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友人摩哆入境涉贩毒 华青上诉成功 逃过死刑获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借友人摩哆入境涉贩毒 华青上诉成功 逃过死刑获释  

    (槟城11日讯)向友人借摩哆与女友到新加坡郊游,却被发现摩哆藏有冰毒被判死刑的华青马周武,上诉成功,成为新国首个因贩毒被判绞刑,在上诉中无罪释放的案例。

    马周武(译音,38岁),来自高渊双溪亚齐,他今日回到槟城。



    马周武回到槟城与家人相聚。 (取自马新社)

    他说,那年10月份是其一生中最长的日子,53个月的监禁改变了他生活。

    他获得新加坡上诉法院宣判无罪后,成为焦点人物,如今他飞抵槟城,接受隔离。本周末,他将与亲人团聚。

    他今日接受“自由今日大马”电访时说,他仍然不相信自己的痛苦终于结束。

    他回忆起被捕的那一天,以及后来在新加坡的监禁和在死囚牢房的日子。

    “当我走出监狱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已自由。当拿到手机的时候,我感觉到真正的自由。”。

    “我想忘掉这一切。我也不希望这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请不要再问我这件事了,因为它只会打开更多的伤口。”

    2017年,马周武得知他的朋友,即有关借他摩哆车车主,因携带毒品被捕,并被控持有涉毒用具。对方在2018年被判处7年监禁。

    马氏说,他在樟宜监狱,生活很艰难,但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勇敢。

    “但在我的心里,我感到沉沦,悲伤。我强迫自己感到快乐,因为死囚区里的其他人,不知何故看起来也很快乐。”

    马周武去年农历新年,被新国高庭宣判死刑,随后上诉。

    而在本月2日,新加坡上诉法院3名法官组成的陪审团,以2对1票,宣判马氏无罪释放。

    至于其女友在被扣留一年后已被释放。

    为省钱 弃车借摩哆入境

    马周武讲述他从13岁起就辍学,一直靠打零工谋生。 2014年,他搬到柔佛河,找到一份司机工作,在堤道上运送新鲜农产品。他也曾在新加坡卖榴梿。

    后来,他在一家知名的新加坡公司做搬运工。 34岁时,他住在柔佛士古来,每天出差上班,省吃俭用。

    2016年10月的某一天,他和33岁的女友计划去新加坡郊游。他还计划会见一位朋友,归还几天前借的一个行动电源。

    讵料他的摩哆坏了,他俩就从士古来开车,到他朋友的柔佛新山家。

    为了节省开支,他借了朋友的摩哆去新加坡。

    他记得,当时他很高兴能省下一大笔钱,因为一辆摩哆的过路费只有4新元(12令吉26仙),而开车只需35新元(约105令吉)。

    他穿过堤道接受新加坡海关定期检查,然而,当值班警官在摩哆发现近500克结晶状的冰毒。这些冰毒被分为4个更小的包裹,市价值估计为89000新元(约27万2936令吉)。

    遇上佛心律师 不离不弃

    马周武记得有一次,其律师王修洪从新加坡高等法院获得为期3天的出狱津贴,这样他就可以庆祝农历新年。

    他说,那3天是苦乐参半。他参观岛上的许多旅游景点——这是他作为一个自由人从未做过的事——他还给家人打了一个视频电话。

    马氏说,他非常感谢王修洪律师,为自己的获释进行4年的无偿斗争。不久前,后者给他买了一部手机时,马氏几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王修洪说,他很高兴能为马周武提供服务。在马氏获释后,他也为对方安排入住酒店,提供零用钱和食物。

    “我要保护无辜。这是新加坡首例因贩毒被判死刑的人上诉无罪的案件。充其量,我们通常会看到类似案件被减为有期徒刑。”

    根据报导,在樟宜机场登机口,马周武向王修洪鞠躬,表露无尽谢意。

    只想展开新生活

      
    马周武现在只想与家人展开新生活,忘掉过去的事。

    他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目前尚未有任何计划,包括工作,他必须先隔离,才计划接下来的事。

    他周四(11日)早上9时25分抵达槟城国际机场,并见到父亲马亚峇(71岁,译音)及妹妹马秀仪(28岁,译音),之后再到酒店隔离。

    谈及家人的感受,他说,父母不想提起那段黑暗往事,只是感恩法庭判他无罪。

    “我可以接受媒体访问,只不过不大想家人受访,不过,父亲也说,人回来就好,其它往事不重要。”

    他坦言,本身如今就像个新生婴儿,一切事物都是新的,但同时也感到伤心,因离开新加坡的朋友,尤其是一直以来支持及帮忙他的律师王修洪。

    另外,马秀仪说,一家人很开心,等不及与哥哥团聚。

    “我们很开心,要知道,逃过新加坡的绞刑,是不容易的。”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