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吴慧芳:12年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吴慧芳:12年前

    吴慧芳

    在抗疫过程中,如果有人敢敢对外说,因为他或某某某而令到疫情缓和,说这话的人,不是“脸皮厚”,就是“大头症”。



    因为:

    一:抗疫的成败,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须看整个队伍的执行效率。即使是有英明的领导,也需要整个团队去配合。

    二:抗疫是集体工作,也是集体的责任。当疫情恶化时,“集体”想方设法降你病毒感染链,及拯救更多生命,当疫情缓和时,该受到肯定的,也是“集体”,绝对不能只是个人。

    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

    所以,火箭秘书长点名赞扬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受委为槟州对接中央冠病协调员後,槟城在过去3周的抗疫工作取得进展,以及火箭议员
    要求槟卫生委员会主席主丽拉,向槟州紧急行动小组主席彭文宝及沈志强学习,处理疫苗接种和医院处理冠病重症事宜时,其实不少人是反问:

    一:行政议会所作的决定,不是集体领导的吗?即使是由诺丽拉负责的部门,所作出的决定 ,不是都会经过州中央丶中央政府的单位共同商量?若是指责行政单位应对不力的“罪名”,怎麽最後变成了一个人的责任?

    二:槟州行政议会也有定时召开会议商讨疫情,而在行政议会,火箭有1名首长6名行政议员,即使要指责槟政府抗疫不力,那是整个行政议会应该承担的“指责”。

    三:槟城确诊数据只是稍为缓和,但死亡病例依旧高企,在10月7日那天,
    槟州通报33宗死亡病例,包括7宗送院前死亡,居全国之冠;同时过去两周,槟州每100万人口死亡率为99.2人,死亡率同样是全国榜首。

    在这情况下, 同样是执政党的议员,竟然在确诊数据缓和上“抢功”,叫人民情何以堪?

    看到诺丽拉说,这些人只敢欺负她,我想起了12年前的事。

    时任首长曾在记者会上不点名指责前槟民政党主席丁福南为“臭男人”,因为他提出委任时任槟岛市政局秘书峇达雅为市议员兼负市局主席职,已抵触地方政府法令。

    当时,他说,峇达雅受到一些“臭男人”恶劣和恶毒的指责,对峇达雅很不公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