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檀香寺推丧亲关怀专线 带您直面悲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檀香寺推丧亲关怀专线 带您直面悲伤

    (槟城19日讯)人生中,第一次直面死亡,那场景,你还记得吗?新冠肺炎不仅是全球性灾难,也毁掉许多幸福家庭,破坏许多天伦之乐。



    曾与自己日夜生活在同个屋檐下的人,从此世界上哪个角落,都再无对方影踪。逝者长眠於地下,生者则带着遗憾丶后悔丶内疚等各种复杂情绪继续过活。

    许多人被逼经历失去亲人的伤痛,难以言喻的悲伤深埋在心底,无法正确处理就会生根发芽,直到再次被触发而情绪溃堤。

    摄影/剪接:纪允贤

    这种煎熬时刻,丧亲关怀辅导就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槟城檀香寺特别推出丧亲关怀专线,每周一至周五晚间7时至9时,在辅导员聆听丶引导丶梳理下,让生者有机会直面悲伤。

    檀香寺推出丧亲关怀辅导专线,让经历丧亲之人拨打热线。

    槟城檀香爱心福利中心主席高秀凤说,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增加,导致死亡率提高,民众面对更深情绪,看到很多人因亲人逝世,陷入思念与哀恸。

    “尤其冠病死亡情况不如以往,都是匆匆处理无法举办葬礼,因此,檀香希望成立特别专线,给刚丧亲的人多份关注,让人与人之间的悲伤,在充满爱的情况下被流通。”

    她说,与其说是增加一条专线,更贴切是在认为“哀伤不可说”,充斥着类似东方文化的社会,推广一种精神与觉醒。

    她还特邀两位资深辅导师,丧亲关怀专线特约义工莫淑清,与丧亲关怀专线特约义工张志伟,成为丧亲关怀督导兼培训员。

    高秀凤

    冠病逝世措手不及

    莫淑清说,目前新冠肺炎逝世有两种情况,第一,是送至加护病房隔离,因义工丶医护人员不足,无法如早期般,安排病人与家人视讯,在家属不清楚的状况下离世。

    “二,是等不及进加护病房,或将治疗机会让给确诊家人,却突然病发离世等。”

    莫淑清

    她说,临终前无法和家人好好交代,家人不能表达关怀不能善终,或带着很多不好情况去世,这样的哀伤就有很多情绪,可能有後悔丶自责丶内疚丶遗憾。”

    “人们不太和别人谈起去世的哀伤与失落,但辅导员知道哀伤要说出来,才能让人变得完整并继续前进。”

    “不说出来,夜深人静独处,情绪熬着反而更难,丧亲专线的成立,让当事人找个安静空间拨电,与不认识辅导员谈话,整理自身思绪后继续生活。”

    医疗系统接近崩溃,檀香协助筹款购买医疗器材。

    小孩情绪馀波更长

    莫淑清说,冠病来得太快,让人防不胜防,自杀案例也有增加,东方文化中,比起倾诉哀伤失落,人们更善於伪装,因此,专门打电话聊哀伤,要具备很多勇气。

    她解释,哀伤不会在刚逝世时显现,生者必须处理后事与生活日常,可能两三个月后才会浮现。

    “华人社会,好像不说就没有哀伤,人们需看到哀伤的必要,尤其对孩子,大人可以伪装,但孩子不能,我接触太多因哀伤,走到忧郁的个案,小孩也有,且馀波更长。”

    冠病死亡情况不如以往,都是匆匆处理无法举办葬礼,因此,檀香希望成立特别专线,给刚丧亲的人多份关注(档案照)

    她说,小孩不会立刻有行为偏差,但会慢慢越来越愤怒似刺猬,追溯源头,是哀伤失落未获及时疏导。

    “东方文化过於忽略情绪,忘了悲伤会慢慢熬,不注重,多少孩子未来或面对情绪问题。”

    她希望,丧亲专线可先协助大人,才有能力带孩子走出失落。

    截至8月23日,檀香已送出1478盒饭盒。

    独特的哀伤陪伴

    莫淑清说,哀伤陪伴很独特,有些人内在强大,一通电话整理细节,就有力量前进。

    “哀伤陪伴,是陪着整理哀伤,不是要确保没事。经历过丧亲,都知道哀伤是一辈子,但无需隐瞒收藏,而是可以坦荡荡,只有直面哀伤,找出内里资源,当想到哀伤不仅是痛,还能有爱与力量。”

    她说,哀伤失落很漫长,但深度不一样,需要多整理,透过分享链接爱的部分,放下很多内疚和遗憾。

    檀香送出爱心饭盒予有需要人士。

    她提及,男性对哀伤羞於启齿,或选择吸烟酗酒赌博等纾解方式,若不介入就会变成上瘾行为。

    “哀伤情绪很特别,类似熬汤,虽然不影响日常,但会渐渐对周围失去兴趣,可能越来越不好睡丶情绪暴躁丶动不动发脾气,很像炸弹,不懂几时爆炸。”

    文化限制 无法处理悲伤

    张志伟说,丧亲专线在诉说时比较细致,过程中陪伴会相对高。

    他解释,丧亲专注让悲伤流动,然后重整生活,哀伤必然带来失落,所以在诉说哀伤时,才会把碎片慢慢拼凑,一步步经历第二层失落过程,再与逝者重新建立新关系。

    张志伟

    “辅导目标不是让人好起来,而是理解悲伤,让悲伤好好流动,看到思念与爱,虽然有悲伤,但生命还是可以带着爱走下去。”

    他说,所有人都可做到哀伤陪伴,但文化关系限制,人们害怕被定义脆弱,身边人也不敢问,第一是不懂要问什麽,第二是沉默效应,害怕呼唤别人的伤痛,却因为没有真正关怀,反而让人感觉孤单辛苦。

    任何填写资料或拨电的符合资格人士,都可获取纯素餐盒。

    男性也可悲伤

    提及社会对男性刻板印象,张志伟坦言,很多男性认为,脆弱就是无能与没用,无法接受有哀伤,但又很辛苦,仅靠上瘾行为撑着。

    “找人求助是非常挑战的事,如果家里有男人处於哀伤,我会建议邀请同性陪伴。同理心很重要,哀伤陪伴就是听他说,冰块才会融化。”

    檀香寺还准备物资给有需要人士。

    他直言,通常家人与朋友,很少可做到耐心与同理心,因此,丧亲专线才会提供平台让他们诉说。

    “希望人人将善意转换成陪伴,丧亲专线旨在教育大家,哀伤可以关怀与陪伴,且每个人都能做这些事情。”

    城乡文化差距最大挑战

    莫淑清说,目前最大挑战,是如何到乡下推广辅导文化。

    “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城市网络稳定,或多或少都能找到资源,但乡下可能完全不知道。”

    至於槟城,他说,槟城人还是知道爱心线,但知道与愿意打电话是两件事,普遍上大众缺乏对辅导功能认同。

    高秀凤也说,如果丧亲专线反响热烈,或会考虑延长现有服务时间。

    除了辅导服务,檀香也推广几个计划,如爱心纯素饭盒,让经济受影响的人,可获取免费饭盒,目前在槟岛已送出逾1400盒,只要打电话或填资料就可领取。

    由於医疗系统接近崩溃,檀香的活动也专注在筹款,所筹款项购买医疗器材,送给槟城中央医院与甲抛峇底医院。

    报导:李琪雯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