息900令吉。”

    因担心对方没完没了的索钱,洪先生便去报警,希望警方能加强巡逻,保护市民安全。

    欠债儿子离家出走3年

    洪先生说,24岁儿子离家出走3年了,他没法劝告及控制儿子的行为,唯今之计只能断绝关系。

    他说,其母亲最疼爱这个孙子,面对断绝关系这一抉择,他希望能慢慢让老人家接受。

    “我希望,他未来在外再发生什麽事,就不要再找我们了。”

    “断绝关系是为大家好,我还有其他亲人,我这三四个月做化疗,我妻子每天陪我,已经很累,我很担心她的安全。

    他说,儿子已经长大了,总该要为自己负责,希望他未来能好好做人。

    他也感谢身边的亲戚好友给予他鼓励及支持,让他能继续撑下去。

    别人欠债 邻居破财

    别人欠债,邻居破财,更不敢驾着被泼红漆的轿车出门,就怕别人误会他们!

    遭殃的邻居巴鲁家有两辆车及地面丶篱笆门被泼了红漆,巴鲁夫妇俩分别是讲师及老师,无法驾车去学校,大呼倒霉。

    黄氏的轿车停在路旁,被凶徒砸破车窗泼红漆,还留字挑拨离间。
    凶徒将漆罐丢在黄氏车子的车座上,车内都是红漆。

    据吴振成估算,要清洗轿车及屋子的红漆,约计要花费8000令吉左右。

    黄先生则说,这红漆被泼很冤枉,车子严重被破坏,但若是卖掉就没代步车用了。

    吴振成促警 清扫“阿窿诈骗团”

    新邦安拔治安醒觉公会主席吴振成怒斥,为了钱不择手段丶不顾道义的“阿窿诈骗团”,希望警察总长关注此事。

    他解释,市面上阿窿有三类,前两类会跟足章程丶讲江湖道义,他们有正当执照,当欠债人跑路,对方只向欠债人追债,不会向其父母讨债,只要还完钱就清数。

    洪先生(左起)向吴振成叙述事件的来龙去脉。

    “如今来的是第三类,用野蛮吸血式讨钱手法,譬如泼红漆。只要看到欠债人能还钱,就不择手段,恐吓逼迫对方给钱,就算还完债务也得给钱。”

    他说,事主一直给钱不是办法,唯有勇敢地站出来举报对方(报警),让警方做工,别让这类“阿窿诈骗团”继续危害他人。

    “就像洪先生,明明还完钱了,还一直被勒索丶被追债,没完没了。”

    他说,这些阿窿诈骗团会不停恐吓事主给钱,先拨电再泼漆,像吸血鬼那样缠着事主不放,逼迫到事主天天给钱,而且利息款额也很高,不像其他阿窿只取20%。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